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革命样板戏

革命样板戏

2008年05月30日

2047280901

5月27日,教育部副部长冒着不断余震、高温中暑、被唐家山堰塞湖水淹死的危险来到绵阳某帐篷学校,亲切看望在这里扎营的北川灾民师生。这句子可是跟英模们学习的流行句型!最近平平听了场抗震救灾先进事迹报告会,英模们最爱用的就是“冒着余震的危险”了,他们冒着余震的危险去买矿泉水、去搬摄像机、去搭帐篷,实在是伟大啊!

教育部副部长也真是的,新闻都报道了绵竹市委书记连下跪都用到了,他也没有说去绵竹、德阳或都江堰帮当地政府分担点责任。小学初中倒塌跟教育部何干?是啊,当网上有人说教育部长应该因为豆腐渣学校辞职时,我的同事也说:”教育部?跟他有什么关系?“。在大多数人的心里,教育部其实就是高等学校教育部,它是个给高校搞教学评估却不考虑学术腐败、给高校排名不尊重特色的官僚组织。大学学费贵,学校有钱,常常搞点活动分点羹,美哉。不过,说教育部没有在做基础教育好像也有点昧着良心,至少它有指定全国中小学使用人民教育出版社和北师大的教材,全国人民都知道卖教材可赚钱了。

平平同一天也来到了这所帐篷学校,为了给帐篷四周挖沟排水。因为天气预报在两天前就预报这里有大到暴雨,虽然这两天都是毒太阳晒死人,但是预报毕竟是科学,我们这些粗人还是要相信的,可不能让灾区来的孩子床被水淹。这些临时床都是直接在地上铺厚木条、木板、褥子,所以雨水一多就会弄湿床铺。

可是,副部长要来,我们的计划就得打乱。昨天送来的900件山东运来的水整齐地堆在一间平板房里,可是副部长要用这间房子讲话,所以我们不得不把水都搬到下面的会议室。路途还挺远,天气又热,搬了起码一个小时,汗流浃背。喘气之时,学校里一员工晴天霹雳地告诉我们:如果哪天开会要用会议室,这些水还得搬上去。

副部长要来,怎么能让他看到建筑垃圾?这些堆积如山的垃圾大多是平板房的平板余料、泡沫,方便面纸碗。把平板余料搬到部长不会到的地方,以后还要搬回去用;把其他垃圾搬去垃圾堆;把钢筋也都搬进危房里藏起来(真是冒着余震危险,冒着生命危险啊)搞完这些也就中午了。

从余料可以看出平板房结实而又冬暖夏凉的原因,那就是平板是个汉堡结构,两层金属中间夹了厚厚一层泡沫隔热。

大家纷纷抱怨干些无用功的时候,一个老兄说他们单位更狠。他们单位买了一大批木板,请来木匠切成一个一个的床板,准备送给附近的灾民。为了第二天可以送给灾民,木匠加班加点干到凌晨两点,发飙几次,扬言不挣这辛苦钱。之后他们又累死累活把一车床板搬上车。这时领导发话了:卸到车篷里去,今天不去送了,摄像没来。

学校生活

这个帐篷学校,目前住有600余学生,他们都是来自北川。为了迎接这批难民学生,这所学校的学生都放假回家了,9月1日才开学。学校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个学校将来会有1000多名学生。在这个学校的操场原本搭了80多顶帐篷供师生使用,因为帐篷住起来实在不舒服,又闷又热,学生们中午都无法睡觉,所以已经撤掉40多顶,腾出地来建平板屋宿舍,之后会把所有帐篷都改成平板屋。

当然,还看不到平板屋的宿舍,工人们正在建设中。不过,已经有平板屋教室了。教室里坐满了学生,1年级到6年级都有独立教室。整个上午,有老师的教室全部都在学”真心英雄“这首歌,学生们坐得歪歪扭扭,每个人课桌上摆的书都不一样;没有教师的教室,同学们就呆坐着,睡觉的,小聊一会的都有。下午,也是学歌,有些在学张韶涵的”隐形的翅膀“,有些为了应付部长在学国歌,学生们唱歌拖拍严重,跟坐姿一样歪扭。

而另外一波学生却在给帐篷之间栓上绳索,他们告诉我现在上课的只是小学生,他们初中生还没有复课,也没书看,每天闲得慌。一个女学生说:我们每天做苦力。他们说他们很羡慕另外一个帐篷学校的初中生,因为他们复课了。学生们,不能出这个操场,操场上有露天厕所和洗漱水龙头,如果要去操场外的厕所、小卖部,或者去隔壁一些学生父母和其他灾民住的帐篷,必须得领导签字、老师陪同。”就相当于个小监狱“,一个学生说。

学生们的物质条件好地得让我们羡慕。他们每个帐篷都储有足够的瓶装水、饼干、泡面、火腿肠,随便取用,一日三餐也有热腾腾的米饭和馒头。学生们说饭能吃饱,不过味道”很一般“。垃圾桶里大量倒掉的米饭和菜证实了这个说法。

已经复课的小学也设备齐全,老师用投影仪演示,也有打印机,还在安装了木地板的电脑教室正在往里面搬电脑桌,电源网线都是通的,电脑一到学生们就能使用了。

这些都让我觉得挺惊讶,想象中的灾民帐篷学校应该有基本的用品就够了吧。当被问里的钱的来源是政府拨款还是捐款时,工作人员表示不知道。新闻还在说北川在请求帮助,上万学生没有地方复课。对比这里学生的优越甚至有点浪费的条件,是不是有点不太公平?

工作人员解释,这是个样板帐篷学校,会有很多领导来参观。

小学生们学完国歌就出来空地上,老师在一遍又一遍地指导学生排练少年先锋队的入队仪式,告诉他们在朗诵到哪句誓词时同时举手。学生们用稚嫩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复述”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出一切力量“。让我疑惑的是,一年级到六年级都在一起同时宣誓入队。

接下来,校长出场,对全体小学生讲话,他从感谢党和政府,感谢解放军叔叔阿姨,感谢从南京来的教育专家给我们带来一生都学不到的知识(原话如此)开始,一路讲到大家要坚强,要坚持学习,对得起党和政府。他要同学们不要像那24个因为受不了这里艰苦生活而离开学校去跟父母同住的学生,不要像他们一样对不起党和人民对我们灾区的帮助。

他足足讲了半个多小时,天空烈日炎炎。

接下来,便开始发鞋。初中部的同学很嫉妒的说:他们又发鞋啊,昨天他们发红领巾还是我们搬的。

学校另外一头,是心理医生给一些灾民手牵手在围着石头转圈圈。一般来说,要去做心理辅导志愿者,需要本身是美女,加上一周培训就过关。我一个做文秘的同事就去了。帐篷里,身强力壮的男灾民,也只知道睡觉喝水看电视,从来没有想过帮我们点忙,做点啥。

学生们说他们是北川某个乡中学的,他们学校只有一个老师受轻伤,父母都在绵阳,所以看不到悲伤的气氛。这个帐篷学校位置也比较高,不需要像南河体育场的难民那样,因为可能被唐家山堰塞湖的水淹而撤离。

教育部副部长也许就看重以上这几点,不会有人要求他调查死去儿女是否是豆腐渣所害,也不会被堰塞湖水给冲走,同时还可以回去写自己去了灾区,调查了灾区帐篷小学情况,关心了学生成长。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