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豆腐渣一样的心情

豆腐渣一样的心情

2008年08月7日

● 谭作人   

   共产党员瞿秋白在临刑前,十分怀念中国特产——好吃的豆腐。我实在羡慕他离世前夜从容镇定的好心情,换我可不成。

   中国豆腐,的确好吃,所以都来吃,成群结队的。

   多年后,青天白日没了,剩下满地红,满江红,红海洋,瞿先烈可以瞑目了。更可告慰先烈的是,中国豆腐早己姓马,并由手工而机制,走出农村磨坊,踢开主义的社会,加入了资本的主义。
 
   加入主义的好处之一,是实现了分类供应——这是按需分配社会的初级阶段(初级无期)。分类供应的原则其实简单:豆腐,豆浆、豆渣、豆干、豆腐的皮,分类分级,根据欲望大小和嘴的短长,各取所需。于是马记专卖店新闻考官的绕口令“吃葡萄吐葡萄皮,不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也就与时俱进,变成了“吃豆腐不吐豆腐皮,不吃豆腐不吐豆腐皮”。嘴里豆腐机一磨,直接入了豆腐的席。比起繁重的手工劳动来,吃机制的豆腐,确实好吃又便宜。

   然而比机制豆腐更好吃的,是体制豆腐。

   体制豆腐甚至不用播种,无需耕耘,不推不磨,不筛不滤,它直接来源于红土地,黄土地,黑土地,甚至只要印章,不要土地。

   吃机制豆腐者,还需要伸手去抓,难看不说,心虚。而吃体制豆腐的者,只需要张张嘴,跺跺脚,压压腿。轻轻一压,豆腐就从土地中自动冒出来,白花花地,白吃。所以吃体制豆腐的公家私人,比豆腐还聪明,全都是白白胖胖的。

   听说中国马记豆腐好吃,就有人坐了飞机来吃。长三角珠三角东北西北沿海内地,从此摆满了切豆腐的刀子,舀豆渣的勺子和吸豆浆的管子。借助资本的魔法和权力的戏法,中国作坊变成了世界工厂。吃豆腐,竟然吃出一次豆腐工业革命来,可称某某奇迹。

   豆腐革命的源头,是豆腐学校。豆腐学校生产豆腐工厂,并指导豆腐厂制造赢家通吃牌马氏系列品牌,产品包括,招商引资人血换大米,强征强占人肉换土地,包工包料人骨作建材,禁言禁访人言不足畏,人心不足惜......其经典是,把素豆腐吃成荤豆腐;把软豆腐,吃成了霸王硬吃的硬道理。自此始,形形色色的豆腐寨从山头崛起,自娱自乐的快活林在山林啸聚,一派盛世风景,一场赢家游戏!

   不解的是:如此盛宴,坐上席的豆腐客为何匆匆,忙于移民?

   好客的豆腐厂商,动用举国体制摆出资源大餐,环境盛宴,盛邀全球富人,共体制的产,分豆腐的席。于是豆腐腐而不败,还赢,赢出需用万亿美元兑换的外汇储备,还以曼哈顿岛的空房子贴息;豆腐的浆,直接流进了远洋货轮的底仓,埋在日本海的海底;豆腐的干,干成瑞士银行秘密户头的存取密码,成为国家机密;豆腐的皮呢,铺满世界低端市场的入口处,铺成了踩不坏的中国地毯。而豆腐的渣却失了踪,成为国家级过滤的敏感词。豆腐渣们哪儿去了?白天打灯笼找不到,惟有夜里才能听见,神州一片咀嚼声。

   但是,我人还在心不死,一心要知道资本毛孔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所以开动搜索引擎,开进豆腐工厂的废品库和垃圾堆。哈!这里全是好东西:九江大堤彩虹大桥凤凰新桥潍坊火车郴州电塔,包括地震Ⅶ度设防区里千门万户的建筑垃圾。垃圾堆里,埋着巨量的疑似豆腐渣产品,比如,某某社的新闻某某台的节目文化界的文化出版社的出版演艺圈的演艺影视圈的影视……全是碰不得的豆腐渣工程,一碰,准会碰出大面积粉碎性坍塌,整体埋葬我和我的要碰的意思。

   党的总书记瞿秋白先烈说,中国豆腐好吃。党说国是,经典之至,经典之至。只是别忘这一条:有多少豆腐,就有多少豆腐渣;有人只吃白豆腐,就得有人吃黑豆腐和豆腐渣。特别不该忘记的是,中国豆腐的渣,不仅能够堵住中国劳工大众和留守儿童的嘴巴,也能够堵住,新中国的孩子们花朵般芬芳的呼吸。

   与奥运无关,仅此一条,你只有豆腐渣一样的好心情。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