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大陆最倒霉父亲高长宏坐着轿车去开铲车

大陆最倒霉父亲高长宏坐着轿车去开铲车

2010年05月26日
编者按:昨晚中国最倒霉的父亲高长宏告知我,他被四干部盯梢好几天。今天他同样被干部们全程接送去打工。十分钟前,他在电话里说,刚刚被乡里的干部护送回家。
“政府派了4人跟我。”、“我上下班,他们全程接送!”
“我是坐着轿车,去开铲车!”
“此时,他们的车还在停在我家门口盯着我呢,日夜看着我!”
5月24日晚22时许,刚刚打工回家的中国最倒霉的父亲(长子被问题疫苗了,次子被问题奶粉了)、山西疫苗患儿家长高长宏告诉了我以上情况。
高长宏被四干部日夜盯梢
“政府派了4个人跟我。”
2010年5月24日22:07:08,居住在山西省交口县回龙乡回龙村出租屋中的高长宏在QQ上对我说。
据高讲,政府派了四个人看着他,他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不能脱离他们的视线范围。高还特意强调:“不是跟踪,是跟着我。”
5月21日,高长宏在当地一家焦化厂找到了一份开铲车的工作。这几天,每天早上7点半出门上班,“专车”早早就在高长宏家门口等着他。对方将他请上车,问他:“不会去北京或者上海吧?”“不去就好。”之后,“专车”将他送到15公里外的工厂。
高上班时,他们会过一段时间进工厂里看看他。高甚至还和他们一起吃过一顿午饭。下班时,在工厂门口等候的“专车”会在他跨出工厂大门后,将他接上车,送他回家。“晚上,车就停在我们家门口,”高说。“他们一天换一个车型,今天是面包车。”
“这4人都是政府的人,”高说,“我认识。”据高讲,他们是乡政府经济办查黑煤窑的临时工,分别是庞斌、刘海刚、赵海刚和张伟。他们四个人会轮流跟着高,两人一组,“24小时倒班。”
据高长宏讲,跟他的人一路上并不怎么和他说话,只是去上班的时候,他们会问高出去不出去,去不去北京、上海,如果去的话告诉他们一声。此外,高也会给他们讲疫苗的事,但是“他们只听不发言。”
“坐着轿车去开铲车!”
面对如此高的待遇,高长宏对我笑了。
高长宏做的是一份苦力工,“工钱还没谈定,一般一个月就1800元吧。”
一个出卖苦力的铲车工何以得到这么高的待遇?

备注:高长宏向我提供了,盯梢及跟踪他的相关人员及负责人电话如下:
庞斌13453878611
张伟 13935850404
海刚13753856336
回龙乡书记朱记喜15835179996
回龙乡乡长任玉州 13835829992
回龙乡派出所电话:0358—5461250
交口县公安局值班电话:0358—5424118
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王克勤 博客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