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那年,俺老家湖北当阳 “共产共妻”提早进入共产主义社会

那年,俺老家湖北当阳 “共产共妻”提早进入共产主义社会

2008年05月3日
我说的那年也就是1958年11月7日。这一天,湖北当阳县跑马乡党委书记召开全村乡民大会。在会上,党委书记神采奕奕地宣布:“今天,也就是11月7日,是我们全乡社会主义结束之日。明天,也就是11月8日,是我们乡大喜日子。从此,我们乡进入了伟大的共产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就是财产不分你我,一切按公有制的需要重新分配。”
  乡领导还没说散会,乡民们已一哄而散,直奔乡镇小店。在小店里,见什么拿什么。小店货物被洗劫一空后,那些没得到财物的人就联合起来,直冲当地比较富裕的地主家。地主家里的人赶紧把门死死堵住。但没用,人们翻墙而入,把地主家的东西全部掏空,连地主女儿放在床头的内衣也掠走。那些胆子小的就偷邻家的鸡狗,当场活杀吃掉。邻家见之也不动怒,大步跑到田间割乡里的农作物。
  这其中还有搞笑的事发生:张牛跑到镇幼儿园,把王瑞勇家放在幼儿园的小孩抱回家,说自己一直想要一个孩子,偏偏老婆就是生不出来。王瑞勇不是省油的灯,也把张牛的的老婆骗到自家屋子,锁上房门。说是要下功夫让这女人来喜,补回他一个孩子。
   财产共享,妻子轮得。这事闹到乡党委书记那里。党委书记抓了抓头皮,说:“孩子领养回家,只要对方同意就没问题。但共妻之事要先慢一步,让我请示县领导之后再作决定。”
  乡党委书记为什么要这样迫不及待地宣布这村贫下中农跑步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因为他看到了公社的好处。自从嵖岈山成立了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之后,他认为,“公社”就是共产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政治局委员,负责农村事务的副总理、大跃进的积极推动者谭震林,已在河南向农民宣传了“公社”种种好处。他是这样说的:
   首先,有好的食物,而不仅仅是填饱肚子。每顿有肉、鸡、鱼、蛋,还有更精美的食物如猴头、燕窝、海味等等,都是按需供给。
   第二,衣服穿着方面,一切要求都可满足。有各种花色和品种的服装,而不是清一色的黑色和蓝色。将来,普通服装仅作为工作服使用,下班后,人们就换上皮服、呢绒和羊毛制服,当人民公社都养了狐狸,那时外套就都是狐皮的了。
   第三,房屋都达到现代城市的标准。现代化是什么? 人民公社。在屋子的北厢有供暖设备,南厢有空调设备,人们都住在高楼里,不用说,里面有电灯、电话、自来水、无线电和电视。    
   第四,除了跑步的选手外,旅客和行人都有交通工具,航班通向各个方向,每个省都有飞机场,每个地方都有飞机制造厂的日子也不远了。
   第五,每个人都受高等教育,教育已经普及。
   另外,时任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康生,特地编出一句顺口溜,让没文化的农民永世难忘:“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
  最最叫人捧腹大笑的是中央某些领导人的夸大其词。其中薄一波于同年六月在题为《两年超过英国》的形势报告中说:“明年,工业总产值将比上年增长60%–70%,钢产量比今年增加1500万吨。基础建设投资将增加近一倍,达到450亿元。由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说,在二年时间里超过英国。”
毛泽东看了这报告之后很开心,批示道:“超过英国,不是十五年,也不是七年,只需要二到三年,二年是可能的。”这一年,中共中央向世人宣布:“共产主义已经不是什么遥远将来的事情了,我们应该积极地动用人民公社的形式,摸索出一条过渡到共产主义的具体途径。”
   同年8月底,毛主席在北戴河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上经过讨论,正式通过了《关于建立农村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要求各地在秋收前后,先把公社的架子搭起来。北戴河会议结束后,中央报刊相继发表了“迎接人民公社化的高潮”等社论。
  在迎接“高潮”到来之前一个月,《人民日报》已发表文章,大肆赞扬公共食堂8大好处,其中最大的好处就是吃饭不要钱。如此,人民公社运动很快进入高潮。全国人民的积极性也被充分调动起来。大家穷极思变。如何变?
  思琪在《支付大同梦的苦难》一文曾这样写道:
  毛泽东本人出身于农民,对于作物的生长过程本不生疏。他在巡视乡村的时候,就常常说起技术在种田当中的重要性,例如土地应当深翻,种子应当密植,这些话后来被谭震林归纳为“八字宪法”,包括土壤、肥料、水利、种子、密植、管理等等方面。然而终其一生,毛泽东始终认为精神力量之重要远远高于技术的因素。但任何科学技术一旦陷入愚昧和想入非非,也就如同闹剧。比如,在“深翻土地”的号召之下,基层的官员们就会动员社员将八尺以至一丈二尺以下的土壤挖至地面。又比如“合理密植”的结果。是让土地的每一平方厘米都布满种子,竟在每一亩土地上播种数百公斤,日后种芽发起,重重叠叠,先是将整块土地顶起,接着就全部死亡。肥料的重要性更激起了人们许多奇特的想象。通常的做法,是把人畜的粪便加以蒸煮,垒成无数圆锥体或环形、梯形。再以薄土密封于表面,上栽作物后又以纤细竹管插入,顺管孔浇水,催动肥料发酵,以释放种种气味,养育表层土壤和作物。这最为常见的施肥方法已不能满足人们的增产欲望,于是又附之以种种非常措施。比如为每棵庄稼注射若干毫升的营养液体,这种液体可能是葡萄糖、白酒、生长素或者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字来的东西。在所有幻想和发明中,以徐水县大田人民公社党委书记高玉生的发明最为耸人听闻,他将带血的狗肉煮烂,以肉汤浇灌作物。据说此种肉汤可使玉米每株结穗十棵,使谷子穗长五寸。所以一时风行乡间,狗迹几绝。但是,为人民公社的种种奇迹作出牺牲的决非仅是狗,还有其它生物。陕西省蒲城县发明改变鸡的习性,让公鸡履行母鸡的职责去孵化小鸡,以使母鸡腾出更多的时间来下蛋。在这个实验中公鸡被割去生殖器官,并且被迫像人一样地喝下两杯酒,然后就醉意盎然地去孵化同伴的子女。西北农学院畜牧系的六位学生用大致类似的办法完成了另外一项创造:他们对一头猪施以手术,将其耳朵、尾巴、甲状腺和部分胸腺割去。猪的照片后来挂在北京的农业展览馆中,其秃头秃尾之状惨不忍睹。但是照片说明写道,这种“四割法”使这只猪在一天之内增膘九点五公斤。所以它是学生们向国庆九周年敬献的礼物。  
    不错!一切为的是一个目标:高产。超过英国,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我们只要看一看1958年9月的《人民日报》,就可以知道“高产卫星”是如何升一天的。9月5日,广东连县1。73亩中稻平均亩产60437斤。9月6日,山东光明农业社玉米亩产27312斤。至同月25日,高产见报的县还有:孝感早稻亩产15361斤;福建南安海星农业社花生亩产10500斤;河南火箭一社也不错:亩产玉米12875斤。另外,安徽枞阳农业社水稻亩产16227斤。其中,最离谱的要数青海柴达木盆地的赛什克农场,小麦亩产为8586斤,天高地远,没人会去考证这产量的真伪。至于广西环江县红旗人民公社表现也不懒,稻谷亩产130435斤。这么高产的稻田,人就是坐在竖长着的稻草上也没问题。
   这样无理智的运动一直演绎到1962年1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由七千人参加的大会。在会上,刘少奇代表中共中央宣布“大跃进运动”失败。“人民公社”方针重新审议,闹剧这才暂告一段落。但是刘的那句"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却导致了他自己的死亡!
************

    昨天看一位专家的文章,说当年是“愚昧无知的农民,书写了中国当代历史上最荒唐的一页”!
   我哭笑不得!中国现在的专家越来越会给。。。
   是的,在当年农民是干了很多的荒唐事情,但是:
   在那场闹剧中,能明确判为愚昧的只有那位诗人。不,他也不是愚昧,而是身体内的激素水平太高,催生了太高的诗兴。即使是那些什么委员、候补,也不见得愚昧,主要是没有良知,天塌下来与他们无关。
   至于农民,吃五谷杂粮,凭经验思考,那时他们的智慧是正常的,与几千年前祖辈一样。还在闹剧发展成悲剧之前,他们就能清醒地预测到灾难的来临,尽管公共食堂有饱饭吃,各家各户还是尽量偷藏一点粮食,尽管于事无补,也能减轻一点对未来的恐惧。至于他们在一定程度上相信政府,那也不是愚昧。谁见过那么荒唐的政府?
  悲哀的是,老百姓没有选择的权利,再怎么荒唐还是选择这个…党…!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