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校学生会乒乓门事件『跟踪报道』

校学生会乒乓门事件『跟踪报道』

2007年12月27日

事情起源是88、98上的一个贴:

昨天,瑞典乒坛老将佩尔森带领瑞典两个俱乐部来学校比赛,交流和宣传,我有幸参加了全过程,比赛还是很精彩的,老佩的人品也没得说,签名照像都很有耐心,另外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场比赛组织得很烂,把浙大的脸都丢尽了!
以下是我个人听到,看到的,如有指正和补充,请提出来
比赛是由瑞典方面出经费,学校组织,前期由学生会和瑞典方面谈的,但是,学校的其他很多相关部门到后来居然都不知道这回事,比赛是瑞典两俱乐部之间的,同时在场的还有几个拿照相机的,据说是外国媒体,我事先知道比赛是在球房进行,还以为就是个一般的访问交流而已,但如果是俱乐部的正式比赛,球房的环境是差得很远的,即便是以我一个业余爱好者的眼光来看,也是远远不够的,果然,由于瑞典方面对环境不满意,临时改在了邵体馆进行,紧急布置了场地,导致比赛推迟了几乎两个钟头,实际上像橡胶地板之类的是没法临时准备的,练球之前,瑞典的运动员把桌子的高度调整了半天,我旁边一个人说:“这些老外真可怜,掏了钱打比赛,最后还要自己动手调桌子”
为什么没有事先安排在邵体馆?因为租借邵体馆是要钱的,据瑞典方面说,他们把钱给了学生会,据实际负责人说,他们从学生会拿到了经费,但是,两个数额相差几乎7倍,当然不排除这两方夸大甚至说谎的可能,但如果他们说了实话,为什么一经学生会的手,就少了那么多,在我一个已工作的人眼中,真不是一个小数目,当时我就想,这帮小孩胆子还真大
当我听到现任学生会主席的名字,还以为是重名的,我毕业前还跟他打过球,虽然接触很少,但第一印象还觉得是个老实的孩子,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

随后在校内论坛上引起了剧烈的反响,以下是一些讽刺性的言论

话说昨日那瑞典国乒乓国手佩尔森和瓦尔德内尔联手,进军玉泉,堪称气势汹汹,大有提兵百万之势,立马和山之威。适逢浙大召开数学家大会,老师们无暇应对,上下乱做一团,却有一位学生英雄跳出。这位兄弟,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人材相貌皆非寻常,只见他轻摇羽扇,道曰:“无妨。”谈笑间定下乾坤妙计:
一则为疲兵计,先用破场地招待,赛前临时更换,又不给安排人手,迫得西洋人自己动手,累个半死;
二则为空城计,采用无线电静默,不做宣传,现场冷清,任他手段通天只是无人捧场,洋人气焰自消;
三则为汇率计,收了欧元拿出人民币,收一付一,童叟无欺,进出间洋人是囊中空空,哪里还有半点气力相抗?
东方剑桥有此等奇才,众人皆称niubility;惟其人低调,BBS上千呼万唤不出来。或曰为学生会曾姓主席也。

——–

瑞典人浙大把球打,
X主席有交待:
屋子要选最差的,
经费千万留下来。
走过了一屋又一屋,
瑞典人暗自揣:
为什么屋子这么破,
桌子还特别矮。
xsh悄悄告诉他,
这样和谐的最呀最厉害。
z主席,
乐得赶紧跑,
现金呀,
来,来,来。
欧元已揣进我的口袋来,口袋来

——–

比赛门事件 黄健翔 版
xsh,要钱!要钱!要钱!xsh立功了,xsh立功了!不要给瑞典人任何的机会。
伟大的zju的xsh!他继承了中国官员的光荣的传统。***、成克杰在这一刻灵魂附体!
zc一个人他代表了zju-xsh悠久的历史和腐败的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佩尔斯,面对这个比赛。他面对的zjuxsh学生会不负责任的的目光和对所谓疏通费的期待。
xsh曾经不止一次的忽悠广大的同学,高层腐败,老佩应该深知这一点,他还能够微笑着面对他面前的破烂不开的场地吗?他会是怎样的表情?
他愤怒了,但他的愤怒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钱进口袋啦!比赛结束了!xsh获得了胜利,忽悠了瑞典人。伟大的xsh!伟大的意xsh主席!平安夜快乐!xsh万岁!
这个比赛门事件是一个绝对的忽悠。在没有了解xsh底细的情况下就贸然出手,老佩栽了!!
胜利属于xsh,属于xsh主席,属于xsh的广大同志,属于成克杰,属于***,属于所有热爱腐败事业并且为之奋斗不息的人!
佩尔斯也许会后悔的,他在xsh的欺上瞒下中失去了自己的勇气,面对xsh悠久的腐败历史,他没有再拿出他在国际比赛中那种猛扑猛打的作风,他终于屈服于xsh。他们该回家了,他们要回瑞典,因为这人这些所谓的浙大精英深深的伤害了他们,再见!(仅供娱乐)

校学生会及学生会主席ZC在网络上顿时成为众矢之第,网络上群情激愤。但奇怪的是过去了两天,学生会一直没有人出面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倒是有一份来自校团委的不明真假的声明:

校团委关于“比赛”情况调查的说明
各位关心“比赛”之事的同学:
大家好!
校团委24日中午接到校长信箱来电,反映一位同学对此比赛的一些看法。团委马上对此事进行调查,并责成学生会书面提交整个活动的详细情况。校团委根据学生会提供的有关情况,向相关部门进行核实,现把“比赛”之事实通报给关心此事的各位同学:
2007年12月初,校外沈琳琳小姐(个人行为)打电话找到学生会主席,称要在2007年12月22日,在浙大内举办一场乒乓球比赛,当时并没有提及是瑞典名将佩尔森,也没有说到是瑞典两个俱乐部之间的比赛。同时,他们提出要将比赛放在玉泉校区。学生会基于活跃校园文化的考虑,答应帮助借用比赛场地,并愿意协助比赛的相关事宜。
2007年12月上旬,沈琳琳个人与学生会签订合作协议,协议金额5000元。之后沈琳琳将3500元钱作为前期宣传、场地借用费交给学生会主席。
2007年12月中旬,学生会玉泉校区负责人开始联系场地、安排相关事宜,并借用到了玉泉乒乓球馆。
2007年12月x 日,学生会主席联系到了校乒乓球协会负责人,简单沟通后,让乒协直接和学生会玉泉校区负责人联系,协商相关事宜。
2007年12月21日,沈琳琳责成工作人员(校外)到玉泉乒乓球馆勘察场地。经过现场勘察,他们认为玉泉乒乓球馆的场地基本没有问题,但认为乒乓球挡板数量不够,需要补充32个。随后,工作人员(校外)到省训练馆借用挡板。
2007年12月22日9时,学生会玉泉校区负责人和校乒乓球协会相关人员到达乒乓球馆比赛现场。
2007年12月22日9时30分,沈琳琳到达玉泉乒乓球馆比赛现场,开始布置场地。
2007年12月22日10时左右,学生会主席转汇于乒乓球协会负责人800元钱(此时活动经费剩余2700元),作乒协参赛球员的出场费用和交通费用。
2007年12月22日11时30分,场地布置完毕。
2007年12月22日12时左右,32个挡板到达现场。并放在玉泉校区乒乓球馆。
2007年12月22日12时左右,瑞典运动员到达邵体馆休息室。之后查看比赛场地,认为场地不符合要求。
2007年12月22日12时左右,为满足瑞典运动员的要求,沈琳琳通过公体部将比赛场地调换到邵体馆。
2007年12月22日13时,运动员开始进行热身运动。
2007年12月22日 14时,瑞典俱乐部队员正式开始进行比赛。
2007年12月22日 15时,学生会主席到达玉泉校区,将裁判员劳务费、其余费用共计700元交给校乒乓球协会负责人,场地费用1900元交给玉泉校区学生会负责人,作为场地经费。
2007年12月22日18时,整场比赛结束。
事实经过如上所述。感谢同学们对此事和学生会的关心!也对我们因核实花了较长时间未及时把相关情况通报给同学们深表歉意!
我们认为学生会在此事开展过程中考虑不周且组织不严。在此事上学生会值得反思,如此重要的涉外活动应该报告团委和学校相关部门审批并备案,并要在此事中吸取深刻的教训,切实加强学生会的自身建设,提高为广大同学办事、办好事、办成事的能力。
我们真诚希望广大同学一如既往地关注学生会,发挥监督作用。
此致
共青团浙江大学委员会
2007年12月24日

这份声明涉及到一些具体的项目金额,但是依然漏洞百出,且真假莫辩。一再强调“校外人士”,且对事情的定义是“学生会在此事开展过程中考虑不周且组织不严”,被认为是在推卸学生会的责任,因为学生普遍认为学生会在这次事件中私自截流了经费。26日凌晨,校内网上出现另一份学校乒协人士的博客文字,从乒协的角度描述了事情的原委

从校内看到的乒乓门事件内幕(无责任转载)
2007年12月22号,瑞典乒乓球运动员佩尔森携其俱乐部来我校和瑞典的另一个俱乐部打比赛。这次比赛组织方是校学生会,组织得很不好,主要是夹杂了学生会的贪污腐败在其中。88上就这次事件已经将学生会骂翻了。在此我并不想针对学生会说其是非,只是说一些我所知道的事实吧。
事情的起因是瑞典的两家俱乐部之间要打一场比赛(具体是什么比赛我并不清楚,但是比较正规的),其中一个俱乐部的老板正是世界级乒乓球运动员佩尔森,而他有个开公司的朋友出钱请他到杭州来打这场比赛。
俱乐部方先找的校学生会,说清事情后,给了学生会5000(官方数字。按:官方,学生会),让他们负责事务(先给了3500定金)。之后学生会找到了我们乒协,给了1000块,让我们帮忙安排。于是协会会长帮着找礼仪,找裁判,找学校内高水平乒乓球爱好者(比赛中有个安排是让我们学校的高手们和佩尔森打比赛)。其中请裁判(400)和高水平乒乓球爱好者(400)公用了800,礼仪不祥,还有布置场地时也用了些钱——也就是说我们是白干的,而学生会也和我们明说过。有些人会说为什么我们心甘情愿白地给学生会做事?因为一个的协会发展不能光靠自己,还要靠其他组织,如其他协会,学生会,团委等的多方面支持,所以遇到类似情况我们一般都会帮忙的。
话到这里好像没什么问题,但是等到21号当天问题就来了。因为比赛地点(这个由学生会安排的)竟然是玉泉邵逸夫体育馆南侧的乒乓球房。那个乒乓球房是仅为学生们休闲娱乐用的,灯光地板等都不合正式比赛的规则,而这次的比赛正是和乒乓球联赛等级类似的正式比赛。当老外们来的时候,一致拒绝参赛,我们又不得不赶紧换场地。原因很简单,因为事先所有的人都以为是去邵体馆——俱乐部方面与学生会怎么谈的我并不知道,但俱乐部方一致这么“以为”却是个事实。为什么是这样我也不甚明了,但那个乒乓球场地的租金是800,而事后经老师们出面洽谈后,邵体馆的租用价为一小时500(比赛用了将近5个小时)——这同样也是 个事实。
其他的经费基本上就没什么了,如果有的话,最多不会超过500。现在可以算一下总共的费用(换场地之前的),我个人觉得5000块好像富余了点。
就这样,由于要重新布置场地,原定于下午1点开始的比赛被耽搁到了3点钟开始。由于时间原因,本来与佩尔森打交流赛的人数也不得不缩水。由于布置的匆忙,那帮老外们还得自己调整球桌球网——5000块啊,都作了些什么!
3点钟,比赛正式开始,偌大个邵体馆稀稀落落的座着观众——一侧的中间几列坐了4排,其他座位全空着。就因为事先不敢大做宣传,就因为这个活动学生会根本没向学校汇报——直到21号中午1点学校还不知道今天佩尔森来,就因为学校知道了那5000中2500(甚至更多)就不得不花在邵体馆上,就因为校方介入后就会知道一些比较尴尬的事……
关于这件事,我感觉很愤慨。
学生会管他们要钱,说是场地费,而结果场地是个简陋的乒乓球房。
学生会管他们要钱,说请乒协帮忙要花钱,而回过头来跟乒协说能不能义务帮忙——协会可以义务帮忙,但怎么能以这个为由来捞钱!
学生会管他们要钱,说请老师批条子要花钱——几个老师知道后当时就急了:首先他们这件事报都不敢报,哪来的“让老师批准”?其次学校内举办过那么多活动,什么时候批准个活动还要交钱的!

太多太多的事实摆在眼前,让我在无奈中慢慢地失望,慢慢地疲惫。乒协的会长加干事,还有我,花费了整整一上午忙前忙后准备,换来的是会长自己掏腰包请的一顿晚饭,而俱乐部方面理所当然地支使我们——这不怪他们,因为他们为此“花了钱”。瑞典的运动员们在这次比赛中情绪也很不好。佩尔森静静的坐在场外,给球迷们签名,合影。我不知道他看着眼前稀稀落落的观众是什么心情,不满?悲伤?寥落?无所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乒坛的勇士,永不没落的的英雄。或者他的水平会下降,打法会落后,但他永远是他的时代里的勇士,永远是我们心中的英雄。我们不应该用这样的场面迎接他,不应该,不应该……

这个版本的可信度有多高,我也难说,但肯定进一步接近真相,同时也存在着夸大。主要还有以下一些疑点:
1、这么重要的活动,外面只给学生会5000,用来安排场地、宣传、找人,实在太寒碜。因为按照一般学生组织承办活动的潜规则,肯定会有30%左右的经费盈余,不然不太会接,那就只剩3000多,有点经验的都知道不够用。
2、学生会出钱给乒协让其出劳力办事,乒协作为一个小社团肯定是弱者;但为何出事后一直没有在88、98作出公开说明?为何对事件和经费问题遮遮掩掩?是否其高层也私自瓜分了一部分经费?
3、作为事件风口浪尖的学生会主席ZC,对这件事情的知情程度有多少?虽然按照大多数同学的看法,其应该引咎辞职。但是其父是中组部的,估计来头也不小,学院还为此给他安排专门会议火速入党(因为非党员不能担任学生会主席)。最后会如何了结呢?拭目以待~

———–

今天12月26号,网上又公布出来很多消息,但是事情不仅没有进一步清晰起来,反而更加扑朔迷离,各方利益愈发纠结,越来越复杂化了~首先是来自上面那条乒协声明后面一位神秘人士的回帖,摘录如下:

???这个不是传说是xx干的好事,让学生会背的黑锅吗??
我觉得任何一个有理智的正常人,用身体任何一个部位想一想都不应该认为
以学生为主的学生会会有胆量干出这种事!
除非是有硬性要求或有制约性机构的强力干预,也就是说是学生会的上一层组织才可能胁迫学生会
做出来的,xx是什么,可想而知啊…
———-
学生会的boss们能说话早就说了,这里面是有原因的,因为谁说了实话谁就别想干了.所以只能让我们这些草民和一些根本不知内幕的兄弟们议论一下,其实我上面那一段话是有根据的,而且据说很接近事实,而且其原因追溯起来并不只有一个乒乓门事件,还有更早些的很多事,只不过是在本次乒乓门事件中xsh栽了, 而且吃了个大亏,似乎黑锅是xsh背的,可大头并不是xsh拿的,本次事件是通过中介联系的,中介公司拿了很多,在剩下的一部分里xsh也只是领到一部分资金,还有一部分资金并没有流向xsh和乒协…..
———-
而且,土问lz一个问题,你相信这个活动的整体资金只有5000?我觉得如果只有5000,那这就不是个事儿了,除了场地租用,各方调度所用经费,剩下的也没有几两银子,根本就没有油水!而且,我觉得老佩是清楚弄一个国际规范的比赛环境是需要多少钱的,这绝不少于五位数!据说当时令俱乐部很惊讶的就是得知官方公布的费用和他们提供的费用差距有多大,n约等于7…..
———-
呵呵,我也一直在想,如此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事为何我们没看到一点宣传呢???这个事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应该不亚于数学家大会,这是在丢中国人的脸!
原因很简单,上头有命令,xsh不许做任何宣传!保密!
因此,要不是事情闹大了,我们这些草民永远都不会知道浙大会发生这种事!
不过大家都在骂xsh,似乎上头的目的达到了哦….
————
呵呵,原因很简单,就是真正知道原委的人很少,少到谁捅出来大约就能确定这个人是谁的程度,而广大的xsh基层群众,是永远不会知道真相的,不可否认的是xsh的确作过很多过分的事情,而且这是传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这一次似乎是让人家算计了..
————
这次的事件不止这么简单,xsh,qs, stl 哪一个做活动的时候会不先在团委备案,他们都是不敢私自接涉外活动的,不然被老师知道了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xsh这次只是替罪羊,幕后黑手推断应该是团委老师。没高层出来解释原因根前面某位同学说得一样,解释了就不用混下去了

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代表了谁,尽管作为站务我能够查mj和ip,但没有任何线索。他所说的话明显把责任推给了校团委和老师,恩,这个很有趣~
以下是一些同学的看法:

当我们曾core是3岁孩子?有那么好算计?
这事搞过活动的人都知道5000块是办不了的,而且xsh会甘于只要5000?
趣味嘉年华学生会从可口可乐那拿了多少钱?万字级别的,据说还有一万多盈余,全拿去旅游了
ps消息来自我学生会的同学,未核实
———-
既然已经捅出去了,别人都关注着,学校就必须拿出点实质性措施了,让别人知道,我们浙大对待这种事十分认真严肃,绝不姑息,这样不丢人,反而显得我们是真正“求是”的。若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压下来了,恐怕难堵攸攸之口,到时候浙大在全国可是真的抬不起头来了。
———
对,应该暴出去,这种现象其实很多学校都有,大家都知道,但既然我们学校的出了事,大家更关心的是这事将如何解决,解决的好,将一个好的方法宣传出去,处理得不好或无下文,那大家就只记得你们学校出了丑。但是,这几天,学生会没有一个人出来说一句,我们做错了。
———–
如果能快速的解决,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做了错事的人该处罚的处罚,内部的事情解决好了,我们甚至还可以与再老佩沟通一下,挽回一下浙大失去的面子~~

然后,是乒协负责人出来贴了一个声明,就更加耸人听闻了(黄色部分是我认为比较重要的一些细节)

浙江大学学生乒乓球协会对本次活动的解释
本次活动在12月18 日,本协会总会会长接到学生会有关人员电话,举办本次活动,开始的时候会长以为本次活动在学校各个层面上已经做好了,主要包括的部门有团委、保卫处、外事处以及学校相关领导(副校长级),于是到处(玉泉3次,紫金港1次,会长住华家池)奔走处理相关事宜。但是后来发现情况是没有相关部门知道,吸取有关老师的指导,多次和学生会相关负责人强调本次活动乒乓球协会不再做任何参与,且得到学生会相关方面肯定;同时鉴于乒乓球协会的会员对于乒乓球的热爱以及协会的责任,在 cc98乒乓世界,88国球共评发布相关信息,并和所有新会员发了手机信息(对于会员的责任),并以个人名义请协会的人做了海报以及宣传单(后来被54的东西)。
到活动举办前一天,会长本人住朋友那里,以方便第二天的相关事宜。第二天来到玉泉乒乓球房,与玉泉学生会人员(3人),会长的朋友(6人)一起处理场地,后来人员相继离开(会长朋友去吃饭,学生会的人撤了)。最后只有会长和沈琳琳两个人将剩下的场地处理完(玉泉主席说自己手机没钱充值去了,时间较长,可能充值地点很远吧,后来出现一下也没有做事了)。而后 沈琳琳朋友 屠丹从萧山将挡板运来,将会长当学生会人员一顿痛骂,幸好有沈的解释。而后会长朋友和沈,屠搭好挡板,然后放置好。等待运动员。
运动员相当不满意,于是不肯入场,后来事情怎么让学校工体部领导知道的,就不清楚了。但是其中必须称赞的人有恽老师,胡老师,刘老师,以及众多会长的朋友(后来做事情的好像有10多个),会长应该被骂的。
至于经费问题,协会拿到的钱确实有1500,但是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协会代替学生会支出的,甚至于横幅的费用。主要费用去向:裁判400,运动员出场费 400,车费100,工作人员400,横幅等50吧,会长拿到的钱有150,而除去其个人的手机费(虚拟,短信全部超),没有多余(甚至礼仪小姐,主持要怎么做,有什么要求都是会长去说的),而这些钱都是在事情严重之后(也就是比赛当天)得到的,开始的时候学生会相关负责人一直强调协会为自己做个活动,希望能够义务,相信不出这个事情,就没有任何钱了。而确确实实会长得到的消息是费用只有5000,而3500是定金。全部费用单位 人民币。
因此,在本次活动的组织上,学生会有经验不足的问题,但是至于其中的经费问题,是很冤枉的,至少到了最后学生会一个子都没有。所以大家不要再去说什么贪污的问题了,没有造成这样的后果,不管初始的想法是怎么样的,都不重要了。
现在重要的是,事情出了,老外不满意,生气了,包括老佩最后的提早离场。追究相关责任是必然的,会长肯定逃脱不了干系,学生会相关负责人也是逃脱不了的。不过很肯定的说,如果没有会长的帮忙,这次活动必然更乱,后来的场地的挡板、凳子等等都是会长以及其朋友帮忙做的,当然还有几个热心的老师。
协会会长应该对所有人员负责,应该辞职。
(这个结果协会会长在举办活动之前就知道了,也许学位也保不了的)
ps:发帖人就是协会会长。联系方式:1322180****
以下是我个人的感言:
我很为难,这个活动,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上面是得罪不起的组织,下面是对不起的会员干事。
这个活动,本来应该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请了10来个人和老佩交流以及俱乐部的人员交流,可惜了。
我想过了,我不毕业,回家种田不要紧,重要的是让大家知道这个真相。
不认识的人砸个鸡蛋就算了,认识的人就不要扔了,好朋友我们下次一起吃饭吧。
去打球了,还有机会多打打。
再次强调本次活动和乒乓球协会无关。协会的发展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谁说不是,我个他拼了!
浙江大学学生乒乓球协会
2007年12月26日

恩,替学生会和乒协开脱,然后又说自己学位受到了威胁。
然后,校内那篇文章的作者也有一个帖子,也是乒协的人。如下:

不好意思,我是校内那篇文章的作者,我发那篇文章的初衷只是不平,所谓"不平则鸣",但没想到被88的同志转到学校网来了.我也仅是说一些自己知道的事,并不全面,可能与lz这样的直接参与者的说法不一致,但大体相同,若有所误导还请各位海涵.
我是lz那天去帮忙的朋友之一,我和会长私交不错,也比较了解他.他性格上比较激烈,加上组织活动中各种关系错综复杂,而他又不想连累协会的发展,所以一个人把事情抗了下来.
就我个人来讲,我不太看好这种做法,但我可以以人格担保会长的人品,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比赛之前肯在什么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帮他做事.
关于学位的事情我想是lz的一个最坏的打算,毕竟触及了学校(后把学校改为学生会——编者按)的高层,谁都没有底气来保证参加这次活动的人不受影响,谁都没有底气来保证协会的发展不受影响——即使会长辞职也不能弥补什么,反而让一些不知情的人以为协会真的做错了什么。
我想说的是,关于这次事件,LZ受了委屈,乒协的发展受了影响(虽然是以个人名义,但对于广大不知情的球友来说,协会的形象或许会受到影响)~~总之顶一下lz吧

马上有人对以上两文乒协人士发文的目的和立场表示质疑:
简单地说,好多地方看不明白,前后剧情不是很连贯。

第一,按照LZ的说法,乒协其实全程根本就没参与这个事情,只是会长本人和十来个够意思的朋友在忙前忙后,包括请裁判和礼仪小姐之类的活儿,就是说在名义上是会长个人而非乒协在操作这评委会事情是吧?
第二,LZ还是没交待清楚到底这件事情的性质是什么,比如那个沈琳琳到底是个甚,这场比赛的性质如何,他们如何又是回为什么要在浙大打这么一场比赛(当然会长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些细节)?
第三,如果以上我的理解是对的,那么这个事情的具体承办组织到底是谁?乒协除了发短信给会员之外(这个是协会义务,换成一个根本与他们协会无关的乒乓比赛协会也会发这种短信没错吧)是没有瓜葛的。那么负责的组织是哪个?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要负组织责任和领导责任的是操作这件事情的那个组织的负责人而不是以个人名义参与活动全程的乒协会长,尽管他是乒协会长。
第四,LZ的学位之说究竟有没有谱?如果是真的,那就太恐怖了,因为学位问题往大了说可以算法律保护范围了,想拿掉一个人的学位,如果没有一个有法理性的说法,那就是犯法啊。当然我此刻更相信是LZ多虑而已。
第五,如果LZ说的都是真实的,事实也像我第一条说的那样的话,该出来负责的恐怕轮不到乒协。

12 月26日晚,站务组接到内部通知,团委老师对98进行通宵彻查,对网上讨论过激、有“煽动”嫌疑的ID要查出个人邮箱(实名认证)。站务组只能如临大敌,对一些“过激”言论删除的删除、锁定的锁定。当晚,校园信息上出现了100多位游客,这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可是大多数人却毫不知情,有号召Z 主席下台的、有反复抨击的……我实在不希望看到有人因为这个事儿被团委叫去谈话甚而受到影响,只能一一发站短给他们,很含蓄的告诫之,幸好大多数人都能理解我的话背后的含义……与此同时,站务内部版面出现了一份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晓的聊天记录,当事人之一就是上面那位自称学位受到威胁的乒协负责人,主要内容如下:

从活动一开始就多次说了 场地问题
不妨和你说,他们最开始的时候说在风雨操场,我晕~~~那里能够给专业运动员么?连专业裁判我都请不动啊。
中间我已经很多次和他们说要对方的联系方式了,但是一直得不到回复,一直不肯给,怕我分了他们的大饼,真的很无奈啊。
所以那时候我就开始要求我们协会不能够再参与进去了,多次申明或者说请求
但是我那个时候就知道我个人不管怎么样,都逃脱不了干系了,包括我和我的指导老师也是这么说的。她也知道我的无奈,她说她肯定不愿意插手做这样的活动,因为没有报学校。可是报学校什么好处学生会都得不到了。你明白么?
中间任何事情我都插不上手,我能够插上手,事情就不会这样了。
我们都有了专业的知识,很清楚知道甲级联赛必须有看台,有专业的运动场,有足够数量的观众等,这些都是学生会不愿意做的,因为他们自己借至少要5000,一分钱都拿不到了,还要倒贴。
对了,这个比赛真正的名字叫:2007瑞典乒乓球甲级联赛杭州站。

真相!赤裸裸的真相!
可是这背后,是这位同学受到上级的某种压力,不得不在网上公开发帖声称“学生会没有贪污腐败问题”背后的无奈,是不得不替人背黑锅忍受骂名的凄凉。事到如今,无论是团委还是学生会,依然躲在这样一份乒协“虚假”声明背后一言不发。
随后网上陆续出现了几份事情的总结概要,内容差不多:

沈琳琳联系了浙大学生会,瑞典两乒乓俱乐部准备在浙大校内举行一场比赛.
由其支付(或代瑞典方面支付)比赛相关的所需费用.
签订协议后给了3500用于先期宣传以及场地预定.(1500何时追加未知)
来浙大比赛的动机与目的未知.
学生会与沈琳琳联系而没有直接与瑞典方面联系.
学生会找到乒协,欲让其义务承办活动.承诺学校方面事务由学生会负责.
乒协了解到学生会没有向学校报备,在老师指导下,拒绝了以协会形式承办.学生会同意了.
基于对乒乓的爱好,乒协会长及朋友以个人身份参与了协助工作(包括小范围简单宣传)
乒协会长花了1500+的钱(其中个人150的通讯费),比赛当天,学生会给了他1500.
学生会对活动没有做过宣传,也没有把活动上报给团委或学校相关部门.
比赛当天学生会有3个人参与了场地布置.
瑞典球员到场,对学生会安排的场地不满意.拒绝入场.
学生会把事情通报了某老师…..(猜测)
某老师决定临时更换场地到邵体馆,在其交涉下,800每小时的场地费降到了500
在延迟了2小时候开始了比赛,观众很少.比赛气氛很不好,老佩提前离场.
总共用了绍体馆约5小时,为此学生会额外支付了约2500的场地费.
某爱好者气愤不过,在88上爆出了此事.
第二天,团委给出了一个不被认可的解释.
第三天,乒协会长作了解释
连续3天讨论主题上了88十大.学生会依然没有任何应对.

————

瑞典那边给了沈琳琳一笔钱,让她负责,具体给了多少这个不知道,但是肯定比5000多这是肯定的。然后沈琳琳给了5000学生会,让他们办活动,3500 先给,1500追加。而学生会不知道这是嘛比赛,觉得办个乒乓球比赛哪要5000这么多,于是心里窃喜,为了留点钱,不报给团委,于是就能把2000自己留下,给了1500乒协,让他们来办。乒协后来发现这个活动没上报过,不敢接了,但是还是有几个负责人去帮忙了。因为只有1500,场地费都出不起,就草草安排了个地方。之前学生会签协议的时候,估计脑子都让5000块钱塞满了,连比赛什么性质都搞不清楚。结果比赛当天才发现问题大了,原来以为是个小比赛,结果确实瑞典的超级联赛,世界冠军都来了,于是会长匆匆赶来弥补损失。但是因为前期的不重视,宣传没做,观众稀稀拉拉,场地很烂,直接被鄙视了。但是学生会又不能出来承认说自己无能,于是找乒协背黑锅。

凌晨三点,依然有老师守在网上;事情过去了三天,依然没有学生会人员出来说明情况。倒是有几个小角色跑出来说学生会这几天筹办晚会,“几位部长都通宵了,怎么可能有时间来解释这个事情,请大家耐心等待”。等他妈的待!
凌晨三点,有98站务被拉去小剧场,见到了Z主席,“就是管他这个事儿”。估计是开会了,具体什么内容,我尚且不知,估计明天就会知道。

分类:Uncategorized
  1. sherrie
    2007年12月29日 11:19 上午

    沈琳琳。。。  
    现在怎么都独当一面的都是女人…吓死人了 

  2. Mark
    2007年12月30日 12:35 下午

    她只是个半虚构的替死鬼

  1. No trackbacks yet.
评论已关闭。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