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这个世界,谁是精神病人?

这个世界,谁是精神病人?

2010年05月6日

命案必破,疯人顶罪?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朝格图 发自河南开封 2010-05-05 22:20:10 来源:南方周末

 

精神病人刘卫中是个自首狂人,喜欢把道听途说的一切命案都揽到自己身上,并向警方自首。以前屡被警方放回,但最近一次却被警方抓了。

当地舆论认为,这是警方迫于破案压力拿精神病人顶罪。警方就放了他,却又对该案遮遮掩掩。结果,精神病人刘卫中成了该案“发言人”,屡屡向媒体描述他臆想中的杀人细节……

被警方抓了又放的精神病人刘卫中,正在给记者讲述他臆想中的杀人经历。 (孙旭阳/图)

自首狂人
过去十多年里,精神病人刘卫中四处叫嚷着自己杀了人,也受这杀人游戏般的混乱臆想所驱策,经年“自首”。但最近这次“自首”,他真被警方抓起来了。

锦被岗村,正在乘凉的村民们哄笑着对着刘卫中大喊:“又杀人了吗?”刘卫中咧开没有门牙的嘴大笑,手掌下劈果断回应“杀,杀”。人群又一阵哄笑。

五一节前后,脚踏一双露出脚趾的旧布鞋、始终憨笑的河南尉氏县锦被岗村的“傻子”兼“疯子”刘卫中,成了村里的“名人”。不止一拨记者来到村里找他。问他杀人没有,他迫不及待地回答:“你看着办吧。”他说自己的命案记录在册,“让我按三四个手印,我按了八九个”。

去年12月24日晚,每天给母亲烧火的刘卫中不见了。家人事后得知,他被警方认定涉嫌一起杀人案,被带走了。据十八里乡派出所所长袁西刚回忆,此前锦被岗村支书刘正汇报,一名村民就半年前发生的命案自首,“当时很兴奋,向重案组汇报”。

案发的另一种说法中,破案无望的尉氏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到张氏镇石潭求仙拜龙王祈福,途经十八里乡派出所,听闻自幼精神失常的刘卫中十几年来里里外外逢人便说“我杀人了”,明令派出所抓捕他。对此一说,尉氏县公安局予以否认。

被杀者是十八里乡收垃圾磨剪子的王保国。他的头颈和生殖器被切割、尸体被捆绑装在编织袋中陈尸河底。2009年4月16日这场发生在村外10公里的残忍命案中,杀人者精心策划的谋杀细节广为流传。事后警察们到附近的学校和村庄调查,贴告示发宣传册,悬赏2万元奖励知情者提供线索。

没有人会将这宗命案与刘卫中扯在一起。这一年里,刘卫中与年迈父母住在村东一栋破房子里,相依为命。他一如既往地“疯”和“傻”:出生7日后的一场高烧让他自幼不能对事物形成具体概念,已经46岁了生活仍不能自理,智力保持在大概是10岁孩子左右的水平。胡言乱语。思维混乱。没上过学,只能拔拔草挖挖田,稍复杂的农活如打农药摘棉花等,刘卫中都不能胜任。

生气时喜欢脱裤子,郁闷时顶多在夜里吼几声,但他喜欢笑,从不打人骂人,因此连村里的孩子们都不怕他。“他不伤害别人”,18岁的女学生刘寒说,恰恰相反,孩子们喜欢跟他玩。

跟村民们一样,前两任老书记孙艳和牛根林相信刘卫中不可能杀人。过去十多年里,刘卫中四处叫嚷着自己杀了人,语无伦次地对外人说他手刃自己的母亲、哥嫂、支书等数十人几百次,也受这杀人游戏般的混乱臆想所驱策,经年“自首”。

有警车到村里,刘卫中钻进去不下来。六弟刘小六说,刘卫中曾多次到公安局派出所自首,然后像玩笑一样被领回来。“自首狂人”的诸多做法,一向被视为精神病者的症状和智障者的愚蠢,众人一笑而过。

警方不知为何接纳了他此次“自首”,举村震惊。去年12月25日,被袁西刚和村支书带到尉氏县公安局后,刘卫中一如所愿完成了一次完整的“自首”,并被送入开封市精神病院。家人得到的警方解释是,“刘卫中的供述与分尸细节相吻合”。

年过七旬的母亲李桂枝,跑完警方设置的层层手续曾去医院探望他,但只见了10分钟。刘卫中对母亲说,“公安局说我杀人了。”二十多天后,刘卫中忽然被释放。但自始至终,警方并未给家人提供任何文书,还反复要求家人切勿张扬。

据刘卫中的大哥刘卫林回忆,在被释放前,警方曾告诉刘家人,“急着结案,结案就放。”

警方导演“被杀人”?


不惟民间,尉氏县司法系统内部亦有人认为,刘卫中是“被杀人”,出自压力之下的“警方创作”。

“抓精神病抵杀人犯提高‘破案率’”的网帖和随后的报道,提高了“自首狂人”刘卫中的知名度。这是发生在他身上的第二起公共事件。几年前,他曾被转卖到外地的黑窑厂。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四个月后伤痕累累地回到村中。

虽被释放,但出自他自己的混乱言语不能给核实网帖的记者们带来帮助:他真的杀人了吗?又为什么被释放?

尉氏县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张海亚在4月29日给出了官方结论。张海亚以确定不移的口吻对几家媒体的记者说,警方确定刘卫中确实杀了人,“有现场指认,有作案动机”。这位同时兼任局长助理的人士补充说,命案已结,之所以释放,因为“精神病人不负刑事责任”。

然而第二天,县公安局长、县长助理郑伟推翻了警方前一天“已经结案”之论,“我们正补充材料”。记者们追问为何局方两日内说法前后矛盾,这位局长陷入沉默。

媒体的逼问让警方陷入被动,开封市和尉氏县两级公安局4月30日开会部署。根据一份会议记录,公安系统要求“统一认识”。措施包括:成立应对办公室,在市局党委领导下应对;不能以任何借口与党委不保持一致;以静制动,不再增加新的炒点。与会者有开封市公安局一名副局长,以及县公安局党委成员。

不惟民间,尉氏县司法系统内部亦有人认为,刘卫中是“被杀人”,出自压力之下的“警方创作”。“去年年底悬着的4.16分尸案拖到年底,让尉氏县公安局感到紧张。如果那起案子不破,数据掉下来公安局没法交待。”一名当地的司法系统官员私下称。

去年开封各县区公安局长也向市局递交了“命案军令状”。从去年10月至年底,省公安厅下派的11个督导组分赴各地督查命案。一贯主张“命案必破,挂牌全破”的河南省警方,自上而下所奉行“命案必破六个关系”的辩证主张,过去6年来命案侦破综合指数全国第一。2009年河南省命案侦破率达 97.55%,而开封市当年命案74起侦破72起,破案率为97.3%。官方材料称,该年12月28日到12月30日的3天内,年底命案攻坚,开封即有3 名命案逃犯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置此背景之下,精神病人刘卫中到底是杀人犯,还是用来顶罪的“被杀人者”,迫切需要2008年曾两次荣记三等功的尉氏公安局公布证据,给出说法。5 月4日,曾经承诺“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的开封市公安局,再次重申不日将有定论。河南省公安厅亦派出监督和刑侦人员介入案件。

至此,各级公安部门均对案情再不发一言,一些矛盾之处仍然无法解开。比如,办案民警陈强说刘卫中的杀人动机是“被杀者王保国曾打得他头破血流”。对此刘的家人连连摆手,肯定刘卫中从未被死者打过,“他挨打我们肯定会知道的”。

即便警方曾做出回应,对重重疑点的指控依旧不断:为何违反办案程序,将死者就地掩埋?警方解释只因尸体高度腐烂。如何采信一个精神失常者的证言,并将其确定为嫌犯?警方亦未予解释。

尤其令公众难以信服的是,尉氏县公安局在仓促立案、炮制案卷被发现后,至今没有公布原始证据,其理由却是“侦查机密”。各级警员更是三缄其口,结果,精神病人刘卫中,反而成了该案的“新闻发言人”。如下情节他已经多次对家人和记者手舞足蹈演示过:

用手比划着自己的脖子,说“一刀”。比划着自己的肚子,“一刀”。指着下身,“又一刀”。然后站起来,手指指向地面,说警察让他指着陈尸袋,并拍照。他说,这些命案细节,都是别人教他的。

分类:Uncategorized
  1. Kyd
    2010年05月7日 2:00 下午

    其他地方的警察肯定羡慕死这个县的了。。

  1. No trackbacks yet.
评论已关闭。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