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南周:小学语文教材被指篡改原著毒比“三聚氰胺”,“爱迪生救妈妈”等课文纯属虚构

南周:小学语文教材被指篡改原著毒比“三聚氰胺”,“爱迪生救妈妈”等课文纯属虚构

2010年10月21日

中小学语文教材成了众矢之的?继今年9月,中学语文教材中的“鲁迅大撤退”现象成了网络热点话题后,《收获》杂志社副编审叶开在其 个人博客上炮轰上海小学语文课本恶意篡改和剽窃他人文章,最近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救救孩子:小学语文教材批判》一书也将矛头对准了小学语文教材。

叶开的网易博客上可以看到,今年10月份,叶开在博客上先后写了《上海小学语文教材恶意篡改安徒生童话》、《上海小学语文教材剽窃篡改作家王安忆的文章》、《小学语文教材篡改巴金名作》等文章指责小学语文教材存在篡改、剽窃、不尊重原文作者等问题。

以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五年级第一学期语文课本中的一篇课文《一颗小豌豆》为例,叶开指出,这篇课文改编自安徒生的原著《一个豆荚的五粒豆》,却在课本页脚注:“本文作者为丹麦的安徒生”,而没有指出教材是经过改编的。

叶开称,原著几乎每一段都遭到了篡改。

原著的开头是:“有一个豆荚,里面有五粒豌豆。它们都是绿的,因此它们就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绿的。事实也正是这样!豆荚在生长,豆粒也在生长。它们按 照它们在家庭里的地位,坐成一排。太阳在外边照着,把豆荚晒得暖洋洋的;雨把它洗得透明。这儿是既温暖,又舒适;白天有亮,晚间黑暗,这本是必然的规律。 豌豆粒坐在那儿越长越大,同时也越变得沉思起来,因为它们多少得做点事情呀”。

编写者的开头是:“有一个豌豆荚,绿莹莹的,好像一间绿色的小房子,里面住着五颗豌豆,也是绿莹莹的。它们一排儿坐着,谁也不跑来跑去。时间一天天过去,豌豆荚慢慢地变黄了,豌豆也慢慢地变黄了,它们长大了,长得结实了”。

叶开认为,原文把5颗豌豆不同的生活经历都写出来了,并不特别谴责、嘲笑、贬低其他豌豆的一生,改写后的课文则只写了那颗“一生奉献给做好人好事的小豌豆”,是“用一种极其狭隘的好人好事道德作为砖头来砸碎其他豌豆”。

有网友在博文后评论称:我觉得原文翻译和编者文相比,显然教材文字更简单,容易学生的理解和接受。不少网友赞同这一观点,对教材的思考,必须站在儿童的位置上深思熟虑,不能用成人的思考代替儿童的思考,不能用成人的认知水平代替儿童的认知水平。

也有网友提出反驳:安徒生原文原来就是写给儿童看的吧?难道现在的儿童的理解能力比他哪个时代的小朋友还差。

对于文章改动后是否更适合儿童阅读的问题,叶开在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表示,“在我们的国家,小学教育界有一批人,不知道出于何种心理,总是故意贬低小孩子的智力,打击小孩子的理解力,认为这些小孩子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能理解,似乎只有经过他们用非常低级的手段窜改过的课文,才是一种合适的饲料,更好地塞进小孩子的胃里。”

叶开认为,实际上,大多数情况下,小孩子的学习能力和感受力,都比大人强。除了喝酒抽烟唱卡拉OK之外,大人自己早就退化了。

叶开还在博客上指出:“在教材里作假,和在奶粉里加三聚氰胺是一样的”。从小就作假,这个社会怎么能不大量地存在作假现象?各种山寨版产品因此满天飞,各种地沟油因此流入胃里。

叶开还提出,不少教材内的改编文章大都没有署名,据《羊城晚报》报道,广东省小学教育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黎民安认为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语文教学的重点是让学生学习文章的精髓———或 学会遣词造句或领悟一定的道理。

广州的一位小学老师也表示,如果全部改编文章都要署名的话,自 己将疲于应付如何回答学生对于文章作者的好奇———这些普通的作者很难掌握背景,有的甚至不排除锒铛入狱的可能。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规定:为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和国家教育规划而编写出版教科书,除作者事先声明不许使用的外,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在教科书中汇编已经发表的作品片段,但要支付报酬。

叶开则认为,教材编写者没有权力打着教材编写的“崇高”旗帜,随意不经著作权人同意,不仅不署原作者名,而且可以肆意篡改,加入一些低劣的词语来掩盖原作者文章出处,这种行为就等同于剽窃。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在叶开之前,今年9月份,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救救孩子:小学语文教材批判》一书也将矛头对准了小学语文教材。该书以教材点评的方式,刊发了一个名为“第一线教育研究团队”的民间研究团体的研究报告。

研究报告指出,空洞的说教、随意的“改编”、模凌两可的事实、甚至杜撰一个个“名人故事”,这样的课文在时下通用的小学语文教科书里时有出现。

研究团队从“人教版”、“苏教版”和“北师大版”中分别精选出24篇、17篇和27篇(包括课文、选读课文、略读 课文和习作)涉及母亲与母爱的文章进行打分和点评。

南方人物周刊》 引用研究团队成员蔡朝阳的话指出,小学语文课本中的母亲形象不外两张脸孔:要么苦大仇深,要么道德完美如同圣女。很少见到有血有肉的真实的生活中的母亲。 比如,苏教版中的《水》、《花瓣飘香》、《沉香救母》等文章,人教版的《玩具柜台前的孩子》、北师大版的《母亲的纯净水》等,其中的母亲形象多是身体不健 康的。而人教版《日记两则》和《看电视》、北师大版《流动的画》和《妈妈的爱》等,里面的母亲又道德完美到不近情理毫无逻辑。

蔡朝阳称,小学语文教材中的孩子基本上都是不快乐的,要么就是成人化的孩子,总之是非常态的孩子。这些孩子要么在恐惧中成长,比如北师大版中的《花 脸》一文;要么被工具化般的蓄养,只有回报父母才是好孩子的唯一标尺,如北师大版中的《三个儿子》。他们被教育要“吃苦”,不断“吃苦”,却不知道为什么 要“吃苦”,如人教版和北师大版都有的《小狮子》。他们受到冤屈,无处申辩,母亲总是用似是而非的理由搪塞,比如苏教版的《蘑菇该奖给谁》。

他认为,仅就这3套教材的课文来看,有赞美母亲的,有提倡发明的,有呼吁保护环境的,有歌颂伟人的……但大部分都重在说教,极少有真正符合童心、富有童趣的。

课题组还对一些文本的事实进行考证。例如,研究团队对课文《爱迪生救妈妈》的真实性进行了求证,委托在美国留学的学生查文献、向医学专家求 证,得出的结论是:“最早的急性阑尾炎手术是出现19世纪末,最早对阑尾炎手术的论述是1886年。爱迪生生于1847年,电灯发明于1879 年,1886年他已经是一个40岁的已婚男人了。也就是说,爱迪生小时候根本没有阑尾炎手术,不可能有一个医生在他做的有影灯下为他得了急性阑尾炎的妈妈 做了这个紧急手术——这个故事是虚构的。”

苏教版小学语文一年级下册第12课《陈毅探母》也被课题组证明是伪造的。研究团队成员之一、杭州语文教师郭初阳查阅了《陈毅大事记》、《陈毅年表》,还把所有关于陈毅元帅生平的书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故事的蛛丝马迹。“这个故事从时间到地点都是虚构的。”他得出结论。

报告发布后,不是所有的读者、包括从事小学语文教学的一线教师都认同该书的理念。

“在学会常用字之后,小学语文最重要的是让孩子们养成美好的品德。完整正直人格就是应该从小培养。现在使用的教材篇篇都离不开教育孩子,我觉得这样 很好。”一位来自安徽宿州的小学语文老师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她看来,目前使用的(“人教版”)教材还是比较规范的,“错误什么的是难免的,谁都不 能保证一点错误 不犯”。

“对这些文本的批评最应该关注的是一线老师,但他们基本不思考这些问题,主要是教育圈外的媒体在关注。”研究团队中成员、《读写月报新教育》杂志执行主编李玉龙说,“这可能更多源自教育理念层面的分歧。”

除了小学语文教材之外,中学语文教材也屡屡受到质疑。

今年9月份,一篇关于”鲁迅大撤退“的微薄成了网络热点。“开学了,各地教材大换血,看看被踢出教材的课文:孔雀东南飞、药、阿Q正传、纪念刘和珍君(鲁迅大撤退)……”

“鲁迅大撤退”成了关键词,有人批评“去鲁迅化”,有人呼唤“归来吧,鲁迅”。

“人教版”高中语文新教材执行主编温儒敏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教材改变是正常现象,不应仅盯着几篇课文。

中小学的学科很多,为何少见数学、物理、化学甚至英语的报道与争论,唯独语文不时陷入争议热潮?温儒敏认为,可能跟语文学科的社会性有关,谁都插得上话;可能由于传媒从业者大都和“吃语文饭”有关吧,希望传媒对基础教育的语文教学不要“关注”过度,更不要太多炒作了。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