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山西煤窑真相调查之一:带血的煤炭

山西煤窑真相调查之一:带血的煤炭

2007年07月15日
王克勤:带血的煤炭–矿难真相调查
■中国经济时报系列报道   本报记者 王克勤 庞皎明 实习生 黄柯杰

带血的煤炭–山西煤窑真相调查之一

2007年07月11日中国经济时报 -本报记者庞皎明王克勤实 习 生黄柯杰

  "煤矿爆炸了"。

  2007年3月28日11时30分许。

  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一平垣乡余家岭煤矿发生瓦斯爆炸。80名矿工脱险,26人遇
难。

  恰巧当日上午,国务院办公厅发出通报,要求依法严肃查处瞒报事故行为,坚决
遏制重特大事故发生。

        余家岭悲剧

  余家岭煤矿,位于距临汾市约45公里处的西山一平垣乡和土门镇交界处,其间群
山环绕,矿区就在山沟。矿区大门右边的楹联上写着"科技兴矿再铸辉煌",使其显得
与众不同。

  记者了解到,该矿属乡镇煤矿,核定生产能力为9万吨/年,按规定入井人员最
多为29人。但是事发当天入井人数达106人,是法定人数的三倍多。在发生事故之前
,其包括安全生产许可证在内的煤矿生产必需的"六证"(采矿许可证、生产许可证、
矿长资格证、矿长安全资格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和营业执照)全部过期。依照中
国相关法规,煤炭开采必须六证齐全且有效,否则违法。

  对于余家岭煤矿矿难发生的原因,曾有这样一个说法:当地政府下派该矿的2名
安监人员,在一名生病外出、另一名吃饭之际,矿方自行组织开采而导致矿难。

  然而,据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实情并非如此。2006年,临汾市尧都区河底乡芦
苇滩煤矿发生瓦斯爆炸(24名矿工遇难)之后,当地政府向每个煤矿派出2名安监人员
以监督煤矿的安全生产。"很多煤矿都通过政府安插自己的亲信做安监员。"知情者说
,余家岭煤矿的真正后台,还涉及当地宋姓及任姓官员,"他(矿主周小根)还有个在
煤矿监管部门工作的亲戚"。

  "素质低!胆子大!惟利是图!"临汾市煤炭工业局局长杨吉春这样形容某些煤矿
负责人。当地近期所发生的矿难,与这三个特征紧密相连。

  3月份以来,临汾市连续发生了3起矿难。

  其它两起事故分别是:

  3月14日14时,洪洞县明姜镇圣王沟一"黑口子"(即非法煤矿)发生透水事故,导
致3人死亡;

  3月16日15时,乡宁县西坡镇硬家沟煤矿二坑口非法生产发生顶板坍塌事故,导
致3人死亡。

  主管官员虽疲于奔命,最终的结果,还是有37人被撤职、免职及得到相应处分。
圣王沟的"黑口子"因地处明姜镇和兴唐寺乡辖区交界处,两个乡镇的领导和相关负责
人均被撤职。

  在余家岭矿难发生后,临汾市委书记王国正、市长李天太均表示,对事故要"痛
定思痛"、"引以为戒",确保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然而,就在他们表态不久,临汾又接连发生矿难:

  4月2日凌晨3时10分左右,临汾市乡宁县双鹤乡南崖村小西沟煤矿生活区发生炸
药爆炸,致3死3伤;

  5月5日13时50分临汾市蒲县克城镇蒲邓煤矿(乡镇有证)井下掘进头发生瓦斯
爆炸事故,28人遇难,2人下落不明,23人受伤。

  被要求吸取教训,这不仅不是第一次,而且也不仅限在山西。2005年,温家宝在
看望陕西省铜川矿务局2004年陈家川"11·8"矿难(瓦斯爆炸, 166名矿工遇难)家属
时曾强调,地方官员要"吸取血的教训",抓好安全生产;而在2005年左云"5·18"矿
难中, 他还指出,要严查事故背后的权钱交易、官商勾结等腐败问题。

  事实表明,在山西,一些煤矿的开采者对中央政策和高层表态置若罔闻。在余家
岭煤矿发生矿难10天前的3月18日,山西晋城市发生矿难。与余家岭煤矿在事故发生
2小时后再上报所不同的是,晋城市西上庄办事处苗匠煤矿发生了瓦斯爆炸后,矿方
选择了伪造现场、隐瞒不报。
        停不了的矿难

  "国家不是不要煤,但是不要带血的煤!"

  2005年11月21日,在贵州督查煤矿安全生产工作时,时任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王
显政的话,掷地有声。

  然而,政府似乎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来应对矿难频发的挑战。在山西尤为如
此。

  晋城"3·18"矿难"吸取教训"10天后,"3·28"矿难又降临临汾。在临汾官方有
关人士表示将"引以为戒",确保不再有此类事件发生之后–临汾又连续发生矿难,5
月5日,蒲县克城镇蒲邓煤矿瓦斯爆炸事故致28名矿工死亡。

  5月11日,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在国务院山西省蒲县蒲邓煤矿"5·
5"特大瓦斯爆炸事故调查组成立大会上说,蒲邓煤矿存在无视国家法律法规、无视
政府监管,安全管理混乱,政府有关部门监管不到位等六大严重问题。赵同时表示,
待查明原因之后,将依法严惩相关责任人。

  "他们停不下来的,等风头过后,还会偷偷地开。"在山西,不少煤矿附近村庄的
村民说,年复一年,他们已经看惯了这种"游戏规则"–每次发生大的矿难,都会来一
次整顿,整顿过程中,有些煤矿还会在晚上偷偷地挖煤。

  "留下电话,他们挖煤我就告诉你过来。"不少煤区的农民向记者索取联系方式,
农民正在做线人–他们的眼神复杂而神秘。

  一位山西的学者对记者说,煤矿老板手上的每一张钞票,都附着屈死矿工的冤魂
。当心每块为中国发展提供动力的煤,都沾有矿工的血迹。

  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以前,中国煤矿事故每年死亡上万人。2000年,从中央到
地方组建煤矿安全监察体制之后,每年事故死亡人数开始控制在7000人以下。2003年
事故死亡人数为6434人;2004年死亡6027人;2005年死亡5986人;2006年全国煤矿共
发生事故死亡4746人。

  2002年以来,由于煤炭行业的蓬勃发展,山西的财政收入逐年递增,全省GDP从
2002年的290亿元上升到2006年的1048.01亿元,这是山西首次进入全国财政总收入千
亿元省市的行列,同时山西也成为财政收入增速全国第一的省份。

  另一组数据则显示:2002年,山西共发生煤矿事故184起,死亡矿工501人;2003
年,共发生煤矿事故159起,死亡矿工496人;2006年,共发生煤矿事故149起,死亡
矿工476人;2007年到目前为止,仅仅山西公开报道的矿难就有11起,死亡矿工153人

  而以上这些公开的数字中,并没有统计许多大大小小不知名的煤矿里那些被隐瞒
的死难者。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矿工丧命于煤井之下,造成煤矿事故的原因究竟有哪些?

  据记者调查,最常见的矿难,往往有三种:瓦斯爆炸、冒顶和透水。除此之外,
还有其他三种:一氧化碳中毒、火灾和井下发生车祸。

  "前面三种是常规的矿难,但造成矿难的原因多种多样。"一位煤矿负责安全的副
矿长告诉记者。

      矿难原因之一:煤矿产权不明确

  很多专家指出,矿难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产权不明晰导致矿主急于短期获利。

  山西大同的一煤老板告诉记者,由于小煤窑都是承包机制,矿主也都只是一个名
义老板,因此只能追求短期效益,只想在承包期内以最小的投入达到最大的产量,小
煤矿超产情况非常严重。

  超采是造成矿难的一个根源。"一般都超采3倍左右。"某矿副矿长老李说,煤矿
老板之所以暴富,也与超采紧密相连。为了超采,煤矿老板并没有按照政府规定的采
矿图纸规划进行采煤,由于地质结构状况不明,发生冒顶或透水在所难免。

  为了超采不被察觉,"一个煤矿至少有四份图纸(采掘工作面分布图)",真正实施
操作的图纸只有老板知道,其他的都是为了应付检查。老李还对记者说,超采一个最
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偷漏税,只要交足核定产量的税款后,"剩下的都是老板的。现
在煤矿都是现金交易,很难查。这也是煤老板快速聚敛财富的手段"。

      矿难原因之二:安全投入欠账过多

  "煤矿安全欠账大",这是煤矿安全生产的一个重要隐患。

  早在2005年,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梁嘉琨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分析煤矿事故频发
原因时说,"我国煤矿安全投入欠账非常大,仅国有重点煤矿,据统计在安全工程、
安全装备和安全设施方面欠账就达500亿元左右"。

  由于安全欠账,煤矿规定的安全投入不但难以完成,维修设备所需的资金往往也
被忽略。2003年,中国工程院和煤炭信息总院联合完成的《我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
差距和对策》的课题报告称,目前中国矿井的原有安全设施严重老化,不少设备超期
服役。报告还显示,"九五"期间,国有重点煤矿仅"一通三防"(通风、防尘、防火、
防瓦斯)方面投入应达42亿元,年均8.4亿元,实际投入只有4亿元/年,相差一半以
上。

  按照国家规定:

  煤矿要加强矿井的"一通三防"的技术管理。技术负责人负责组织制定并落实"一
通三防"专项措施,确保系统安全可靠;

  每旬组织1次对矿井全面测风,对采掘工作面和其他用风地点,应根据实际情况
随时测风,严禁采掘工作面微风或无风作业。

  对风门、局扇等设施明确专人看管和维护。矿井必须安装瓦斯监控系统,并确保
传感器安装符合规定,系统完好,监控有效。

  采掘工作面要配备专职瓦斯检查工,及时检查瓦斯、一氧化碳等有害气体情况,
杜绝超限作业。煤与瓦斯突出煤层必须落实"四位一体"(煤与瓦斯突出性预测预报、
防治突出措施、防突措施效果检验以及防突安全防护措施)的防突措施。

  掘进工作面实现"三专两闭锁"(专用变压器、专用线路、专用开关、风电闭锁、
瓦斯电闭锁),矿井按有关规定建立瓦斯抽放系统,并保证有效使用。开采自然发火
煤层必须落实综合防灭火措施。所有矿井都要建立防尘系统,落实综合防尘措施。

  但是,在地方承包机制下,矿主对井下安全只进行必要的投资,巷道的建设以及
通风等设备投入,都是以能维持生产为标准,并不能完全达到国家的标准要求。

  在产量更小的黑煤窑,条件更加糟糕,设备非常落后。晋北地区有的黑口子,在
井下存在着用骡子拉煤的现象,矿工们都养着骡子,带着一辆皮革围成的运煤车。

  在临汾市的汾西县,据记者调查,有些非法小煤窑,一部三轮车,5个工人,即
可开工挖煤。还是单井出煤–一个小井口的上边有一架绞车,矿工下井和出煤都用它
来提升。依据目前的相关规定,所有的煤矿必须有两个井口(主井和副井),安全生产
才能有基本保障。

  据记者调查,核定年产量在15万吨以下(包括15万吨)的煤矿,其采掘方式基本都
是"炮采";而15万吨以上的煤矿,有部分已经实现"普采"(普通机械化采煤);同煤集
团的部分煤矿,则实现了"综采"。

  据山西省国土资源厅称,山西省现有合法煤矿3800多座,其中具备30万吨以上生
产规模的仅仅占到8%左右。

      矿难原因之三:矿工缺乏井下安全操作培训

  "新矿工在井下吸烟,是引发瓦斯爆炸的一大原因。"老李所在的煤矿,为了防止
矿工井下吸烟,制订严格规定:第一次抓住罚款500元,第二次罚款1000元,第三次
开除。"有些新来的矿工把烟藏在安全帽下带到井下抽,他们根本就不明白通风、瓦
斯等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挖煤挣钱,煤矿这东西说出事就出事啊!"

  记者了解到,在乡镇煤矿、私人煤矿工作的大多数矿工,下井前基本不经过任何
技术培训。"只要有力气,能吃苦,不怕死又需要钱的人",都可以下井挖煤,没有经
验的新手,由老矿工负责带一段时间。

  "煤炭行业人才出现断层。"左云县安监局、煤炭工业局局长王新贵对记者说,农
民工的素质很低,这是引发矿难的一大隐患。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