首页 > Uncategorized > “不是因为共产党的罪恶没有暴露,乃是因为神经麻木的中国民众不受到十八层地狱的痛苦,不会觉醒的。”

“不是因为共产党的罪恶没有暴露,乃是因为神经麻木的中国民众不受到十八层地狱的痛苦,不会觉醒的。”

2011年01月16日

建都南京告全国同胞书

内容来源:卷三十书告隶属章节:书告\中华民国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35页,第36页,第37页,第38页,第39页,第40页,第41页,第42页,第43页,第44页,第45页

〔第35页〕

——中华民国十六年四月十八日在南京庆祝建都大会发表——

〔要旨〕

(一)国民党与国民革命的目的,帝国主义与军阀之罪恶。
(二)三民主义下之国民革命,由武力的民众化到民众的武力,“党军可爱”之由来。
(三)中国共产党的冒牌政策与恐怖政治,压迫危害真正的农工社会,经济破产,教育破产,破坏外交政策,破坏篡窃国民党,扣饷扣械,破坏军事,“党人可杀”之由来。
(四)国民党与共产党关于此次改革三个根本不同的立足点,全个民族解放,各阶级合作,中国民族当有取决自身命运权力,谋减少革命过程中的痛苦,共产党完全违反总理容共的两种本意。
(五)中央监察委员会揭发武汉之非法卖国行为,中央党部及国民政府正式建都南京,南京为 总理指定的都城,“护党救国运动”各处一致奋起。
(六)环境剧变,民众当积极适应,真正农工当觉醒起来,自动组织,商人当放远眼光,自己组织,并协助农工,知识阶级当领导青年思想,参加国民革命,打破萎靡的病态心理,农工商学兵大联合。
(七)国共分裂后大家应当一致拥护国民党,共同奋斗,万不可以全国人的生命幸福为试验品,谁将为千秋万世的罪人。
(八)共产党对于中正之诬蔑,反共产党不是反农工,构成军阀的条件。
(九)国民党是负责的政党,以党治国的真义,党是公开的,能努力奋斗不存投机心的,皆可推诚合作。
(十)现在中国的三条路:军阀兄暴顽昧,勾结帝国主义,走卖国的路;共产党勾结国外团体,实行恐怖政策,走亡国的路;国民党实行三民主义,用自己的力量去救中国的大路。民众一致觉醒,赶快完〔第36页〕成国民革命,解放中华民族,从完成国民革命,去实现世界革命。

〔本文〕

我们中国国民党的目的:是本三民主义,为中国全体人民利益,为中国全个民族谋解救,且为世界各个民族求平等的。我们国民革命的工作:是要以实力打倒军阀和帝国主义,扫除国内外一切黑暗横暴势力,为中国求独立自由平等;这也是世界革命一部份的工作。

多少年来,我中国民族无时无刻不在帝国主义压迫之下,侵略我们的领土,破坏我们的主权,霸占我们的关税,操纵我们一切的经济和政治的生命;甚如前年的五卅惨案,擅杀我们的民众,受这种不平等条约的束缚,这种次殖民地的待遇,中国还能算是独立自由平等的国家吗?

帝国主义利用军阀的暴力和愚蠢,以宰制中国,使他们的兽性发展到不可遏止的程度。最初则为权利,数年一战,近来则每年一战,一年数战,连年不息,社会残破,民不聊生。以一国的生命托在无办法、无知识、无人性者的手里,这种民族还有生存的希望吗?

我们国民党孙总理手创中华民国,为欲挽救中国的危亡,使中国全体人民都能够满足他个人生存的条件,于是立了民族、民权、民生三大主义,定下了国民革命的计 划。不幸他以四十年奋斗的辛苦,为中国民族而死,把国民革命的艰钜交给忠实的国民党员,真正三民主义的信徒,全国革命的民众。

中正从事国民革命,誓师北伐以来,无时无刻不本先总理的主张而奋斗。我国民革命军是为全体民众谋利益而争生存的,所以我们的武力不但是民众化,而且要使他成为真正的民众武力。

赖民众的帮助,国民革命军节节胜利,首先肃清湘鄂,打倒顽梗军阀吴佩孚;次奠赣闽浙皖,扫除〔第37页〕狡黠军阀孙传芳;续清沪宁,大创残暴军阀张宗昌。 如川、如黔、如滇、如陕、如甘,莫不在国民革命军义旗之下,北洋军阀的残余势力,已经像冢中枯骨,扫荡起来也如摧枯拉朽。国民革命军所行所至,处处得人民 合作;人民对于军队,是箪食壶浆;军队对于人民,不但是秋毫无犯,而且爱同手足一样,所以处处都有“党军可爱”的话。

不意寄生在国民党中的共产党员,蒙国民党的招牌,借国民革命军之掩护,处处扩张他们的势力,运用他们的阴谋,实行他们的破坏的恐怖政治。他们知道国民党在 政治上依?建国大纲、建国方略是有具体办法的,所以利用官僚政客、流氓暴徒、浮嚣少年,擅行生杀予夺之权,使我们政治上束手无策。他们知道国民党是注重农 工,对于社会经济是定有演进的程序;于是他们又利用那班人来挟制,压迫真正农工,一面排斥国民党员参加农工运动,一面又以摧残农工之名,来破坏国民党,弄 到农工利益,毫无增进,农工痛苦,日甚一日,以同归于尽的手段,使中国社会经济完全破产。谈到教育,则知识的提高和普及,是他们利用群众的最大障碍,所以 湖北省党部有“读书就是不革命,不革命就是反革命”的口号。在他们统治下的湖南、湖北,教育几乎全部破产。谈到外交,则破坏我们国民党首先单独对付一国的 策略,必要造成帝国主义者目前一个坚固的联合战线,使中国处处皆敌,然后可以投入一个特殊团体和特殊国家的圈套。至于我们的党务,他们知道我们是主张“以 党治国”为救中国唯一的出路,所以钻进国民党来扰乱我们的系统,离间我们的同志,利用我们的党贼,一方面盗窃把持所谓中央机关;一方面用尽方法,盘据下级 党部,压迫我们的真正党员,排斥他们去工作,以实行“金蝉脱壳”的毒〔第38页〕计。至于军事,则他们看见军事进展很快,恐怕国民革命就会成功,立将从事 建设,以后没有他们发展的机会,所以离间我革命军人,破坏军事行动,扣饷扣械,无所不用其极。这些情形,都详于中正“谨告国民党员书”里,大家可以公看。 总之,他们假借名义,无恶不作,于实行其大破坏后,由国外团体统率他们利用的无业流氓的实行专政,所以长江一带都有“党人可杀”的话。

难道可杀的就真是国民党的人吗?这要请全国国民认个清楚。中正不能说我们一百万国民党同志之中,个个都是纯粹的;但是真正国民党员,自有确定的主张,不能 任挂羊头卖狗肉的共产党去蒙混的。若是国民党员不根据三民主义的主张,他不是跨党分子,就是本党叛徒,不但人民愿意杀他,就是本党也要严重制裁他。关于这 次中国的大改革,国民党的立足点至少有三种和共产党根本不同的地方。

现在共产党破坏国民革命军,破坏国民党,破坏中国的阴谋毒计,事实一一暴露。最初他们还假借混杂他们的分子,由他们操纵把持的所谓武汉中央,来欺骗恫吓我 国民党同志,来欺骗我全国民众。现在我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不忍国民党危亡,毅然揭举武汉所谓中央党部之非法与卖党的行为,改正党务;同时敦促我国民政府 委员在南京就职。定都历史上,为我中国民族争独立自由而前仆后继以建设之都城,此后乃能永奠。主持党国中枢的,又多为老成硕德,数十年前从事革命,为思想 界前驱,而全国久已属望的先觉。党权既经恢复,中正谨率我全体国民革命军人,誓死拥护我纯粹国民党能为全国谋利益之中央,听其指挥,完成国民革命,除我民 众痛苦。愿我全国民众之不愿将中国亡于军阀、亡于共产党者,一致来做有牺牲性的拥护。

〔第39页〕

现在国民党内“护党救国运动”,真是风起云涌,可见党员真正的意志,不容他人压迫,不容他人强奸。我国民党的态度,已经昭如青天白日,全国民众还能说是不认识国民党的真面目吗?认识以后,有不愿做亡国灭种的,还不同国民党共同奋斗,解除自己的痛苦吗?

中正有一层极沉痛的意思,告诉我全国民众,就是:在现在国际的环境和国内急转剧变的情形,在中国的各个阶级不能不赶快觉悟,以严密的组织作积极的适应。大 家不是知道人家骂中国人“一盘散沙”吗?要争中国民族的生存,就在先解决这“一盘散沙”的问题。全国民众积极的自主的组织起来,是救国的天经地义。我农友 工友当赶快组织起来,援助国民革命,不要受共产党的欺骗,运用你们自己主持的组织,按先总理民生主义所定的步骤,为你们自己谋永久可靠的利益。商友们赶快 组织起来,以经济的力量来援助国民革命,不要眼光浅短,以为现在还是和从前一样可以不问政治、社会的环境,开门做生意就可以完事的;不可以有更浅短的眼 光,以为工人的痛苦可以不问,工人生活不须改良提高,便能长治久安的,赶快要自动的扶助工人,使工人得到良好的生活。就是所谓知识阶级,也应当放弃你们安 乐椅上的生活,积极的一面为青年思想上作正当的指导,同时为群众谋享受到普及的知识;一面运用你们专门的知识和技能,来参加国民革命,同时做建设的工作。 中国近几十年国民心理的病根,就是那种消极麻木的态度;大家现在赶快自觉自决的组织起来罢,积极的干罢,组织就是你们的权力,干就是你们的生路,依三民主 义以促成国民革命,来谋中国民族的生机。

(一)我们是谋中国全民族的解放,所以要各个阶级共同合作,不是要一个阶级专政,使其他的阶级不但〔第40页〕不能解救,而且另添一最残酷的压迫的阶级。 我们诚心的主张“农工商学兵大联合”。我们深信中国不需无产阶级专政,我们更深信中国如有无产阶级专政,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专政”,是“流氓的无产阶级 专政”。况且我们为应民众的要求而革命,他们是为革命而造无产阶级,务必破坏,大家无家可归,不能生存,他们的目的方可达到。

(二)我们认定中国民族当有处分自己之权。自己利害,祇有自己知道亲切,自己能通盘打算:“东交民巷的太上政府”断不能代以“鲍罗廷的太上政府”。我们于 自己解救之后,当为其他被压迫的弱小民族谋解救,我们希望中国民族有为人类奋斗之光荣,当参加世界革命;但是我们国民革命也是世界革命的一部份,应当赶快 完成。我们要有独立自由平等的资格,去参加革命,我们不当被人“拉夫”一样的去革命。

(三)我们既为解除全国民众的痛苦来革命,所以必须于革命过程之中,力谋减少民众所受的痛苦。我们希望军事早日成功,从事建设事业,使社会有正当发展的道 路可达;而共产党则力谋将所有社会基础破坏,用大破坏来造成大暴动,用大暴动来攫取政权,虽然死了三万九千万人,来造成一千万人共产党的中国,做外国特殊 团体的工具,也是他们所不惜的。

当年先总理允许容纳共产党,并不是以整个的共产党放在国民党里面;就是他们所谓“联共”,也是假托名义的。 先总理允许容纳共产党分子,不外两层意思: (一)为预防共产党在中国祸患起见,想以三民主义融化共产主义,与以思想上之感化。(二)对共产分子有愿从事国民革命的,给他们一个〔第41页〕努力的机 会;并不是要他们来篡窃党权,破坏国民党,推翻三民主义而宰制中国的。就是总理的联俄政策,也祇是因为苏俄当日为“以平等待我之民族”,方才联他,并不是 要请鲍罗廷来破坏国民革命,做太上政府。联俄政策永久维持与否,其关键不在中国,在乎苏俄是否能以平等待我为断。若是苏俄不变他的政策,我们仍旧是愿意和 他联络的。世界上祇有以主张来定政策,断没有以政策改变主张的事。

大家不要以为国民党和共产党分裂是国民党内部的问题,让国民党自己去解决。有一个痛心时事的朋友说:我们反对共产党恐怖政策的举动,还嫌早了一点,不是因 为共产党的罪恶没有暴露,乃是因为神经麻木的中国民众不受到十八层地狱的痛苦,不会觉醒的。果然如此,那中国祇有亡国,中国民族也没有被救的价值。但是我 想中国人一定不会麻木到如此,共产党在湖南、湖北还没有实行他的政策百分之一,大家已经觉得不能聊生;在上海、杭州还没有实行千分之一,大家是已经提心吊 胆,疾首痛心。广东、福建各处工人农民告苦的函电,已经雪片飞来,大家难道真是麻木到头杀下来才想起叫痛吗?况且现在国际的情形,能够允许中国再做一个极 大的试验,不有极惨痛的局面发生吗?他人不惜以中国全体人民的生命幸福为孤注,难道中国人民真是这样不顾惜自己的生命幸福吗?亲爱的全国民众,大家可以觉 醒了。设如中正任大家常受军阀的压迫,帝国主义者的摧残,或是因为国民革命而将中国暗送给共产党的恐怖政治去处分,是中正蔑弃革命军人的天职,为千秋万世 的罪人。若是我国民党员与国民革命军人为全国民众去牺牲奋斗,但是你们还是袖手旁观,等到大局弄坏,又唤事不可为,那你们不但是中华民族千秋万世的罪人, 而且没有面目去对得住自己。现在拥护人民去自由的作正当发展,是我们国民〔第42页〕革命军的责任;领导你们去组织,去满足各个生存条件的,有我们真正三 民主义的国民党;至于澈底的觉醒和努力,还在你们自己心上。

共产党造作种种谣言,因为中正反对共产党而诬为“摧残民众”、为“新军阀”,这点要请大家细心考察,不可被其蒙蔽。暂行监视共产党员的行动,是因中央的揭 发,是因为他们实际的破坏军事进行;为保障我数十万革命军人的生命和数万万民众的痛苦,不能不在军政时期的紧迫关头,加他们一点活动上的障碍,这是革命的 军事需要。我们不过监视他们,以待军事结束,并不要危害他们的生命,兴什么所谓“党狱”。至于改组共产党把持的工会或农会,也是根据这个意思,并且让真正 的农工有自由发展他们组织的机会。至于上海总工会纠察队,持机关枪、迫击抱等利器,以围攻军队,意图变乱,则属战时军事范围;况且四月十三日纠察队围攻第 二十六军第二师司令部,当场擒获九十余人,其中有四十余人即身带直鲁匪军派遣的符号,可见共产党祇要能够破坏国民革命,什么军阀都可勾结,什么手段都可使 用。从上海总工会搜出种种文件,我们方知道他们极危险的阴谋。说道是摧残民众,则我国民革命军人祇有上起绑来,先请民众枪毙我们;何必再教我们为民众作 战,我们也无心为民众作战。总之,国民党反共产党,不是反农工。现在正是真正农工自己起来组织最好的机会,我们奋起罢,为你们自己的利益起见,组织是不可 少的。你们现在不坚固组织起来,将来他人一定冒你们的名义来组织,借此挟制你们。已经参与组织的农工,不要灰心,要知道以前的黑幕和他人欺骗你们的情形; 不曹参加组织的农工,不当害怕,当知道共产党把持的局面打破以后,正是你们安心组织的时候。若是在我国民政府及国〔第43页〕民革命军所辖范围以内而因防 制共产党而波及真正农工者,尽可向政府及总司令告发,莫不尽法惩办。

至于他们诬中正为“新军阀”,更是恶毒可笑。世界上那有为主义而战的军阀,真是千古奇谈。军阀把持的是地盘;我国民革命军打倒什么地方,就让什么地方的人 民去统治。军阀要的是财产;中正转战经年,一身以外无长物。军阀爱惜的是自己的生命,断送是将士的生命;中正则自北伐以来,每每身先士卒,早把生死置诸度 外。军阀取给的是帝国主义者;中正则从未得帝国主义者的一枪一弹和一文饷项。我国民革命军转战几千里,是为主义而牺牲的,不是为中正个人而牺牲的;中正以 此勉我北伐将士,我将士以此督促中正。像这类的诬蔑,不祇是诬蔑中正个人,而且是诬蔑我国民革命三万多死难的烈士。中正如有不当,愿束身受纯粹的国民党与 民众之严重制裁;共产党纵否认其所谓奴隶道德的人格,中正自有人格以听后世之公论。

我国民党是负责的政党,所以我们不许共产党混杂在里面,作不负责的大破坏。我们“以党治国”的主张,自有苦心精义。思想可以随时任意的发生,政治却不能随 时任意的供人试验;因为国家存亡,人民的生命经不起离开现实的试验。政治不是群言庞杂,各衷一是可以解决的;必须有一般艰苦卓绝的人,抱一种慎审考虑适合 国家情形的主张,统一坚强的意志,作联合的战线,才可以产出一点良好的结果。代议政治已经在中国试验得失败了,因为一般人民缺少政治的训练和纪律,若是再 召集一批八百罗汉来托以国命,而不与以公正的主张和严密的制裁,纵然他们不是由贿选产生,也一定是蹈以前代议式政治的覆辙,将国命作急性或慢性的断送。在 中国意志和组织都是散漫的国家,运用尤其不能灵敏。我〔第44页〕们以党治国,不但以党的主义、政纲和训练,对于有政治觉性的人,定下了共同认定的步骤; 而且于国民制裁之外,更加一层党里的制裁。“三民主义是惟一的救国主义,是适合中国情形而产生的,是整个的,为有机体的,是应当同时实行的,断不是舶来学 说所能比拟;而且博大精深,尽可容政治思想眼光和能力的人去发挥贯澈。”我国民党是中国惟一的政党,这不是我们国民党员自己阿谀的话,大家不见过各种政客 团体的阴谋组织,并且受过他们的痛苦吗?他们配称政党吗?不是自夸,中国有那个党能有国民党这样伟大坚确的主义和政策,有几十年艰苦奋斗与中华民国不可分 离的历史,有一百万比较有训练而且奋发有为的党员,有历史上伟大的领袖供我们精神上的寄托;纵有人要从另外组织小党做起来救中国,不但事实上不能做到,而 且中国焉能等到那缥渺不可知的时候。我们以党治国,不是说凡中国的事,就要国民党包办,乃是按照国民党的主义政策和纪律,领导大家去救中国。我们不像共产 党那样偏狭,纵然不是国民党的党员,不但容忍他们,而且还要和他们推心合作;况且国民党是公开的政党,随时可以加入的,祇要不是存心投机、有意跨党而能实 际为党国努力工作的分子,我们处处欢迎。以前因为不明国民党真实态度而游移的,现在见著真正国民党态度鲜明,至此还有什么可迟疑的地方?大家不是要为中国 求条出路吗?何不努力参加国民革命工作,成一坚固不破的联合战线。

极明显的,现在中国民族祇有三条路走:一条是还到军阀治下,任他们勾结帝国主义,无办法、无目的,为争个人权利而连年战争;一条是跟?共产党走,受国外特 殊团体的指挥,以实行赤色恐怖的专政,不按环境的情形,将中国全部破坏,人民痛苦不堪,以后还是没有出路;一条就是国民党三民主义〔第45页〕的堂堂大 道,以有步骤的政治,由中国民族依自己的意志,用自己的力量,谋自己利益,求自己的解救。若是大家不愿意中国亡于军阀,亡于帝国主义,亡于共产党的恐怖政 治之下,现在正应该一致努力的参加和拥护国民党,完成国民革命,解救中华民族,由国民革命去达到世界革命。

文章来源:蒋总统思想言论集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