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李普曼:做稳了奴隶的人和做奴隶而不得的人

李普曼:做稳了奴隶的人和做奴隶而不得的人

2010年05月3日

标题是鲁迅说的。我琢磨着套在这里挺合适。

一、坐稳了奴隶的人

那个女人的嗓门真大。说的话整个车厢里都能听到。但当时拿着手机看电子书的我,并没有在意她和同伴在说什么。火车上经常见到这样的人,嗓门震天,喋喋不休的能说一路,完全不在意是否打扰到别人。

中国人就是和外国人不一样,你看人家外国人,是越有钱越不生,中国人是越有钱越生。这段话从那个女人的嘴里传到我耳朵里后,迅速引起了我的脑电波的反应。书看不进去了,虽然她声音够大,但是我的耳朵还是激烈的伸长。

只听她继续说:你看农村里面,越没钱越生,一窝一窝的生。生出来又没钱养,也没钱上学,你说这不净给国家添负担吗?

她对面的一个男人附和道:恩,你看人家希特勒,当时就是只把有用的人剩下。

她并没接那个男人的话,只是继续说自己的:你说现在城市里物价这么高,不都是他们外地人进城里把物价给哄抬起来的。

她说,就该制定法律,不让他们生了。而且少数民族也不能例外。你说少数民族难道不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吗?为什么他们就能多生?古代的时候他们都得进贡的。现在还这么着,真该把他们都杀了。

听到这句话,当时背对着他们的我一阵脊背发凉。扭头再次打量那个女人,看起来四十多岁,应该做了母亲了吧?怎么这样的话,竟然能这么自然而然的从她嘴里说出来?

二、做奴隶而不得的人

火车到保定,再去汽车站转车回家。十点就买上了票,但是在候车厅里等到十点半也没车。要平时的话,可是十五分钟一趟的。

正焦急的时候,开始检票进站。但是进站后,我们却没看到要坐的车。领着我们出来的检票员遥遥的指了一下出站口那里,说,去那里排队等车吧。

到近前才发现,前面已经排了有百十来人了。再加上我们这队人,三四个人一排的队伍都有将近百米长。头顶上太阳炙热,长时间的等待心里焦急。而车,依然不见踪影。

当时我无名火起,拿出手机直接打到了客运站,询问情况。里面的接线员的办公环境应该很不错,语调不紧不慢的说车都发出去了,节假日期间是流水线,坐满就走。你们线上人太多了,车都发出去了还没回来。

要知道至少得来五六辆车才能轮到我们这里。我问他什么时候才能有车?怎么五一假日车站没有应急预案吗?

电话里依然不急不慢的说,正在积极和车们联系,先不要着急,请慢慢等待。

一向不怎么着急的我嗓门顿时大了起来:也就是说你们现在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了?那你们上一级的部门是哪里?我找他们。

2088135,你打这个电话吧。说完,电话里的女人挂了电话。

我随即拨了过去,怒气熊熊。电话另一个女人听说出站口排了百十来米的队伍,很不解的说,现在不允许再出站口上车啊,车站正在进行百日严打呢。她表示马上让稽查队过去。

挂了电话后,我知道就因为我一个电话并不足以引起他们的注意。这种部门的官僚作风各地都差不多。于是举起手机来冲着队伍前面就喊:你们要是不愿意再等了,要是实在气愤,就打电话 2088135投诉啊。一个电话花不了你们两毛钱。你们不打电话,他们才懒得理你。

维持秩序的警察和周围排队的人都扭头看我,看完又扭过头去继续等待、聊天、抱怨。

十一点了,终于来了两辆车。但是也就拉走了四五十个人。我们前面还有好几十个人在等着。

拿起手机我又打了那个电话,电话里还是那个女人。我说我们排了一个小时了,也没见到车。检票员把我们拉到出站口,让我们在太阳底下等车。

她还是那套说辞,不能让乘客在车站外等车啊。谁让你们出去的?我们马上派稽查员过去看。

我当时已经完全不再生气了,语调开始调侃了起来:刚才你们就说要派稽查员过来了,怎么我都没看到啊。要来你们可得快点来啊,现在都聚集了一百多人了,大家情绪很不稳定啊。

电话被挂断了。

后面一个女孩子开始骂骂咧咧的,虽然是个女孩,但是在问候了车站工作人员的母亲的生殖器之后,进而还在言语中与他们的长辈发生了性关系。粗俗至极。

我听着实在刺耳,扭头对她说,您要是真生气,就打电话投诉啊,再这里干骂啥用也不顶啊。也费不了两毛钱。

没人理会。骂声倒是消失了。

就在我拿出手机,准备再次“调戏”车站工作人员的时候,又来了两辆车。维持秩序的警察走过来让我们排成一队,说车站增加的车过来了。

有人又开始嘀嘀咕咕,既然能增加车,怎么不早点加车呢?

警察过来让我们变成一队。我边往前走边把电话放下了。警察看着我笑笑说,马上就该你们上车了。

我道谢之后说,只要我能上了车,我就不打电话了。

三、只有奴隶与奴隶的互相对抗才能坐稳那难得的座位?

火车上的那个女人,至今都让我难忘。我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做为这样一个国家的普通人,却对另外的普通人那么的仇恨?

她不去想,为什么农村那么贫穷?不去想,为什么农村里的孩子们上不起学?也不去想,难道只是城市里的物价在上涨?农村里的物价没上涨?

我很难理解,为什么他们从来不去想,这些都是政府执政留下的问题,都是因为政府的歧视、政府的不负责任,造成了这样的恶果。反而把所有问题都归结到另外的一个普通群体身上。

也许,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知道真相,也并不是所有的道理和答案都那么容易被所有人理解。这不需要苛责。但是,为什么她却能轻而易举的把这个责任归结到农村人身上去?

我理解,因为知识结构和多寡,会造成人们认识问题的深度。但是,是什么原因让她产生这样无厘头的谬论?这,让我难以理解。

民主国家,人人皆言政府是靠不住的。但是,在我们这个国家,除非出现躲猫猫、唐福珍和拆迁等直接和政府对抗的问题时,人们才会想到去抱怨政府。而在平时,却只会互相对抗,普通人抱怨、咒骂甚至迫害普通人。甚至在房价这个问题上,人们都很少去想这个政府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而只是一味的咒骂那些本性就是逐利的房地产企业及其老板。

而那些和我一样,在太阳底下等着的人们,甚至连个投诉的电话都不愿意打。他们当然那不是在意那几毛钱的电话费。只不过是自以为自己见多了这些机关的官僚气息,见多了政府的怠政。于是就对自己说,打电话也不管用。

他们宁可在太阳底下极尽狠毒的咒骂,也不愿意拿起手机来打个电话。甚至互相插队,因为插队问题互相争吵。他们把怨气发在维持秩序的警察身上,发在互相插队的彼此身上,发在头顶的太阳上,就是不肯发在车站的投诉电话里。

记得很早之前看到过一篇评论,里面有一句话让我感触很深——大意是这样的:有这样老实听话、任打任骂的民众,想让为政者不欺压他们,是对官员多高的道德要求啊!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