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雪灾: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雪灾: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008年02月18日
——读“郭锡龄炮轰铁道部”之后的几个断想
蓝山

       在日前广州政协会议的小组讨论中,该市的政协副主席郭锡龄炮轰铁道部:“这一次有两个部门要批评,一个是气象部门,之前完全没有预计到天气的严重性。不过更严重的是铁道部!”
       
       郭锡龄列举了铁道部一系列问题:当时衡阳和株洲已经完全停电,并且不知道何时可以修复电路的时候,已经可以预见未来几天开不了车了,铁道部却还在卖票。后来因为断电,只能去找内燃机,最后在新疆才找到,但是会开车的人都下岗了,只好再花时间把他们都请回来,找到人之后,又找不到可以用的5号柴油(现在用的都是10号柴油)。“这些事情铁道部都没有公布。”郭锡龄连珠炮式的“控诉”引来会上许多委员的共鸣,大家都纷纷摇头叹息。“本来农民工到火车站上不了车就回去了,可铁道部一声恢复运力,害得农民工又涌到广州火车站。”(2008年02月18日中国新闻网报道)
       
       而在广州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的分组讨论会上,天河区、白云区等多个代表团的代表们也就“风雨阻挡归家路”的春运进行了强烈反思。市人大代表、广州市交警支队支队长刘敬军表示,信息不公开不全面的主要原因在于铁路部门工作不到位。
       
       ——这样的报道,勾起了连日以来我对前些时候发生在我国南方的冰冻雪灾更深一层的困顿和思考。现如今,除了云南地区至今仍被暴雪笼罩,整个南方大面积的雪灾已然过去,然而对于这场雪灾的前因后果,我们至今没能从政府官方获得一个较为权威的可信说法。
       
       根据我国民政部门最新一次的数据统计,截止2月12日,此次灾害“已经造成107人死亡,8人失踪,因灾直接经济损失1111亿元”。而其实,这样的数字根本就无法体现受灾民众的切身感受的。而对于那些在春节之前因灾停留在异乡、或者直溜在无法行进的火车里和公路上的人们,对于那些因灾停电停水而无法获得节日心情的人们,这次雪灾带给他们的切肤之痛,是任何数字都根本无法清晰表达的。
       
       痛定思痛,我感觉首先要问一声的是: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定义这场发生于一个月前、至今仍在肆虐着的冰雪灾害——是纯粹的天灾吗?如果是,那有没有人祸推动的痕迹?我们的政府对于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灾害的“意外”发生,究竟有无管理上的疏忽和失职的责任?对于这样宜昌声势浩大的大灾大难,我们究竟还有什么真相没有揭开?
       
       也许会有人以为,这样的暴雪竟然发生在我国的南方地区,这与先前我们经常遭遇到的洪涝灾害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灾害的发生,不是我们能够在一定时期内可以作出预先防备的“划定区域”(比方经常饱受水灾之苦的江河沿线地区等)——谁都无法做到完全的先知先觉啊?对于这样的意外,这种在灾害地区上的意外,我们的政府似乎并无过多的责任。
       
       但是事实上,我们却没有更加足够的理由因在这个问题上的“无法预知”为相关政府部门开脱责任。为什么?因为对于这场“未知”的雪灾,我们其实是可以获得“预知”的。
       
       首先,这眼下,我们的专家学者都附和着世界气象组织的一种观点,即认为去年发生的“拉尼娜现象”是造成这场雪灾的祸因之一(因为“拉尼娜现象”指的就是赤道太平洋中东部水温的持续异常下降,因而造成了东南亚地区冬季的寒冷)。我不知道在雪灾到来之前,我们的气象专家是否有过重点关注这一现象,但是这里有一个细节,就是在央视的一档《风雪年关》节目中,身为国家气象局副局长的许小峰就曾表示过,他们曾经对于将可能发生异常气象现象的观察研究报告上交到国家有关部门那里。记得当时他说:“我们在去年12月份曾经给国家发过一个报告,就是说要警惕突发的暴风雪天气对我们国家造成的影响。当时我们依据的是两个原因:一个就是说在东太平洋出现了,我们叫做拉尼娜现象。”
       
       当然,这个“上级有关部门”究竟为何处?究竟是处于怎样的一种原因,这样一份预测报告竟没有引起我们政府首长们的及时警惕(是因为其它工作太过繁重,还是觉得报告的可能性不够现实)——我们一时还无法获得确认,但是很显然,对于前不久发生的这场看似毫无征兆的”意外“灾害”,我们的气象专家,是给予过我们政府的高级管理层相应的提醒的。单从这一点看,说这样一场来势凶猛的冰雪灾害一点都无法实行预防,委实是有些敷衍和牵强了。
       
       而从宏观背景看,有专家认为,“大气污染悬浮物是造成泛长三角、珠三角超常规灾难性气候的主要原因”。本来,雨雪之灾时常发生,此次冻雨如此严重,致使许多输电铁塔、建筑物被压垮,若纯属老天发威,那人们也就没什么办法,但若是空气中污染悬浮物促成,那么,这就是大气污染实实在在地给了人们一次严重的教训。另外,这场大灾也凸现了南方地区基础设施的简陋与脆弱:或许是长期以来习惯性的短期行为,使得不少地方官员把公共工程当形象工程来建设,渎职和腐败也“造就”了不少豆腐渣工程——就拿覆冰导致断线倒塔来说,铮铮的“钢铁之躯”啊,何以就连几层覆冰都抵抗不住呢?我们一投就是多少个亿的那些规模宏大的世纪工程,我们的那些短期行为所造就出来的脆弱设施,它们究竟在这场气势强劲的雨雪冰冻灾害的背后,起到过着怎样“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们一时还无法作出结论。但是,失去了对于大自然的起码敬畏,失去了对于自然灾害的最基本预防,终将会让我们(或者我们的后代)付出远高于收益的沉重代价——这个警示,如今看来,是再响亮不过的!
       
       其次,这段时间以来,我们总是将数十万民工和学生不能如愿回乡过年,说成是这次雪灾造成的后果。但是,我们能否真实地想一想,假如没有雪灾的暴发,我们的春运果真就会如人们期待那样的轻松自如吗?
       
       也许正如报道中广州市人大代表何继雄所说的那样:“春运期间,为何一下子几十万群众全部聚集在广州火车站?除了春节是传统佳节,农民工希望回家团圆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旅客在途中看不到报纸,听不到广播,得不到政府及时有效发布的信息。就在前几天,节后民工来粤工作,火车站又堵了,如果我们的政府部门能及时发布相关信息,也许我们早就化解了这一危机。”在某种层面上说,正是一直以来落后于时代的、不够完善的政府公共服务信息管理体系,才使得这次春运加重了雪灾的后果和危害。
       
       而按照该市财政局局长张杰明代表的看法,这次的春运堵车与高速公路、铁路设计有密切关系。为什么京珠北高速一堵就是十多天?京珠北的部分路段都是斜坡,这样的设计本来就是不科学的,一旦路面结冰,汽车根本不敢动。刘敬军也补充道,京珠北从北面南下主要都是下坡路,南面北上又有很多上坡路,这对以后高速公路的设计是一次大的教训。
       
       更有代表认为,在最开始出现冰冻的时候,就不应该封路,而是应该让车缓慢行驶,这样才能使马路产生热能,逐步消化冰冻。一有冰就封路,10多天下来,冰越积越厚,导致了后面一系列的堵路问题。
       
       而广东边防总队副总队长刘传景则指出,一开始有部门提出撒工业制盐融化冰冻,但是高速公路的主管部门不同意,认为工业制盐会破坏高速公路的路面,就这样被耽误了。到了后来,冰冻越来越大,就是撒盐都效果不大了,只能用铲车去铲,结果路面更是坑坑洼洼的。
       
       因此,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表面上看,这次的雪灾造成和加重了原本就已经不堪重负的春运之重,其实也在某种层面上掩盖了春运原有的沉重。因此,是不是也可以从另一方面来说,是我们的春运,加重了这场雪灾的危害呢?
       
       此外,这一次的大雪和冰冻,摧毁了受灾地区为数不少的输电线路的接点铁塔。但是,这并非造成这段时间以来众多地区和行业缺电的唯一原因。因为,其实在南方的冰冻雪灾来临之前,华东地区的许多电厂已经出现了电煤紧张的状况。这一次雪灾下的严重电荒,其实是从更深的层面,突显了电力行业长期以来的体制弊端。
       
       其三,当灾害初始发生以后,我们政府行动的迟缓,也是造成这次雪灾危害扩大的重要原由。因为从事实上看(以湖南为例),这场雨雪之变是始于1月上旬,当时虽有气象预报,但并未将其作为一场灾害的来临提出防范的提示和要求;以至于进入下旬后,灾害初步形成“气候”。湖南省气象局在21日已紧急启动《湖南省突发性气象灾害预警应急预案》雨雪冰冻Ⅱ级应急预案,而此时电力供应已受到严重影响,长沙市从22日开始实行“特殊冰冻期间有序用电”。但也就在长沙,这时正在举行湖南省“两会”,到25日,“两会”进入高潮,湖南省委书记、省长在会议期间召集有关部门研究救援措施,指示岳阳、湘潭、株洲、衡阳、郴州五市党政主要负责人立即组织对滞留在高速公路的车辆和旅客开展全力救援,当天晚上,湖南省委决定压缩选举日程,“两会”于1月27日上午闭幕,集中在长沙的湖南所有市、州的书记和市长(州长)这才返回当地指挥抗冰救灾——可见,到湖南当局真正做出反应、开始动员抗冰救灾,已是灾害急剧扩大之际的第二时间或第三时间,而中央做出反应,也恐怕已是第三时间或第四时间了!
       
       此后,虽然我们看见了那些地方首长们一直扑在受灾前线指挥抗灾的连续报道,也看见了总书记和总理几次三番往来于各受灾地区疲惫的身影。但是,我们却没能看到在他们孤单的身影叛变或者背后,曾有过更多的中央首长们一同奋战在灾区的第一线,指导和激励人们英勇地抗击这场势头磅礴的冰雪灾害!别的不说,就说上海的人代会,就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这场“意外”灾害的“阻挠”和影响,硬是在灾情频报的情形下,按部就班地全面完成了大会所有的议题!更有甚者,当在温家宝总理奔赴抗灾一线之前,我们没有看见铁道部、交通部、民航总局等职能部门负责人在一线抗灾的任何身影,也没有看到有地方负责人在现场组织救灾的相关报道。而一直为我们引以自豪令我们依赖的子弟兵,也是如同高傲的客人,姗姗来迟!
       
       个人根据新华社的相关报道分析,在1月10日出现灾情后,只有地方部队的零星介入和提供边缘援助,如野炊车供应食物、搭建帐篷等;而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是一直到2月11日才联合发出通知,要求相关部队参与到抗冰救灾的战斗中来——而此时,南方的冰雪灾害造就已经是声势浩大,积重难消了!为什么南京军区的那一万多名官兵,不是更早地赶赴江西,执行电网抢修任务?为什么成都军区的五千名官兵和一百辆运输车、三架直升机,没有更为及时地赶赴贵州参加电网抢修、运输物资器材等抗灾救灾战斗?第二炮兵某工程总队近三百名电力工程专业官兵,为什么直到灾害已经进入到那样的程度,才去湖南郴州协助地方抢修高压输电线路?
       
       官方的报道说,“截至2月11日18时,全军和武警部队已累计出动官兵64.3万人次、民兵预备役人员186.7万人次参加抗灾救灾”,而我想请问一下的是:为什么不能更早一点?
       
       最后想说一下的,就是面对雪灾这样的严峻形势,我们的官方媒体对于灾害真相的遮遮掩掩,错过了及时全面报道灾情的珍贵时机,使得关注于这场雪灾的人们没有能够如愿在第一时间获得来自权威媒体的真实信息。与以往一贯地,我们的以中央电视台为代表的国家传媒,很少有把镜头对准一个个具体的受灾者的,相反总是跟随官员的身影,以主旋律的报导模式,在风雪中寻找他们所需要的无聊至极的“感人事迹”,于是,我们看到的是各级官员为受灾者送去温暖,是寒灾发生地区的政府组织人力为停摆车辆上的旅客送去热水、食物,是记者们在抗击冰冻,概言之,是各种救援工作“紧张有序”地进行,但是,被暂时安置在广交会等场所的旅客究竟能否即使获得列车出行的准确消息,那些困在路上的乘客自始至终究竟得到政府怎样的帮助,民间捐助的御寒衣物堆在现场又是如何有效发放给有需要的旅客,还有那些没有了电力支撑的人们,究竟是以怎样的方式艰难地生活着的······这样一系列的现场真实,我们依然无从知晓。而受灾严重的黔东南地区的情况几乎被央视等媒体彻底屏蔽掉了,无论中央电视台还是贵州省的官方媒体,都只把镜头对准那些品德崇高的抢险英雄和英明领导着抗击灾害的领导和官员。
       
       那些主题先行的灾区报道,非但影响了广大受众对于整个灾情的全局判断和具体灾区受灾程度的及时把握,割裂了灾区外民众与灾区政府官员和受灾群众的信息沟通,更是在一定程度上动摇了人们对于相关政府部门的公信程度。
       
       试想一下——如果国家气象局副局长许小峰所说的对于将可能发生异常气象现象的观察研究报告能够及时引起国家上级有关部门的重视并能尽早有所制定出相关预俺,如果我们能够多一些对于大自然的敬重而少一些规模宏大的世纪工程,如果我们基础设施的设计和建设能够更为完备和坚固一些,如果通过相关的措施(如劳动力调节以及寒假、节假日调整等)使得春运的问题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如果电力行业的布局和制度能够取得应有的完善,如果各地区的抗灾行动能够更为及时积极、更为协调一致,如果我们的子弟兵能够更早一些出现在抗冰救灾的第一线,假如我们的权威媒体能对灾情的报道更为全面更为客观……我们遭到这样一场雪灾的危害能不能、会不会更少一些呢?
       
       这场雪灾,还有多严峻的少真相是我们还有没有了解到的?在冰冻暴雪这个天灾之下,人祸的因素究竟有几分哪?!

分类:Uncategorized
  1. sherrie
    2008年02月19日 12:10 下午

    wo de  tou xiang hao keai ooo >_<

  2. Mark
    2008年02月22日 10:45 上午

    你发烧了吗……

  1. No trackbacks yet.
评论已关闭。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