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即将到来的第四波移民潮

即将到来的第四波移民潮

2010年10月10日

作者:杨支柱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经济观察网2010年10月8日,经济观察报2010年10月11日,发表时有删节)

韩 寒有一句名言,“爱国,就是如果有选择的机会你还愿意生活在这个国家。”至少从网上舆论看,这句话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中国和世界 之间的人口流动障碍,以后会越来越少,无论是从政策层面还是从能力层面。有了选择的自由,你还愿不愿留在这儿,这确实是你爱不爱这个国家的一个重要尺度。

前 段时间第三次移民潮炒得很热。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至今,中国人移民海外的规模不断扩大,被称为第三波移民潮。与第一、二波移民潮(“文革”后和“八九” 后),第三波移民潮规模更大、时间更长,但移民成分更复杂,政治选择的含量更少而不是更多。我不认为第三波移民潮对中国社会、中国政府和执政的中国共产党 来说构成多大的危机。

中国大陆的教育体制几十年不变,而且欠发达国家的人选择到发达国家留学本身也很正常,所以留学移民的增 加甚至不能证明有更多国民决意抛弃“毁人不倦”的现行教育体制,更不要说用脚投票了,它只能证明中国大陆确实有一部分人确实先富起来了。技术移民的增加, 主要是中国高等教育规模不断扩大的结果,同时也是世界经济一体化的结果。中国大陆一方面在向发达国家输出技术移民,另一方面也在从印度、巴基斯坦输入技术 移民。从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开始,从发达国家回归的留学人员的数量也有了巨大的增长。

投资移民虽然带走了大量的财富,但 带走财富的速度还远没有赶上外资流入中国的速度。最近六、七年来中国大陆的房价暴涨,而欧美由于世界金融危机房价下跌,同时欧美各国政府为了走出危机放宽 了投资移民的门槛,导致中国大陆向欧美发达国家的投资移民猛增。不过只要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仍然高于欧美,就不必担心出于保值目的的投资移民,因为同时必有 更多出于增值目的的资本输入。

人才和资本的流动在地球村时代是非常正常的事,笼统地谈论资金和人才外流我觉得没什么意义。如果因此而制定优惠政策吸引外来人才和外来资本,反而制造不公平竞争环境,打击国内人才和国内民间资本的积极性。

有两个问题显然比资金和人才外流更重要:第一,区分正常的外流和不正常的外流,后者才是我们应该着力研究和解决的问题;第二,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还能维持多久?一旦中国经济减速、停滞、衰退,流入和流出的平衡就会被彻底打破,那时的资金和人才外流才会构成真正的危机。

因 为“一胎化”生育控制政策而发生的人才、资金外流,显然属于富有中国特色的不正常的人才和资本外流。由于中国知识分子生育意愿普遍比较低,因为“一胎化” 政策而发生的人才外流一直存在,但不是很严重。最近几年因为农民生育意愿普遍下降,计生系统为了维持自己存在的理由抛出所谓“富人、名人超生论”,加重对 有钱人生第二个孩子的处罚,进一步刺激了出于生育目的的人才、资金外流。显著增加的暴力犯罪,尤其是今年屡屡发生的屠童案,给独生子女父母造成的心理压力 会远远大于非独生子女父母,这可能进一步刺激不满“一胎化”政策的人才、资金外流。

随着中国人口的老龄化,人口年龄结构对经 济的负面影响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但是人口年龄结构变化对资本流动和移民的影响我们显然估计不足。将来人口老化了,劳动力短缺了,印度、越南的人到 我们这儿来工作,我们少生了孩子,给人家腾出了生存空间。这是许多民族主义者对现行计划生育政策的批判。果真如此,我看也是不错的。人家在本国或欧美受了 教育,到我们这儿来打工,我们是捡便宜的。但是实际后果可能不是这样的。人家今天之所以愿意到我们这儿打工,因为我们充裕的劳动力吸引了太多资本,导致我 们这儿欣欣向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等到我们本土劳动力短缺,没有这个比较优势以后,资本可能大量外逃,经济萧条,人家就不愿意到我们这儿来打工了。 相反,可能我们的劳动力要外流了,因为我们的养老负担沉重、税收太高。那时候我们的劳动力由于受教育程度提高,也不像我们60后、70后对出国那么恐惧 了。国际上对我们人口流出的政策限制也减少了。不是人家的劳动力移民到我们这儿来,而是我们的劳动力不堪重负要移民出去。移民出去的越多,那么剩下的人承 受的负担就更重。这可能会造成一个恶性循环。

在人口高速老龄化的同时,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的失衡经过二十多年的积累,将逐步 在男女婚配上显示出来。性别失衡的后果,许多人认为是物以稀为贵,人也以稀为贵,女孩少了,女人的地位就提高了。恐怕不是这样。因为这种性别比失衡不是平 等环境下的产物,而是歧视的产物。作为歧视的产物,女人少了,恐怕不是女人尊贵了,而是女人不安全了。不安全以后,本来养老负担的沉重就可能导致劳动力外 流,年轻女人会因为不安全而外流更多。不是像某些人设想的那样,女人少了,落后国家的女子嫁到我们这儿来就能解决。沉重的养老负担,再加上男多女少造成的 不安全感,未必有多少落后国家的女子愿意嫁到我们这里来。相反,是我们的女人更多地跑到欧洲、美国去,因为那里不但富裕,而且相对安全。所以中国将来会产 生一个劳动人口男女竞赛往外跑的局面,很可能女人跑得更快。现在虽然性别比、年龄结构还没有破坏,我们就能够发现,年轻女性外流比男性更多。

人 口年龄和性别结构变化对中国经济和社会的负面影响很快就会显示出来,并逐步加深。易富贤博士在《2012年中国人口危机全面爆发》一文中指出:2012年 16-64岁总劳动力开始减少,人口老龄化加速,到2040年60岁以上的老人将达到4亿左右;同样是2012年,24-28岁男性人口将大幅超过 22-26岁女性人口,到2030年男性适婚人口将超过女性适婚人口30%以上。

第四波移民潮是因为三十年生育控制后果总爆 发而行将到来的更大规模的移民潮。与前三次移民潮主要是精英流向发达国家和地区不同,第四波移民潮流失的不只是精英,流向的也不只是发达国家和地区。第四 波移民潮的另一特点是它发生在经济衰退过程中,流入和流出的平衡被彻底打破。由于人口生产的长周期性,第四波移民潮持续的时间也要长得多。

因 为年龄性别失衡所导致的人口外流,靠什么来减轻它的危害?总的来说现在是越来越自由,至少在出国问题上是这样,国家不可能禁止国民出国,重新回到闭关锁国 的状态。那么依靠什么阻止国民大规模外流呢?只能依靠二战后犹太人在沙漠上建立以色列那样的爱国心和凝聚力,艰苦奋斗,共度难关。如果一个人爱这个国家, 爱这块生我养我的土地,他可能不愿意出去;如果一个人跟兄弟姐妹和社会上其他人的关系比较和谐,他可能不愿意出去。但是在这方面,实行了三十年的现行人口 政策的影响同样是负面的。

我们先看个人和国家的关系。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计划生育,到80年代初发展成“一胎化”。但是 实际上中国的出生人口,整个80年代大概是2.3到2.4之间,远远超过了政策生育率。原来政府计划在2000年将中国人口控制在11亿,但是2000年 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政府公布的人口数据是12.6亿,其中有两千多万是政府根据“漏报率”增加进去的。这个数据有争议,有人说政府估计的漏报率还是太低, 也有人说只考虑漏报、不考虑重报是不科学的。姑且以这个数据为准,那么11亿到12.6亿之间,这多出来的1.6亿“超生”的人,他们肯定有兄弟姐妹,加 上父母,以一家四口计,“超生”者家庭人口高达6.4亿,超过总人口12.6亿的一半。这6.4亿人的生活水平曾受到“超生”罚款的严重影响。那1.6亿 “超生”的人,政府既然认为他们是多余的,是不该来到这个世上的,你让他怎么效忠这个国家,怎么爱这个国家?不止他这么认为,他的父母、兄姊可能受计划生 育的影响,认为人多了不是好事,但是他们通常不会认为自己的孩子或弟妹是多余的。因此,这6.4亿人口对国家的忠心都会受到影响。2000年以后还有“超 生”的,受到“超生”罚款和“社会抚养费”处罚的总人口估计高达全部国民的一半。这是对国家的忠诚可能受到影响的面积最大的一拨人。

还 有一些人受到的影响的更明显,这就是所谓“黑人”。王鑫海说1000多万,恐怕不止这个数。“黑人”不光是“超生”的,“超生”的也不都是“黑人”。黑人 最大的一部分是所谓“超生”而又没有交足罚款或“社会抚养费”的,但是也有一些其他的情况,比如说非婚生育的,还有80年代“黑人”的孩子,也就是“黑二 代”。有的地方强制实行一胎上环、二胎结扎,你不做环结手术,你的孩子就上不了户口。2007年公安部公布的户口数据比社会发展公告公布的人口数据少 4000多万。如果国家统计局的人口数据是准确的,那么就有4000多万的黑人。我们这样的国家无证寸步难行,“黑人”基本上都是穷人,他不可能上贵族学 校,于是“黑人”就意味着他是不上学的。“黑人”不能办营业执照,不能办外出务工证明,不能参加公务员考试,不能结婚,不能在银行开户,不能从邮局取款。 他只能打黑工,住黑屋,因为房子没有身份证也租不了。

另外,被强制堕胎和被强制上环、结扎的人,他们对国家的忠诚,也会比被 罚款或被征收“社会抚养费”的人受到更大的影响。当一个人被强制堕胎、上环、结扎的时候,他是没有人的尊严的。个人身体最隐私的部位她都不能自主,自己的 骨肉她都不能保护。一个人在完全没有尊严的情况下,她只是一个奴隶,奴隶通常不会有报效祖国的想法。

从上面几个方面来看,国 家因为生育控制所伤害的公民超过总人口的一半,其中估计至少有一亿人所受的伤害还相当严重。国家对这部分公民的凝聚力是很弱的。他们之所以现在还住在这 里,一个是因为中国经济在高速增长,二是因为上一代人受教育水平较低不敢出去闯荡。下一代除“黑人”之外受教育程度较高,如果他对国家不满,同时又遭遇经 济不景气,那么他们出走他国将是非常自然的事。

不要说上述受到直接而且比较严重的损害的人,就是约占人口一半的没有受到生育控制直接严重损害的人,也会受到轻微的损害,比如说为了办“准生证”折腾来、折腾去多跑几千里路,或者自愿上环、结扎但不堪定期查环、查孕的羞辱。

国 家对人口的观念,涉及到公民个人对自己作为人的尊严和权利的感受。源自计划生育意识形态的宣传,也会影响到国民对国家的忠诚。计划生育意识形态把人口看成 负担,看成包袱,动不动就讲“人均GDP”,似乎GDP是恒定的,人多了,人均GDP就少了。这当然是错误的。之所以有这么大的GDP,因为有那么多劳动 力力在创造它。你不能说减少的人口都是消费者,除非你希望中华民族断子绝孙。社会总人口减少,劳动力自然也会减少。但是这样一种说法导致人们把人当成一种 负担,认为人少就好,每个人把别人都看成多余的。在这样一种舆论导向下,我说一句极端的话,人连猪粪都不如。猪是一种财产,猪粪对农民来说也是财产,可以 节省化肥,是正资产,不嫌多。人却被看作是消耗资源的,是负资产。连猪粪都不如的人是没有尊严的。这样没有尊严的人,他怎么可能效忠于国家?

这 种没有尊严的状况,必然也会波及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个家庭的凝聚力,不但来自于对父母的感恩,也来源于兄弟姐妹的和睦。如果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和睦, 那么孩子们就更愿意留在或者回到父母的家里。在计划生育的意识形态下,每个人都把他人看成与自己争夺资源的敌人。在农村的墙壁上常常见到这样的标语:“妈 妈只爱我一个”。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很恐怖的,一个孩子希望父母不要生兄弟姐妹,出生了就希望他们死光,因为只有他们死光了,妈妈才只爱我一个。如果兄弟姐 妹都成了跟自己争夺父母财产和爱心的敌人,那么跟其他的人,你能够营造一种和谐的关系吗?所以很多表面看起来跟计划生育没有关系的领域,譬如说部门保护主 义、地方保护主义、狭隘民族主义的泛滥,其实都跟计划生育把人当成负担这样一种观念有关。如果我们把自己的亲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都看作是资源争夺的关系, 那么这个部门跟那个部门之间、这个地区跟那个地区之间、这个民族和那个民族之间还能不是资源争夺的敌对关系吗?“人对人是狼”,这是对狼的诬蔑,其实狼是 合群的动物,狼的社会也是和谐的。

因此令人恐惧的不是第三波移民潮,而是三十年强制计划生育后果总爆发引起的第四波移民潮。 现在看来无论政府多么英明,第四波移民潮都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如果政府尽快改变使人口负债和性别比失衡越来越严重的人口政策,裁撤不必要的衙门、减少官员 的数量,实行惠民政策使年轻人养得起孩子,切实保障公民的各项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改革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增强公民的主人翁地位和社会责任感,可以将第 四波移民潮带来的危机降到最低程度。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