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山西煤窑真相调查之四:煤窑是如何运作的

山西煤窑真相调查之四:煤窑是如何运作的

2007年07月15日
煤窑是如何运作的

                                山西煤窑真相调查之四 
                            ■本报记者 庞皎明 王克勤 实 习 生 黄柯杰 

  要说山西的煤窑,须从山西煤矿发展的历程说起。 

  “山西人睡在煤田上” 

  “山西人民睡在煤田上。”司机齐师傅认为这是他对山西最为经典的概括,这位从16岁起就开车拉煤,如今改行当出租车司机的28岁山西青年,主要的生意也是与煤有关,“买煤的老板经常包我的车长途押煤”。 

  资料显示,山西全省国土面积15.6万平方公里,含煤面积就达6.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总面积的40.4%,全省119个县、市、区中有94个县、市地下赋存有煤炭资源。 

  截止2003年底,山西省查明的保有煤炭资源储量2652.84亿吨,占全国查明保有资源储量10210.56亿吨的26%,位居全国之首。2004年山西煤炭总产量为49297万吨,占全国煤炭总产量195593万吨的25.2%,依然位居全国之首。 

  “山西处处有煤炭啊!” 

  当地的煤贩告诉记者:山西的煤主要分为动力煤、焦煤、无烟煤等。用于发电及其他一般工业燃料的煤是动力煤,主要分布于晋北的大同、朔州等地,目前煤矿坑口销售价约为300元/吨;焦煤主要作为炼钢等重工业燃料,主要分布在晋中的吕梁、介休等地,目前煤矿坑口销售价约为600元/吨;无烟煤主要用于化工,作为化工原料,主要分布在晋南的晋城市等周边地区,目前煤矿坑口销售价约为360元/吨。 

  山西省形成规模煤炭开采的历史,可追溯至明代。清代中、后期,官府鼓励办矿,当时煤矿数量及煤炭产量开始增多。如大同市左云县店湾镇西沟村等村庄,就是因为在明末清初挖煤的人不断聚居此地而形成村落。 

  国民初期及中期,山西原煤开采的矿点及产量有所增加,然而当时中国内忧外患,煤矿工业发展受限。这个时期,山西开始进入商业采煤时期。 

  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同年,大同市被日军攻陷。1937年至1945年,日本侵略者在此制造了一段中国煤炭开采的血泪史。 

  为了掠夺中国煤炭资源,日本侵略者在大同推行“以人换煤”的血腥政策,很多矿工仅仅是因为丧失劳动能力——就被活活扔进大大小小的“万人坑”和炼人炉。据了解,在此期间,日本侵略者掠夺大同煤炭约1418万吨,杀害矿工6万多人。 

  1949年10月1日以后,山西所有煤矿收归国有。据多位在煤炭行业工作多年的专家向记者介绍,在“改革开放”之前,乡、村一级都不允许开办煤矿;“改革放开”以后,该省的煤炭开采历程大致经过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982年到1990年。当时,中央政策是“大矿大开,小矿小开,有水快流” 。以前被称为“资本主义尾巴”的私人小煤窑,一夜之间在山西遍地开花。 

  “这个阶段,煤炭开采的特点是健康、稳定和快速。”一名煤炭局局长对记者说,几乎所有的煤矿都在政府有效管理之下,由于开采煤层浅所以基本没有机械化,且安全管理抓得好,“基本没有大矿难,小矿难也很少发生。” 

  第二阶段,从1990年到1998年。那时,山西普遍出现了“私开矿”,非法煤窑呈泛滥之势,“无序发展”。以大同市左云县为例,在此期间政府审批的合法煤矿约120个,而“非法井口”也将近120个,私开的煤矿则有150余座。“私开滥采,矿难频发”。 

  第三阶段,即1998年到现在。在矿难明显增多的形势下,为了遏制矿难,提高煤矿资源的利用率,在中央政府对矿产资源进行一系列宏观调控的大背景下,山西实行了所谓“严查重罚、双管齐下、四位一体、关小建大”的十六字方针。全面推进煤矿探矿权、采矿权有偿转让,实施资源整合、采煤方法改革,以及严厉打击违法私开矿。 

  该局长说,从第二阶段开始,山西煤炭开采进入近乎癫狂状态,大大小小的煤窑从晋北到晋南的山沟里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 

  极其简陋的黑口子 

  山西煤窑,给记者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那些隐藏在大山深处的“黑口子”。 

  ——夫妻挖煤,摇铃为号。产煤区的农民告诉记者,由于晋北晋南一些山区有大量露头煤(处于地表浅层的煤),于是当地的一些农户,便在自家宽敞的院子竖起铁架,一台绞车掩藏在院角的小屋内。丈夫在井下挖煤,每当铁架上铃铛响起,妻子开动绞车,不久一桶原煤被拉上地面。 

  ——窑洞之内,便是煤井。记者在洪洞县一山村发现:一农户家的住房里居然有煤井,看上去很平常的数孔窑洞,其中有的里面竟有煤井。在山西临汾,记者走进一废弃的窑洞,洞的尽头是一捆柴禾,拉开之后,是深不可测且只容一人进入的洞穴。旁边有废弃的背篓,在地上记者找到了一串计数签,这是小煤窑给矿工计算拉煤数的工具。 

  同行的煤矿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样“家庭作坊”式的黑口子在山西产煤区十分普遍,有的人家,搬开家里的衣柜,便是煤窑。 

  每当夜深人静时,一家人勤奋采煤,天亮前便由煤贩拉走。“这是靠山吃山,坐煤吃煤。”这些黑口子实际上采取的是最为原始的人力采煤生产方式。 
规模经营的乡镇煤矿 

  与黑口子相比,那些乡镇煤矿设备就先进许多。不仅有专用的运煤道路与乡村公路相连,而且大部分采取皮带输送机从井下运送煤炭,且昼夜不停。 

  正规的煤矿都有两个井,一个是出煤井,一个是通风井,出煤井被称为主井,一般都会插一杆红旗。 

  乡镇煤矿的场面一般比较大,堆放的煤往往都在数百吨以上,装载机不停地冒着黑烟,把那些原煤装到等候的重型卡车上,等候拉煤的车排在场外的路上。 

  在半山腰上,往往会有几排简易的土坯房或简易工棚屋,供矿工居住,一般是三四人住一间,不要房钱。 

  记者在山西看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乡镇煤矿,一般核定年生产能力9万吨以上或在30万吨以下,都是一些小型煤矿与中型煤矿。但也是目前矿难最为集中的煤矿。 

  山西除了这样的乡镇小煤矿外,还有许多国有大煤矿。 

  国有大型煤矿企业 

  除了乡镇煤矿与私营煤矿外,山西国有煤矿每年的煤炭产量达到全省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而在山西省所有的国有煤矿中,规模最大的是大同煤业集团,其年产量已经达到一亿吨,占到山西煤炭产量的五分之一,是山西最大的煤炭企业,也是中国排名第二的煤炭企业。这家企业拥有的大同煤田地跨大同、朔州、忻州三市39个县、区,面积达6157平方公里。企业的职工及家属总人口达70万,占大同市人口的四分之一。 

  记者在晋北地区采访时,经常会看到庞大的煤矿建筑群,以及穿行于山谷的万吨专列缓缓驶过,司机说,这些都是同煤集团的,这些大型煤矿大部分都采用先进的综合机械化采掘技术,安全系数很高。 

  从大型煤矿到中小型煤矿,乃至于“家庭煤井”,众多的国有、集体、私营煤矿构成了山西煤矿的众生相。目前,各种问题最为突出的是乡镇及私营煤矿,也就是小煤矿、小煤窑。这些煤矿所引发的各种问题,也是当下公众最为关注的。 

  煤窑的经营模式 

  在山西省大同煤田工作了二十几年,因职业病——矽肺病从国有煤矿退休后,被一私营煤矿聘为安全副矿长的老李给记者介绍了山西煤矿的主要经营模式。 

  在山西,除了大型国有重点煤矿之外,多数煤矿实际上都采用承包的方式进行经营。这种方式通常如此:开采煤矿需要的证件、执照,即“六证”等相关合法证件由投资人(真正的煤老板)负责解决;而煤矿的开采及井下生产管理,往往由负责承包的包工头负责——他们也往往被外界称之为“煤老板”。但记者接触的煤矿投资人却笑称,“这些开着悍马的人,都是替我们干活的”。 

  据老李介绍,目前山西的煤窑有四种生产(经营)模式。 

  第一种,自营。即投资人自己组织生产经营管理。从矿上管理到井下开采,所有的工作都由投资人自己进行组织操作。这样的生产模式主要在国营煤矿及部分私营煤矿,采取这种生产经营模式的煤矿约占30%。 

  第二种,“大包”。是指煤矿所有人将整个煤矿转包出去,承包人负责上设备、组织生产经营。煤矿所有者依照合同向承包人抽取承包金,通常是依照产量每年收取一次,每吨收取50元左右,承包期通常为3—5年。如果煤矿出事,责任由承包商人负责。“大包”约占8%。 

  第三种,“中包”。除了大型设备(如皮带输送机)由煤矿所有者负责外,承包人负责一般生产所需的设备(如矿用三轮车、镐子、铁锹等)。“中包”负责生产,也要负责安全。煤炭的销售与经营及财务与承包人没有关系,这种承包形式流行于山西,约占60%。 

  第四种,“小包”。“小包”的包工头,主要任务是组织生产,只管挖煤出来,其实就是包活,然后在煤矿赚工钱。“小包”不负责安全,但如果出现安全事故,所需费用通常小包工头跟矿主三七开或四六开。煤矿其他的经营管理及销售、财务均与小包无关。其实小包就是一般意义上的包工队在煤矿包活干。“小包”约占2%。 

  在左云店湾的矿工给记者一段顺口溜:“一级包工头靠门路,二级包工头靠人缘,三级包工头靠手段。”他向记者解释其中的意思,靠门路,就是要和当地领导有关系,至少也和煤老板关系熟;靠人缘,就是工头能够和一级承包人套上关系,这样就能有煤挖,同时又能和下面的队长搞好关系,这样下面的人能替你卖力办事;靠手段,底层包工头要靠自己的威信来让民工能努力干活。“他们常牵着一条大狼狗”。 

  在矿工的眼里,“小包”、“中包”、“大包”或者投资人都是煤老板。而老李说,真正煤老板只有两类,那就是煤矿的投资人以及他们的后台。 

  由于层层转包制度的存在,矿工的技术培训基本上不需要矿方负责。“老板不可能告诉他应该怎么挖。”李说,包工头需要做的是安全把煤送到地面。 

  煤矿承包给包工头以后,如果出现矿难发生死亡事故,包安全的“大包”和“中包”需支付全部的赔偿费用。但是,这只是在暗中进行。所有明面的工作,一般由煤矿投资人的亲信,即是煤矿的法定代表人(矿长)来操作,“要是被抓起来,抓的也是矿长”。 

  为此,投资人往往都会给矿长开出数额可观的薪水,一般为年薪在10万到20万之间,负责安全或负责管理的副矿长,月工资则在3000—6000元。 

  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得到多份至今有效的承包合同。其中,属于“大包”和“中包”的合同中,基本上都会有如下两项:矿方的职责中,一定有“甲方(即矿方)为乙方(即承包方)提供应有的一切有效证件及有关资料”;承包方的职责中,一定有“乙方承担所有伤亡事故,甲方作协作性处理”。 
煤窑的生产与成本 

  开了煤矿后,便会有许多工人被大小包工头带到煤矿。井下的矿工被分为“炮工”、“铲工”和“车工”三种。 

  “炮工”的责任就是在地下的工作面,也就是煤层里,打眼放炮,将原始煤层炸下来,这是目前山西一般乡镇煤矿采煤的第一道工序,也是最危险的工种。 

  “铲工”的责任是负责将已经炸下来的煤,用铁锹铲到车上。 

  “车工”的责任是用矿用三轮车将煤运送到地下的煤库,之后,装上皮带或者刮板输送机,将煤送到地面。“车工”一般是自带矿用三轮车到井下作业,而这种矿用三轮车与常见的农用三轮车非常相似,只是更加结实一些。 

  煤矿一般采取“三班倒”与“两班倒”两种方式安排生产。一般销售旺季煤矿都采取“三班倒”,即早7时到下午14时第一班;下午14时到22时为第二班;晚22时到第二天上午7时为第三班。 

  也有的采取的是“两班倒”,分前夜班和后夜班两个班组,白天不敢生产,下午16时30分前夜班开始下井,直到夜里24时,后夜班上来才换班,第二天早上6时许下班。 

  煤矿的成本,主要包括投资成本、生产成本、安全成本、销售成本及管理成本五大块。一位李姓矿长向记者介绍了其所在煤矿的“生产成本”——即一吨煤从地下挖出来送到地面,需要的劳务费支出。矿工均实行计件工资,每个班出煤的多少直接决定煤矿工人当天的收入情况,出的煤越多工资就越高。一般每出一吨煤各工种的工资分别是: 

  “炮工”:10元/吨, 

  “铲工”:8元/吨, 

  “车工”:16元/吨, 

  勤杂人员(包括井下记分员、按钮工等):1.5元/吨, 

  瓦斯监测员:2元/吨, 

  其它费用5元/吨。 

  一吨煤的生产成本共计42.5元。 

  “生产成本要依据井下条件而定,但现在大多数煤矿的吨煤生产成本基本在40到50元之间。”李说。 

  山西南部河津市王贵(化名)的煤矿其生产成本与山西北部大同市李矿长的相差无几。他向记者算了笔粗账。工人工资占大头,每吨煤大约需支付50元,水费、电费共5元,设备维修5元。吨煤生产成本共计60元。然而,销售成本在王看来,这是比生产成本更大的一笔开支。“税收、政府收费加起来估计得要94元,还需要打点各种关系。”王说,今年投资设备花了不少钱,挖出来的煤打算囤到冬天再卖个好价钱。 

  据一位在河津下化乡开过黑口子的老板告诉记者,他当时的吨煤成本是55元。包括人员工资35元,三材16元,其他设备支出4元。 

  “当时带班工头包出煤,每吨是35元,所有耗材全部由矿上的提供(主要就是三材:坑木、炸药、雷管)。” 

  三材的消耗是,一个晚上一个工作面需要5根左右的坑木,需要5个雷管,每个雷管带3个炸药。“10个工作面,一个晚上火供品要花1000元,木材要花3000来元,10个工作面能出煤大概250吨,三材消耗就是每吨16元。” 

  买炸药跟买面粉一样 

  炸药、雷管和坑木被称为“三材”,其中炸药和雷管属于火工品,国家是严格控制流通的,那么这么多黑口子的炸药和雷管都是从何而来? 

  记者向临汾的煤矿老板老杨咨询这个问题时,老杨告诉记者:“在山西搞点火工品不算难,可以向大矿去购买,也可以从黑市买一些土炸药。” 

  “在临汾买炸药跟买面粉一样,只要有钱,随便往家里拉。”有矿主告诉记者。 

  近几年来,伴随着隆隆的爆炸声和不断的矿难,山西各级政府都把神经绷到了极点。打击私自制造炸药雷管的行动从未间断,记者在长治、柳林等地,看到迎街宣传的标语,被查处的私造炸药和运输炸药的案件也屡见不鲜。 

  “要想彻底消灭很难,因为谁都知道制造炸药是暴利,一吨炸药成本只有2000多元,卖出价都是7000元以上。”临汾一位业内人士如此告诉记者。 

  临汾市洪洞县安定村,被称为“山西炸药第一村”。据当地人介绍,洪洞一直有制造炸药的传统,“炒炸药几乎是一门祖传的手艺。” 

  “解放战争的时候,洪洞的人民炒炸药支援战争,临汾解放靠的就是洪洞人炒的炸药炸开城墙。解放后,村民最多也就做点鞭炮,或者做点炸药炸石头,现在黑口子开多了,村里的炸药又大规模生产了。” 

  对此,记者表示怀疑。 

  4月19日下午6点35分。记者一行前往安定村暗访。记者沿着笔直的乡村街道向里走去。十几分钟过后,在一名身穿红衣的男子跟前停了下来。 

  记者:“我们想买点货。” 

  红衣男子:“你们要买什么货?” 

  记者:“就是想买点货。” 

  红衣男子:“哦,要买炸药是吧,在这里没有必要偷偷摸摸地说,都是自己人。你们想要多少?” 

  记者:“一吨左右吧。” 

  红衣男子:“一吨太少了,五六吨还差不多。” 

  记者:“那就五吨吧。多少钱?” 

  红衣男子:“你们安排车的话,一吨7500块钱,押金2000,3天后取货。” 

  …… 

  在安定村,一位村民对记者说:“临汾至少有2000个黑口子,正规渠道哪里有这么多炸药和雷管?都是自己造的。” 

  记者和他攀谈时得知,现在村民都不在村子里炒炸药了。“都在外面炒的,我们这边查得太紧了,有时候拉着狼狗来找药。” 

  据多位村民反映,堤村派出所近年以来一直严厉打击私制炸药,村民都不敢在村里炒炸药,纷纷迁到偏远乡镇的山沟里去做。 
    
  当记者表示对土炸药的质量表示怀疑时,村民如下回答: 

  “都做了这么多年了,我们的货都是有信誉的,质量肯定没问题的,谁都知道安定的炸药质量好。” 

  土炸药在不通风的情况下,容易自燃自爆,危及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安全。村民把炒好的炸药放在家里,如果一旦发生爆炸,周围立即可夷为平地。 

  安定当地村民说:“我们这里哪户人家着火了,大家都不是去救火,是纷纷往外跑,就怕这家藏着炸药被炸死。” 

  不过据记者在村民口中了解到,近一年多来,这个村在没有发生过房屋被炸的事件。“派出所查得太紧,大家一般都不敢往家里放炸药了。” 

  矿主买到炸药之后,都会把炸药放到井下,一来可以逃避检查,二来使用起来方便。近年来,三晋大地爆炸声不断,基本都是土炸药。 

  在记者山西采访期间,3月26日,山西省汾阳市杨家庄镇原南偏城煤矿发生井下私藏土炸药燃烧事故,造成14名井下作业工人窒息死亡。 

  “雷管都是从河南和河北运过来的。”山西运城一位煤老板告诉记者,“和炸药相比,雷管更好弄一点,一盒雷管能用好几天。” 

  “河津矿上曾经有河南农民骑着自行车上门推销雷管的呢,从河南到河津,一枚雷管价格翻倍还多。” 

  矿工:都是快速上岗 

  在左云县店湾镇街头的电线杆上,记者看到不少的“招工启事”,上面写着煤层高低和出吨煤价格。记者刚好看到一位在看招工启事的工人。他说,他姓张,来自四川自贡,今年3月刚到山西,挖了一个月煤。 

  当记者问其下井之前是否经过培训时,这位矿工很不好意思地对记者说:“下井挖煤是力气活,根本不用培训的”。 

  在店湾镇西沟村一集体煤矿,某矿长向记者展示了煤矿职工下井手册,他告诉记者,新矿工下井之前都要接受严格的技能训练,老矿工下井之前也要先熟悉煤矿的特点,“老矿工至少也要培训三天。” 

  记者就培训时间询问张姓矿工,他回答:“别说三天,连三个小时也没有,放下铺盖就直接下井了。” 

  据煤窑的一位包工头介绍,由于下井时间紧,都没有时间对矿工进行必要的培训,“他们都不知道瓦斯浓度高会要人命。” 

  即便是知道瓦斯浓度高遇到明火,会引起爆发,一些矿工还是带着香烟下井。“他们把香烟夹在头发里,或者藏在三轮车里,偷偷地带到井下去抽”,“他们拿出废弃的雷管线,用矿灯电线进行点火。” 

  “这些都是矿上安全培训不够的结果。”这位包工头对此很无奈,“有的矿上规定,发现抽烟者,罚款100元,我们都不忍心对抽烟矿工进行罚款。” 

  店湾西沟村集体矿实行两班倒,每班8小时工作制,店湾其他被承包经营的煤矿,都实行三班倒工作制。西沟村矿某矿长对此解释是:三班倒的话,矿上管理压力太大。 

  实施承包的小煤窑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出最多的煤,都实行三班倒制度。有些矿工为了多赚钱,怀里揣两个馒头下井,连续干两个班。 

  据记者调查,在2002年以前,煤矿工的结构基本维持在山西籍矿工与外省矿工1:1的比重,然而,由于近年来矿难频发,尤其是矿难死亡赔偿额提高到不少于20万元以后,山西籍矿工的比重急剧下降。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外省矿工约占山西矿工总数的90%。他们一般来自河北、河南、内蒙古、四川、陕西、安徽、甘肃等地。 

  “私营或已经转包的煤矿,基本上不用本地人下地挖煤。”一个矿长说,如果出了事,外省矿工比本地人容易打发,另外的好处,则是他们不会随意暴露煤矿的秘密——比如超采,比如成本等问题。 

  矿工们对记者说,“井下太危险了,有的工作面就像蜘蛛网一样,弄不好会出不来。”“安全设备就是坑木和抽风机。” 

  安监局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矿工素质太低,没有受过基本培训就下井了。”“采煤是个高危行业,矿工只会挖煤,其他的知识都没有,不出事才怪呢?”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