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清华铊毒案续之物化二班同学发言汇总

清华铊毒案续之物化二班同学发言汇总

2007年06月21日
孙维,朱令同学发言汇总 (物化2班同学清单和人物分析)  
            作者:倾斜的边 回复日期:2006-1-14 03:39:47   
             元旦那天,当年的同学又和我谈起了朱令和她被投毒的案件,随后还给我  
            发了天涯杂谈里《孙维声明》的链接。此后的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浏览众人的发言  
            ,关注事件的发展。自从离开清华的这些年里,我很少和人谈起关于朱令的事情,  
            也从未在网路上发表过与此事有关的任何言论。其一,我对此事所知甚少,清华化  
            学系当年对相关消息封锁很紧,以至于物化2的很多同学在毕业时甚至不知道孙维  
            被警方调查的事。其二,物化2于我,已是翻过去的一页,实在难与任何荣耀或骄  
            傲相联,何必回首。其三,我非感情脆弱之人,然毕业前探望朱令时,见其状况心  
            痛欲碎。数年来,人生碌碌,事无所成。我深愧无以相助。近几年,朱令的事也曾  
            在一些论坛热炒,但多是些充满无聊好奇心的聒噪。这一次我看到了很多善良和正  
            直的人们在推动此一悬案的解决。我感到自己有义务把极有限的所知公布出来,虽  
            不能帮助此案的侦破,也可促使事件的来龙去脉大白于天下。  
                物化2班是清华大学化学系92级唯一的本科班,专业名称“物理化学及仪  
            器分析”。最初全班共29人,有两名保送生。学号921966的女生名为朱令令。不久  
            有一女生从数学系转入,一年后又一女生从水利系转入,人数达到最多的 31人。  
            1997年毕业典礼的时候,天下了小雨,有28人在那天领到了毕业证和学位证。缺少  
            的三个人是张利(因病休学),朱令和孙维。物化2班在五年的时间里的确获得了  
            不少荣誉(如优良学风班,北京市先锋团支部等),也在政治(利益)上成就了几  
            个人。但物化2不是当年的十个优秀毕业班之一。薛钢曾说,交上去的名单里本来  
            有物化2,但被校务委员否决了。  
                在这样的一个集体里,班级活动其实不少,但男女生之间交流的机会并不  
            多。朱令是一个相对成熟有主见的人,至少给我的印象是这样的。她很开朗,不象  
            某些女生的扭扭捏捏或假作纯真。她的学习成绩也很好,稳坐在班里的前十名,甚  
            至前五。她很有耐心。记得准备“一二九”新生合唱比赛的时候,她投入了很大的  
            精力为全班排练。如果有人唱错了,她也只是笑笑提醒,从没见到她急躁或发脾气  
            。她的个性里有那么一点特立独行,我想,她很讨厌那些虚的和伪善的东西。  
                孙维是一个妩媚的人,这里的“妩媚”绝对是个中性词。如果课余时间在  
            校园里遇到她迎面走来,她总会微笑得如山花烂漫。印象里她说话干脆,做事麻利  
            。当时,物化2的很多人都知道她有位年近期颐德高望重的爷爷,这从一开始就不  
            是什么秘密。但从她的言行里看不出太多的优越感,至少从我和她的接触当中,没  
            有看到太多的骄娇气。  
                朱令和孙维都曾是我的同学,今天的景况是我所不忍看到的。几个曾与我  
            有过交流的同学也是同样的感受。我今天出来不是要指证谁,也不可能为别人担保  
            什么,尤其不必再维护物化2的“荣誉”。关于此事,物化2班里比我(们)知道更  
            多情况的同学是薛钢和潘峰,他们不仅是当时班里的干部更是受系里信任和倚重的  
            人,况且他们当时的女友都是物化2班的同学。

 
 
 
反驳和质疑别人观点的好处是可以成长文而又不必亮出自己所知的全部情  
            况。但是我没有谁可反驳。  
                事情的经过至今已很清晰,某些网站也有陈列,我就不在此重复。  
                关于铊,很多化学专业的人恐怕都不是很熟悉。现代化学里的分支又多又  
            细,很多药品如果不是课程或科研里用到根本不可能了解其性质甚至分子式。物化  
            2班是在分析化学课上知道铊的毒性的。应该是大二的第二学期(1994春),在讲  
            重金属离子的分析时,授课的郁老师提到六十年代清华曾有过一次铊中毒事故。当  
            时有个学生在打扫一个闲置很久的通风柜烟道时吸入了少量铊的氧化物,当晚就死  
            亡了。他当时只是提醒学生在实验室工作时要注意安全保护,并没有讲任何铊中毒  
            的症状,相信他对之也不甚了解。  
                关于化学药品的管理,清华当时的确不是很严格。否则可以很容易地从使  
            用记录里查出分析中心的铊盐是不是少了几百毫克。否则,孙维的哥哥也不会那么  
            从容地到实验室里取出药品并录像。  
                关于朱令的物品在她中毒后失窃的事,我曾在不同的场合听薛钢和班主任  
            王老师说起过,相信是确实的。当时的情况,由于从朱令中毒到公安立案侦察有相  
            当长的一段时间,等到警方来整理朱令的物品时,发现少了一些东西,主要是化妆  
            品。  
                关于翻译邮件的事,我知道,也曾看到童宇峰在翻译一些打印的电邮。当  
            时参与翻译的同学范围很小,有相当一部分同学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所以邱志江对  
            此事不知情也是很正常的。张利曾打算让我帮忙翻译,但终于没有。我相信薛钢的  
            确把翻译之后的邮件交给了系里。  
                从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开始,化学系就通过班主任和政治辅导员要求班上  
            的同学对此事件保持沉默,如有媒体采访,一律指向系办公室(但后来还是出现了  
            《女友》上的那篇报道)。事件的很多进展,班上的同学也不得而知,尤其是在男  
            生这边。我的感觉,从确信朱令是铊中毒的那一刻起,系里一直在想办法推脱责任  
            。曾有一位系领导在课上对我们说,铊很普遍地存在于鼠药中,所以使朱令中毒的  
            铊不一定是从实验室里得到的。  
                毕业前,我从没听到过关于那个杯子的事情。  
                这就是我知道的情况,也许不是全部,但能想起来的我都说了。另外,我  
            也在捉摸,如果‘太阳正暖’真的是物化2班的女生而且说的都是实话,那么‘她  
            ’到底是哪一位呢。朱令的同屋只有三个,除了孙维,还剩两位。可从‘她’自己  
            透露的内容看,和哪个也对不上。  
                最后,我想为一些当年的同学说几句话。我不在意那个‘物化2班’是不  
            是会被钉在耻辱柱上,但我的很多同学都是善良的普通人。他们那时很年轻,还懵  
            懂,被一些‘大而虚’的东西挟持着,做过一些毫无意义抑或伪善的事情,甚至为  
            别人做了嫁衣裳。如今他们选择沉默,也是一种无奈。童宇峰是个热心正直的人,  
            我一直都信任他。邱志江也许对某些事处理得不妥,但他绝不是阴险的人,请大家  
            不要对他恶语相向。籍此我多一句嘴,劝老六谨慎,莫再为人所用。我的同学刘丽  
            敏夫妇都是心里坦荡的人,远离物化2是他们的选择,我虽不能为他们担保什么,  
            但相信他们与投毒无关。
 

我是物化2班的团支书,我真的不忍心看到有关朱朱的所有东西,这些年来我一直生活在自责于内疚之中,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其实这件事要真的查出真相一点都不难,国务院督办!我能说的就是当年朱朱第二次中毒孙维被传的时候,院领导和系部召开了一次很秘密的会议,我是唯一一个参加会议的在校学生,也许他们知道通知我开会是个很大的错误,当中讲了一会儿的时候系主任叫我回去了,但我在我所在场的18分钟内,我已经知道内容大概了,我的任务是事件保密和按护全班同学,不准单独核查和不准猜测议论,在会议中提到是孙主席指示的,而且有关方面在为维维准备出国手续,后来我知道是孙浮林。  
            到这里大家心理也很清楚,这件事如果中央不出面的话,在中国目前这个体制里,朱朱事件只有沉冤!!!光凭一个贝志诚是不够的。  
            这些年我没有站出来,我有我的苦衷,包括我们2班所有同学。我们经常会收到拿我们自己性命和家人性命以及工作等等相关的威胁!株连九族大家或许只在电视上见过,可这些随时可以发生在我们2班同学身上。  
            我希望中央能真的重视这个案件,还朱朱一个公道。就是高院和高检都没办法的,只有中央!!! 

 

首先声明一下, 我是孙维同班同学, 因为这个事件的敏感性, 本人不便公布身份,我本来决定保持沉默。 但是看到网上这么多讨论,  
            就忍不住出来说几句。  
                 
              首先, 我对此事了解不多, 包括孙维是嫌疑人, 也是大学毕业后才慢慢知道的。   
                
              其次, 我想说的是, 我们班同学关系的确很差, 很多人毕业后根本不愿意和同班同学联系。 有的人干脆不和任何人联系。   
                
              再次, 我们班的荣誉的确是某些人的个人荣誉。 除了少数人之外, 我们班绝大多数人不以这个班为荣。  
                
              最后, 站出来支持孙维 的七位同学中, 其中有两位是不知情的善良同学, 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同学如此。。。 其他的我想大概都是知情者。  
            他们应该很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只是有一部分人在支持孙维, 不要以为我们班都在支持她, 要知道我们班有31人, 为什么大多数人选择了沉默?  
              
                
              总结: 以本人对我们班的了解, 我认为孙维极有可能是投毒者。 而且支持孙维的几个人(不包括其中两人)都是和朱令关系极差,  
            和孙维关系很好的。   
                
              恕我大胆猜测: 为什么大家没有想到过集体行动的可能呢? 为什么有的人立场就那么坚定呢? 为什么口气那么一致呢? 大家不觉得奇怪吗?   

                
              向贝志诚先生致敬。 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刻意抹黑这位执着的追凶者。   
                
              最后在说两句, 以我对孙维的了解, 如果没有有力证据的话,我不认为 她会平白无故接受不发毕业证书,  
            不发护照的待遇。换了任何人都会斗争到底的,更不用说她的特殊背景了, 她选择了十年沉默, 这又说明了什么?

 
The class leader had become a Communist Party Member since  
            highschool, and was highly acclaimed in his department. Almost all  
            prizes and honors the department can award were given to him.  
                  He and Xun Wei were very close friends and he often visited  
            Xun Wei’s home in Mu Xi Di (a place where high officials live).  
                  Very little on the case is known to the general students in  
            the class of Zhu Ling, so please don’t blame them. Zhu Ling didn’t  
            have many close friends in her class either, because there are too  
            many power-hungry communists in the class, and most students were  
            only tools used by them to build up their own image and future  
            career. On the other hand, Zhu Ling had many friends in the Min(2)  
            Yue(4) Dui(4), a classical Chinese instrument team. She is  
            definitely a music-lover,hence she made many of her friends through  
            music.  
                  One thing very suspicious was that there were many thefts  
            happened in the Tsinghua dorm buildings. I remember there was once  
            someone mentioning all the lipsticks and make-up cosmetics products  
            in Zhu Ling’s dorm were stolen. I cannot remember when it happened.  
            But I am pretty certain it happened after Zhu Ling fell ill. Then  
            after a    few years, someone said that the suspect put Thallium on  
            Zhu Ling’s lipstick, then I suddenly connected it with the theft.  
            Maybe it is the suspect who was trying to destroy any evidence, as  
            an afterthought.  
                  I sure hope the real criminal will be severely punished. It is  
            such a shame to be a Tsinghua student, where such tragedy  
            happened."留言人是"Scott<dalaoxiaolao>",时间是"Jul 26, 2003 12:24 pm"。  
                
              这段话的中文意思大概是:朱令他们班的某个头从中学开始就是党员了,他在系里得到很多荣誉,系里能够给的奖励几乎都给了他。  
              他和孙是非常密切的朋友,他经常去孙维位于木樨地(那里住着很多高级官员)的家。  
              其实朱令他们班的普通学生对于投毒事件知道得非常之少,请不要责怪他们。而且朱令在他们班上也没有多少亲近的朋友,因为班上有很多热衷于功利的党员,大部分学生只是他们的工具,以充树立他们自己的形象和铺垫未来之用。另一方面,朱令在民乐队,一个古典音乐演奏团队,有很多朋友。她绝对是一个音乐酷爱者,因此他通过音乐结识了许多朋友。  

              一个非常可疑的事情就是,在清华有许多的失窃事件。我记得有人谈到过朱令寝室所有的唇膏和化妆品都被偷了。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发生的了(作者指失窃的具体时间),但是相当肯定的就是发生在朱令觉得身体不适之后(此处指朱令第一次中毒以后)。然后,过了一些年,听说嫌疑人把铊涂抹到朱令的唇膏上,这时候我就忽然把这和那次失窃联系起来了。也许这是嫌疑犯在事后考虑之后,企图毁灭证据。

 

我是贝志城,朱令的初中高中同学。朱令大学同学们口中的“谣言”制造者。1995年4月,朱令二次中毒,4月8日我和5名中学同学一起去医院看望她,我们每次一个进入ICU,那个我们熟悉的美丽、活泼、多才多艺的朱令,头发全秃,全身插满管子躺在那里,昏迷不醒。我现在还记得自己当时的感觉,双腿发软,想跑又跑不动。一个男同学说,我们一定要救朱令。那时我刚刚接触互联网,就和朱令的父母说了,要通过互联网求助,确定朱令的病因。朱令的父母对互联网一无所知,并没有表示出很大的兴趣。  

               1995年4月10日我们开始通过互联网求助,就此我开始卷入此事。  
                
            我第一次在网上明确表示怀疑孙维是2002年,在这之前我甚至没有在网上谈论过,因为这是一个非常不愉快地回忆。不知道朱令和孙维的大学同学们说我每隔两三年就散布“谣言”有何根据。  

                
            怀疑孙维并不是我的臆断,1995年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孙维是谁。朱令铊中毒距现在已经11年了,警方透露给朱令家属的唯一嫌疑人,就是孙维。并不是我以及朱令家属怀疑孙维,警方才开始调查孙维,而是警方长时间地调查孙维,我们才知道了孙维是这个案件的嫌疑人。  

                
            朱令的大学同学们,都表达了自己的美好祝愿,愿朱令活下去,健康起来。但你们可能忽略了,朱令和其亲属还有另一个愿望,那就是要知道到底谁是真凶。  

               2005年的时候,朱令的妈妈还去市公安局信访,市局口头答复,此案上级早有批示,不可能再查了。  
               对于这个11年未破的案件,孙维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线索了。  
                
            所以负责任的做法是说出自己知道的真相,哪怕是点点滴滴。你可以不怀疑孙维,但你用什么担保就不是孙维。我坚持自己的怀疑,从警方和清华透漏的点滴信息没法不让我坚持这个怀疑。  

                
            我曾经试图和朱令的大学同学联系,希望尽量接近真相,找到真凶,也不希望冤枉好人,得到的答复大多是不知情、不爱讲。现在我被群起攻之指责为“谣言”制造者,那么如果果真是谣言,你们的沉默和冷淡是不是也是这“谣言”产生的一个因素呢?  

                
                
            下面我就我所掌握的事实做以下说明,鉴于国内的现实和对知情人的保护,请恕我不能如“团支书”所要求的那样给出消息所闻的明确出处,但不代表这仅仅是道听途说。  

                
              1,孙维如何被怀疑?  
                
                
            调查之初,没有人怀疑孙维,朱令的同班同学都没有怀疑孙维。而是班上另两个女同学,跟朱令有矛盾,甚至在朱令重病时都坚决不去看望。包括朱令的男友当时怀疑的也是别人。  

               警方把孙维列为嫌疑人,是因为清华大学出具的材料:孙维是唯一接触铊的学生。民乐队,她是朱令的替补。  
               这并非是我造的谣言,这个孙维应该很清楚,被警方问讯时,应该已被告知。  
                
              2, 朱令的杯子在床下孙维的箱子中翻出  
                
               这个事实我第一次得知是1998年,朱令的母亲亲口所说。  
               消息来源是市公安局的一位离休干部。为朱家世交。太阳正暖只能证明派出所取走宿舍内属于朱令的东西,并不能证明警方没有搜查过孙维的物品。

3 朱令父亲走私铊传言  
                
                
            中国的重重社会关系,直面很困难的,我站出来了也就准备付出代价。警方调查之初,我的一位关系很好的大学同学,女友在清华且和朱令班上一些女生关系不错。说清华传言朱令中毒是因为他爸爸走私铊,不小心沾染的。当时,我想这个谣言如此恶毒,实在不像是无聊的人可以编出来的,告知警方调查出谣言的来源有助于此案的侦查。好友因此差点和我决裂,我被讯问时警方态度很友好,他的女友被询问警方的态度就完全不一样了。我对同学很抱歉,但是这件事还是要做。同时,我补充一点,谣言的来源最后查到了,确定为孙维所为。  

                
              4 翻译事件               
            救助过程中,我们专门编写了一个软件分析写邮件人的严肃度(包括是否医生、他判断是那种病、回信频率),在怀疑铊中毒之后,也用关键字搜索分类,把不同的诊断方案、治疗办法分出来,最后治疗方案也是这样。所以,当我们需要朱令同学帮助翻译时,我亲历的情形上个以前帖子已有详细描述,朱令同学的表现令人心寒。第二次我的同学吴向军和她们的团委书记应该说得很清楚,第一协和不接受材料,第二翻译的结果必须我们拿回来处理和甄别后才能有用。但是我们几次催要都得不到任何翻译的结果,现在这位团委书记解释说是直接交给协和了,我相信他?不管是因为他是党员习惯循规蹈矩还是清华北大的俞亮情节,显然他把这些摆在了他的同学安危之前。 

              5 朱令的班集体  
                
                
            朱令的班集体,恕我直言,给我的感觉,很奇怪。无论是在翻译事件的所作所为,还是后面我贴出的朱令的同学给我的邮件。在我看来,都是一个重视集体荣誉超过一切甚至同学的生命的班集体。现在这么多自称是她同学的人跑上来起劲,第一我希望你们用真名发言,无论是你们想洗清孙维的怀疑还是希望找出真凶,真名发言都是效果最好的。第二,希望你们跳着脚证明孙维人品的时候,能够把这十年来你们没做的工作补做一下,清华到底对铊盐的管理是怎么样的,同学中谁能够接触。请不要在11年之后,告诉我,朱令是自己不小心误服的,其实那个真凶是不存在的。  

                
              6 关于孙维被清华扣发毕业证及不出具出国证明  
                
               孙维自己的帖子已经证明我所言非虚,孙维的同学的帖子也证实了她已出国多年。  
                
              7 孙维的爷爷有没有干涉此事  
                
                
            95年下半年,警方已告知朱令父母在调查孙维。孙维声称警方97年前都没问讯过她,并以她爷爷1995年12月已经去世,证明没有涉及此事。此事的正确时间线索是,95年下半年,警方已明确锁定孙维,当时的最高国家领导人不是邓,中国人都知道,在中国最高领导人是总书记。  

                
              8 我为什么坚持怀疑孙维  
                
                
            我接受警方问询仅一次。我没有向朱令家人提供过任何潜在怀疑人的信息,朱令家人对孙维的怀疑来自警方。我和朱令的父母通过不同渠道看到了一些证据,我怀疑孙维就是凶手,但不是100%确定。很多人希望在这里提供证据,我说了一些可以说得,但是第一中国的政治和现实不允许我提供更多的,第二很多证据我相信嫌疑人本身也不知道;我在这里提供了只会让可能的凶手掌握更多的资料,更好的逃避法律的制裁。  

                
            我的消息来源主要来自警方、校方提供给警方的证词,以及朱令的父母、或者是刚才那位我的同学的女友,我没有理由怀疑他们造谣。如果没有人能够提供确凿证明说明清华作了伪证,我不会收回这个怀疑。更何况一些信息是从两个不同渠道得到了证实。孙维的同学有的写的言之凿凿,以前说根本不了解情况的不也是你们吗?有的证明比较可笑,例如,太阳正暖同学愤怒的证明水杯事件是子虚乌有的,其实你能说的只是,这件事我不知道。警方调查的结果不可能透露给你,警方搜查的时候也不可能让你在边上看着。包括还有一些自称同学的人居然提出来让我登出警方案卷这样天方夜谭的要求,我很不理解你们这么做的原因。我希望你们提出证据的时候,不是用一堆马甲互相证明,为什么能证明,拿出证据来。你们身在国外,不存在面临的政治压力等等。无论为了孙维还是朱令都希望你们用真名站出来说清楚。

说实话,我对于情况了解不多,我作这样近乎无端的推测只会让人觉得我鄙夷,让外人对物化2班的印象更为不好。如果投毒的是另外一同学,又嫁祸于人,只能更让人对我们班失望。我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希望事实的真相能大白于天下。  

                 
              另外我对于June  
            Snow的书有一些看法和建议。因为我的大学同学已经有一些人加入到那两个讨论组中,我不太方便发言。而且我想这里面很多都是你的同学和当年救治朱令过程中的人,所以也许你出面讲更好一些。  

                 
              首先是关于June  
            Snow的写法,是纪实报告还是虚构小说的问题。写书的目的无非两个,其一是记录这个悲剧,试图揭露事实的真相或者暴露出些什么。其二是筹钱为朱令养病。我不否认Eagle  
            Wing文笔还是很不错的,“团支部书记”一节单纯作为小说来看写得很好。但是其一,很多心理活动只是他主观描述,事实是否如此不可知,臆想成份太多;其二,这半纪实的小说是否能出版,出版后是否会导致当事人的诉讼?我个人以为写成报告文学,多些客观事实,少些臆测更有震撼力。因为这个案子过程实际上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以为光是记录这些事实就足以构成一本书,没有必要像Eagle  
            Wing那样虚构一些什么。而且这涉及真人真事,虚构之后很容易引起其他问题。书可以出中英文版,对照。  
                 
              如果是纪实,必然涉及对于当事人的采访。现在bookjunesnow上贴的物化2班的通讯录过时了,这也是只有一个人回信的原因。因为已经有同学说他不想被这样公布,而且我现在手头也没有多少人的联系方式(物化2是个非常奇怪的班级,这点我下面再讲),所以我也不准备告诉你我知道的地址,但是我可以告诉你5460.net上还有一个物化2的通讯录。你在那里可以找到大概10多人的联系方法,还有一些比我班低一级的学生的通讯录。我不知道是否可以找个有正义感,肯追根问底,但是政治背景又比较淡的记者,(我不知道《南方周末》的记者怎么样,)参与对相关人士的采访,因为我发现很多同学实际上不愿意回忆这件事,尤其是对于非正统报纸的记者有自然的排斥。我的大学同学里大概还有10多人在国内,今年暑假之后有些很快也将出国。  

  

  

  

      8朱令孙维的同学给贝志城的信件  
                 
              如果孙维是嫌疑,这件事情更麻烦一些,因为这就不可避免地牵涉一些政治因素。在国内任何事情一旦涉及政治,其结果都是不可预期的。所以,我以为政治色彩要尽可能浅。有些麻烦能避免的还是应该避开。  

                 
              我再说些物化2班的情况。这些是我私人的观点,可能未必客观。  
                 
              物化2在大学5年中拿了不少荣誉,至于是否名副其实,仁智共见。班里的矛盾从一开始就是很大的。甚至到了毕业,可能还有一些矛盾没有解开。男生之间,女生之间,干部之间,种种矛盾只是被掩盖在荣誉虚幻的光环下。而至于为何“大家”维护着这一个“荣誉集体”,我的一个同学说其实是因为这是那些干部的荣誉。我的观点是物化2与其说是一个大学生的班集体还不如说是一个高中生的班集体。  

                 
              物化2的干部也是变迁的。薛刚张利因为入学就是党员,所以一直是核心干部。政治辅导员主要还是通过这两人来了解同学的情况。但是大一班长,班副是刘丽敏和左晨。大二时因为一些利益上的冲突和各种各样的矛盾,刘和左退出权力中心,此后两三年主要由薛和张全面掌管班级事务。  
            到大四大五,支书是潘峰,班长是李现平。中间可能还有短期人员更换,已记不清了。  
                 
              左,薛,张,潘还有杨春光是同屋。大四大五之后杨成为刘的男朋友。左晨可能是班里唯一了解情况比较多但是还敢直言的人。他的离职实际上是因为看不惯薛张的一些做法,而且他在政治上属于“小资”倾向严重的人。而物化2的政治辅导员祈是很讲马列的。顺便提一句,祈好像是物化9的。物化9人才辈出,池宇峰就是该班的。他们班当年太活跃,以致于和系里矛盾,系里对他们印象很不好。但是恰恰是他们班出了很多人才,而优秀班集体物化2众人却表现平平,实在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左晨出国后在West Virginia University, Dept. Chem., 师从Paul W.  
            Jagodzinski,从事Raman光谱方面的研究。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毕业了,我以前和他联系过,但是没有联系上。但是他的导师必然知道他的联系方式。我想你们可以从他那里了解更多有关物化2,薛刚,张利,女生之间矛盾的情况。最好是你们有信得过的人和他当面接触,了解一些情况。  

                 
              刘丽敏作为大一时班长,对于女生之间的矛盾应该知道很多。她和杨春光毕业后结婚,随后就不知去向,按理应该是去了国外留学。毕业的时候他们在同学的毕业留念册上几乎很少签字,甚至连通讯方式都没有留下。毕业后,开始还有人不很确切地知道一点情况,后来就什么消息也没有了。5460.net上有个访客杨威,是化学3班的,上面有联系方式。他和杨是老乡,也许知道杨春光的去向。但是我没有和他联系过。说实话,我觉得他们的不辞而别是非常奇怪的。刘和班干部固然有些矛盾,但是在男生这边并没有不好的印象。杨春光和薛刚张利同屋,平时似乎也不见有甚矛盾。而且杨春光足球踢得很好,为班里出过不少力。他们两人没有理由不辞而别。还有一个细节,我有印象刘丽敏曾在校合唱队呆过,具体可以找人核实一下。朱令是校民乐队的,她们应该比较熟。  

                 
              物化2的通讯录到现在也不完整,对于一个“优秀班集体”实在是非常奇怪的。我以为实际上反映了荣誉光环背后的种种矛盾。  
                 
              物化2很多人不愿提朱令这件事,我想原因可能很多。有些人不了解情况,有些人因为在漩涡中心,感情上不愿提,或者担心自己卷入此事太深,也未可知。  

                 
              我现在想到这些,告诉你,希望能对你们查找线索有点帮助。在重重迷雾之中,我也不知道到底隐藏了什么,但是也许你们知道的东西越多,对于朱令一案最后水落石出,找到真正的凶手帮助越多。  

                 
              另外,这次信件的内容请你一定不要把我的身份泄漏出去(删去若干字)一方面,我现在无法判断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我自己还没能积蓄足够的力量对抗万一可能出现的险象。另一方面,我今后可能留在国内也可能去国外,我的同学知道我讲了这么多可能会孤立我。虽然这些事情我已经尽可能客观描述,但是人看问题总会有个立场的问题。而且许多细节涉及某些人的形象,我以为客观的,他们以为我在诋毁他们也未可知。虽然我并没有受到任何压力,但是,这件事情毕竟是谨慎为好。  

                 
              如果你还有什么情况需要了解,我知道的,可能的情况下我会尽量告诉你。  
                 
              2002.3.19  

  

      9李含琳(团支书老婆)  
            作者:李含琳 提交日期:2006-1-14 16:59:00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他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一定都是有原因的;但是有一点,他不是坏人,我也不是,我们都没有坏心,请大家放过他,放过我们一家。  

                
            11年过去了,该消失的早已消失,网络上再声势浩大,也不过是虚拟的东西,为什么还要紧紧咬住不放呢?如果真的有人下毒,这些年来她必定也不好过,为什么一定要掀什么来呢?  

               我不知道继续下去会有什么结果。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个普通的人。请大家放过我们吧,谢谢!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他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一定都是有原因的;但是有一点,他不是坏人,我也不是,我们都没有坏心,请大家放过他,放过我们一家。  

                
            11年过去了,该消失的早已消失,网络上再声势浩大,也不过是虚拟的东西,为什么还要紧紧咬住不放呢?如果真的有人下毒,这些年来她必定也不好过,为什么一定要掀什么来呢?

 

10太阳正暖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0 22:22:28    
              我是朱令和孙维在清华读书期间的同班同学。我很同情朱令和她的家庭,也非常痛恨真正的凶手!并且和大家一样,迫切希望早日将真凶捉拿归案,还朱家也是世人一个公道。  

                
              但网上流传的越来越广的关于孙维是凶手的说法,就我所知,其中有相当多的不实之处和仅仅建立在传言之上的推论。我想一定会有人问为何你到现在才出来讲这个话,我后面会对这一点做出说明。  

                
              我下面针对几个我看过的帖子里和事实不符的地方,说一下我的看法。说明一下,我尽量客观和严谨,因此我记得不是十分清楚的部分或是不太了解的情况我就不提了,并不是说我没有说到的地方我就认为是事实。  

                
              1.关于实验室的管理问题。我在97年作毕设的实验室和孙维在94年课余做实验的实验室是在同一栋小楼里,这时候的实验室管理应该比94年规范和严格,但距滴水不漏也还差着很远。细节我就不再重复了,就我工作过期间的经历来说,我认为孙维的叙述是客观和真实的。  

                
              2.因为是同宿舍的,因此孙维有更容易下毒的机会。我想说,住过大学宿舍的人都知道,同学间相互串门的情况实在是太多了,一个物(不是现在大学公寓里的套间!)住好几个人,房间里没人但门没锁的情况是很常见的。当时化学系女生宿舍都在一楼,人从门前来来往往的很多。要真有人存心想做点什么手脚,不是不容易的。另外,朱令在宿舍的时间也比较少(见下面第3点),为什么非要认定只有在宿舍里才能下毒?  

                
              3.人际关系问题。(1)  
              朱令比较有能力,古琴弹得很好,从一入学开始就加入了民乐队,来往的朋友很多。可能是因为训练、排练和其他活动都很多,基本上在宿舍的时间很少,到大二以后,一般都是在12点关楼门之前才回来(当时应该是10:45熄灯,然后关楼门,12点最后开一次)。并非是象大多数人的大学生活(在谈恋爱以前哈)那样,同宿舍的吃住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很多。可以说,朱令和同宿舍同学,或是同班同学的生活有交集,但不相交的部分比很多人要大。(2)  

              孙维和朱令并没有矛盾,好吧,严谨起见,我没有发现有过矛盾。同宿舍几个同学的关系是很好的,说实在的,比一般女生宿舍的关系好很多,当时有好几个同班女生都说过羡慕这种宿舍气氛的话。朱令因为在宿舍的时间比较少,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不那么亲密,但与舍友关系也是很不错的。当时还有一本舍志,就是谁遇到了什么好玩的事儿甚至自个儿做的傻事就写下来,还是朱令提议并买的练习本儿,朱令住院以后,一起去看她的时候还把本儿带去过,念以前那些特搞笑的事儿给她听。(3) 关于争登台机会的问题。这个实在是很可笑的。朱令专长是古琴,应当是民乐队的一个台柱子。而孙维只不过是朱令介绍进去现学中阮的。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大学里好多音乐社团都是这样,有原来就有特长的玩儿得很好的,也有稍微有点基础(比如会读五线谱,或以前学过点儿其它乐器),现招现学的。总之两人根本不在同一“档次”上,没啥可“竞争”的。

4.关于孙维其人。先说客观的。(1) 关于孙维是高干子弟。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她家算不算高干。但她绝不是大部分人印象或想象中的“高干”子弟。比如说,她周末回家都是骑自行车,我从来没见过小车来接送;吃穿用度上都不是讲究的人,挺朴素一孩子。她很佩服和尊敬她爷爷,自然有时候也会谈起她爷爷的一些事情,但从没让我感觉过她是在炫耀这些东西。(2) 孙维在97年突然被公安叫走之前没有被关押过(除非公安很体贴,就赶到寒暑假或是周末关了,hehe),而孙维的爷爷在95年秋天就去世了。那个临死前向领导人求情的事儿实在是,哎,太会编了,活灵活现的。开个玩笑,要是最高领导人法外施恩的事儿这么容易就叫咱们知道了,公安可真就是吃白饭的了。 现在说一下主观成分大一点的。(3)  

  

  

  

      11太阳正暖  
              对孙维的印象。孙维这个人性格开朗,活泼乐观,很幽默,可以说个很好玩儿的人。有时候可能让人觉得她嘴“损”(爱开玩笑),但基本上是因为该人神经比较粗大,嗬嗬,并非故意让人难堪,相处时间稍长就知道了。而且她也经常开自己的玩笑。孙维很善良,对人也很体贴,具体的事儿太多了,我就不讲了,就举个例子来说,我家信里或是寒暑假回家,很自然会经常谈起学校和同学的事儿,我妈好几次说过,谁娶了孙维以后可是挺有福气的  

              :)。她家我也去过好几次,我觉得是很有教养的家庭,很热情真诚,她家里和比较近的亲戚里,除了她爷爷外,我印象里没有从政的,很多都是搞技术的。另外一方面,孙维这个人,可以说不是那种非常要求“上进”的人,她心态很平和,比较大气,并不很看重象名次、奖学金啦这些可能大学生都比较在乎(过)的东西。我不相信她有任何理由,尤其是由于所谓的“嫉妒”,而作出下毒害人这样的事情。(当然,若有人非要在做业余侦探逻辑一把的同时还说没准儿是“无动机”作案,那谁也没辙儿。)  

                
                
              现在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到现在才站出来说这些。这些年里我也时不时地会看到这些言之凿凿但实际上仔细看便可发现充斥了“据说、又据说”这些没有来源,无法证实真实性情节的帖子,作为多少知情的人,不是没有冲动过要说些什么。但之所以没有这么做,一方面是想着谣言自会平息,网络毕竟不是传统媒体,很多人说话根本不考虑言责的问题,只图痛快,我们对派出所和公安全力配合,言无不尽,不等于也要对网上的这些ID有回应的责任。另一方面,是为了尊重孙维自己的意愿,她几次劝阻说不必多说,清者自清。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甚至她的沉默本身和我们这些同学朋友的沉默都成了“论据”,谣言日盛,很大地影响到了她的生活和家庭,她决定站出来发表这个声明,我觉得是很有勇气的!作为她的朋友和多少知情的人,我认为我也有必要对她进行支持。我认为孙维帖子的内容中,凡我知情的部分(包括上面提到的和一些没有提到的)是写得非常客观、诚恳和克制的。我想多说一句,这么多年,我们班这么多同学绝大部分都没有出来说话,孙维和班里同学也有远近亲疏之分,怎么可能有这麽大这么深且行动这么一致的“内幕”或是“黑幕”?我想关键是,在真相没有大白之前,我们班的这些同学是本着负责的  

              态度的,越是关系紧密,说话有点分量的人,说话越是谨慎,或许学理科的人更是如此,我想这不很难理解。  
                
              在最后我想说明,首先:这个帖子是针对孙维的声明来的,对于朱令的不幸,我们这些同学更有切身体会更痛心,但不在这里多说。希望这一点不会引起大家的反感,说只关心孙维而不管朱令,这是两码事。其次,在网上绝大部分关心朱令和她的家庭的人,出发点一定都是善良的,很希望这一次能够多少让大家了解一些事实,不要再凭空猜测了,这对抓住凶手没有一点好处,事实上这个案件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扑朔迷离,非常不能理解,而知情更全面一些的公安最后也没能得出结果,而不知情的众位网友,难道仅仅凭着一些流传的说法,就能够推断某个人是凶手,并且在网上谩骂、攻击、诅咒,甚至威胁么?最后,希望大家也能够从经济上和真正意义上的破案方面帮助朱令和她的家庭。真的希望能早日抓住真凶,实在是害了太多人了!

 

作者:原来非我 提交日期:2006-1-13 06:14:00   

              我是物化二的,来说几句:  
              1.物化2是权势中心操纵一切的班,普通同学不知情,有什么事情问出来证明的同学,  
              他们是知情人,和其他同学没有关系。  
              2."孙维的同学"说集体行动,意思应该是集体知情或者集体参与。认为投毒的目的可能不是杀人。  
              3.感谢帮助过朱令的所有人,物化2班普通同学确实没有帮助朱令什么。班干部帮没帮要问他们。  
              4.网络和媒体,不要做破案专家,无根据的分析案情,相信北京公安局有是一定的能力的,不负责任的发表言论和  
              判断只能给朱令帮倒忙。最后让凶手逍遥法外,希望媒体和个人能相信公安,相信党。  
              个人非常相信十四处的能力,破案过程主要证据并没有公开,个人认为这不是个复杂的案子,十四处应该早有结论。  
              证明二次投毒不是一个医生就可以下结论的,公安部应该有很多毒品专家。如果嫌疑人能证明不是二次投毒  
              凭她家的地位应该早就请人证明了,这是证明她清白的关键,不会等到十年后才来论证  
              5.嫌疑人应该没有出国.不知道他们演的是那出戏,十年前是一团迷雾,十年后还是一团迷雾,孙同学完全有能力让公安破案,  
              追查真凶,何苦到网上来影响别的不知情的同学的正常生活。希望你们几个饶了大家,去公安局要求破案和控告诽谤的人。  
              6希望权力中心出来做个声明,这一切和普通同学没有关系,你们当年为什么向同学遮掩事实,也算你们良心发现.  
                
              邱老六你不用来证明身份了,不要跟2,4淌浑水,只有他们才知道真相是什么。好事坏事还是请他们包了吧。荣辱也属于他们。  
              审判前不会再来,本人的命还比几百块值. 

 

13薛刚  
            作者:xuegang 回复日期:2005-12-31 12:07:56    
                  我是孙维在清华的同班同学,曾任物化二班支书。  
                    
                  首先,邱志江也是我们同学,真名真姓,勇气可佳,希望大家不要人身攻击。正如邱所言,有一些孙维申明的内容,我也是直到阅读声明才知晓。但孙维所列我所知部份,未见与事实有任何出入。特依声明所提顺序简短罗列如下,请大家对照原文阅读:  

                  1.  
            95年4月我与另一同学去北大取回的电邮磁盘,当晚在实验室打印后分发予班内同学一同翻译,包括孙维。第二天,我们就整理完毕把所有建议分析全数由系领导转交了协合。  

                  2。化学系前有多篇论文涉及铊。  
                  3。事后得知储存有铊的实验室就在我毕设的同一楼内。所有化学药品当时并无危险品管理措施,每日工作时间(至每晚10时许)  
            实验室并不上锁。同时该实验楼担负各系仪器分析实验课程。所谓孙维是唯一可接触铊的指责有失公允。  
                  4。95年6月30日,学校毕业典礼,孙维未领到毕业和学位证书。  
                  5。孙维与舍友关系非常融洽,至今仍是好友。不仅如此,由于其宿舍气氛最为活跃,经常是我班很多女生晚自习后集聚打闹之所。虽然如今遍布各地,她们仍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数次小聚。  

                  6。朱令是社团骨干,相对与同班同学相处时间较少,所以我们班男同学也觉得她平日比较“酷”  
            。但每当班级活动,朱令能参与的总是非常积极,出谋划策。未见其与班内同学有何矛盾。朱令在协合住院初期,孙维及其他女生们曾帮助看护,直至很快有了特护。  
 
 7。孙维性格非常直爽,心直口快,爱开玩笑,但为人大气,属典型的北京女孩  
                  8。孙维曾在民乐队弹奏中阮,后退出。具体时间我不清楚,但有据可查,声明里提供的时间应为真实。  
                  9。孙维的爷爷于1995年12月9日去世,这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当时孙维非常伤心,班里同学曾一起安慰过她。而且直到当时,我才得知其爷爷是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孙维在此之前从未提及。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2:45:27    
              说实在的,我很纳闷朱令的同学怎么一夜之间都出来了,是因为孙维移居加拿大了吗?说实话,我要把我在北大的同学找出来跟我跑到网上一起白话还真不容易。  

              你们的确很有班级荣誉感。可事实并非如此:  
              这位朱令班上的团支书,我非常的鄙视你  
                这是当年我一位同学在美国遇到你之后发给我的邮件:  
                “好像不是。  
                怎么连这样的材料都有假?  
                我上个月遇到朱-孙班上的团支书,一脸遗憾的抱怨:“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才没得  
                到优秀毕业班…”  
                无奈的笑…”  
                这就是你对朱令被人下毒的最大遗憾?  
                
                其次,你在说你们班级朱令和别人没有矛盾更是撤谎,据我所知,孙维的确根朱令关系不错。大多数清华的同学不相信孙维是凶手就是基于这个原因,而且跟朱令有矛盾很大的女生至少有两个,她们甚至在朱令整个患病期间坚决拒绝看望她。而朱令的同学在猜测时更多的猜测是这些人。  

                至于你们的班级,我还是拿你的一位同学给我的邮件作为回答吧  
                “物化2在大学5年中拿了不少荣誉,至于是否名副其实,仁智共见。班里的矛盾从一开始就是很大的。甚至到了毕业,可能还有一些矛盾没有解开。男生之间,女生之间,干部之间,种种矛盾只是被掩盖在荣誉虚幻的光环下。而至于为何“大家”维护着这一个“荣誉集体”,我的一个同学说其实是因为这是那些干部的荣誉。我的观点是物化2与其说是一个大学生的班集体还不如说是一个高中生的班集体。  

                   
                物化2的干部也是变迁的。薛刚张利因为入学就是党员,所以一直是核心干部。政治辅导员主要还是通过这两人来了解同学的情况。但是大一班长,班副是刘丽敏和左晨。大二时因为一些利益上的冲突和各种各样的矛盾,刘和左退出权力中心,此后两三年主要由薛和张全面掌管班级事务。  
            到大四大五,支书是潘峰,班长是李现平。中间可能还有短期人员更换,已记不清了。”  
                “物化2的通讯录到现在也不完整,对于一个“优秀班集体”实在是非常奇怪的。我以为实际上反映了荣誉光环背后的种种矛盾。  
                   
                物化2很多人不愿提朱令这件事,我想原因可能很多。有些人不了解情况,有些人因为在漩涡中心,感情上不愿提,或者担心自己卷入此事太深,也未可知。 

 

作者:forthetruth 回复日期:2005-12-30 23:09:24    
               一个同学的声明  
              这么多年来每每看到网上讨论这件事,作为曾经与她们生活在一起的同学,我都很痛心,既为朱令,更为孙维。朱令的现状让每一个人都很难过,而看到孙维在网上被根本不知情,根本不想知情,甚至不在乎知不知情的过客作为发泄愤慨的对象,我更加为她感到悲哀而又无能为力。因为现实中的人还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尊严生活下去,谣言、中伤难道不是比真刀真枪更有杀伤力吗?!那么,每一个在网上都说得很过分而又没有试图去获得真实信息的人是否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和目的呢?是否愿意为自己的言论负责呢?我常想,如果换成是一个性格脆弱的人,摊上这种事,受不了这个压力而选择了另一条绝路,那么网上所有曾经不负责任的人是否都愿意承担那个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责任吗,会自责吗,会因此而受报应吗!这跟凶手没什么区别。这是我最想对网民说的话,希望有理智的人慎用你发表自由言论的权力。我们不能放过凶手,也不能冤枉无辜。  

现在孙维决定出来澄清,我非常支持她。  
              关于事情本身,我想就我所了解的客观事实说两句。我和孙维同窗五年也是好朋友,她一直是一个性格非常开朗,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对于看不惯的事务和人从来不惮于留情面,想说就说。熟悉她的人也会因为这个而喜欢、信任她。我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心直口快的人会有心理黑暗的一面,她远比那些嘴上不说,脸上不露的人来得光明磊落。尤其在大三那样一个时节,每个人都憧憬着美好的前途,除了上课就是上课,没有任何动机和利益冲突能让一个人去致别人于死地,从而带来一辈子的心理负担。所谓害人的动机,我无法想象,从孙维的为人来看,也不可能。  

              另外,正如孙维所说,朱令在宿舍呆的时间很少,大一时在有限的时间里大家还会一起聊聊小说,记记宿舍日记,还算开心。朱令生病的时候,舍友去给她念社志,她总是听得很高兴。以后因为朱令一直练琴,参加了社团,大多数时间开始在外面活动,也有了男朋友,很少参加班里的活动,晚上很晚才回宿舍,因此除了上课以外和同学在一起的时间很少。自从她进入社团以后,我们聊天的机会越来越少,关于她在外面怎么样也少有了解,她离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远,班机活动也很少参加,在当时我们班的同学中也是比较特殊的一个。  

              而且她第一次生病期间也还是出去练琴,在外面煎药,回来只是睡个觉。那时我们都不知道有那么严重,对她关心也不够,也没问她在外面都有什么接触。所以突然有一天说是投毒都吓了一跳,觉得无法接收。又过了几年,看到网上的流言,简直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关于这个案子本身,我想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觉得不可理解。因为我们每个在身边的人看到的都只是一点点事实,对于推断案件本身来说微不足道。例如我们从不了解她在外面的朋友,也没和她外面的朋友探讨过这件事,她外面的朋友也没和我们接触过。我们看到的就是她突然患病、回来休养、再次患病、最后离开学校。这段时间里一切都很正常,因为大家一直不知道她的病因,也劝她还是回家休息。然而她中毒确诊后公安局就开始调查,但最后并没有给出任何说法。  

              以后从网上和其他渠道才听说认定是二次投毒,所以推断是身边的人干的。这件事我后来想了很多次,觉得这个推理是有问题的,当然我没有问过公安局,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推断的,在学校的时候甚至没想过这件事。从朱令的表现上来看,是二次中毒,这个与二次投毒是有重要区别的。二次中毒直接推断出毒源被使用了两次,但是不是投了两次就很难讲。如果第一次的毒源不小心又被被害者用了一次,表现出来就是二次中毒,而实际上只投了一次毒。当然这些都是我的猜测,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个毒源一直没有被找到,也是不能破案的最大障碍。我想如果是二次投毒,那目的就一定是要置之于死地,没有一点心理疾病或者大仇恨的人都是做不出来的。所以,我无法想象是我所了解的身边的人做的,无法理解。孙维的人品和性格我都了解,这样的事不可能是她做的。  

              当然,所有在大概半年时间里曾与朱令有过接触的人都已经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因为大家都是自由的,没有任何人能出示证据和人证说明自己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从来没有接触过有铊的物质,这是无法证伪的。  

              关于这件事的总总,所有牵扯到的人当时都应该已经跟公安局汇报了详细的情况,如果能有定论,早就应该有了。可悲的是,我就了解的微不足道的一点情况在这里讨论对现状已经没有什么帮助,如果再因此引起一些人“自作聪明”的推理断案、谩骂和发泄,那更是无聊。  

              想想朱令还躺在病床上,凶手却逍遥法外,是人都会痛心,但作为多少还了解一些情况的人来说,我也非常担心孙维的能否承受这么大的伤害,没有证据的指责和冤枉应该是网上每个实体都不愿意,也可能无法承受的。将心比心,在如此严肃,涉及生命的一件事上希望大家对自己负责。如果你真的觉得有天大的不公和坚决的推断,请你写上你的名字和身份,让你身边的每一个人知道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让你身边的人因此更加了解你,这才对朱令和孙维公平。现在对所有人来说,最力所能及、最可以负责任的事就是为朱令捐助,为了她和她的家庭付出一份爱心。如果你还在关心这件事,也在网上表示过同情和愤慨,同时请你也为她做点更有用的事,为她捐助。至于凶手,老天一定会给他报应,我相信。

 

作者:百合之春 回复日期:2006-1-4 23:55:20    
              大家好,我是张利,朱、孙的同学。  
              个人比较认同孙的声明,虽然其中的窃听器等部分也许事实并非如此。  
              其实,即使没有这样的声明,作为当时该事件的亲历人之一,我也不相信是孙所为,我同周围很多人一样,认为孙是有条件,没动机。如果真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真凶另有其人,我倒不会感到惊讶。但是,如果真有这样一天,那么现在很多指责孙的人,包括贝先生等人,是否会感到愧疚呢?如果在这以前,孙因无法承受巨大心理压力而有三长两短,那么又会有谁应当受到指责(抑或良心谴责?)呢?  

              当然,如果换位思考,处于朱家的处境之下,面对如此飞来横祸,认定某人是凶手,也是人之常情,是可以理解的。关键在于,如何真正冷静下来,经过认真推理,分析前因后果,相信朱家人及贝先生等人也会改变想法的。当然,这需要时间。

—————————————————————————————————————————————————————–

让我们先分析两个相关的问题:1)"投毒案"本身并不复杂;2)"投毒案"的确性质恶劣。   

关于第一个问题,稍有智商的人(暂且让广大网民当回弱智者吧)都看得出来,要找出投毒者本人,对于警方来说是不太困难的。这是因为:   

1.1)毒源特殊—所用的不是象老鼠药或者是"敌敌畏"之类的常见毒品,而是鲜为人知,而又毒性极强的重金属铊。大家不妨做个调查,看看有多少人知道铊。别­-说知道,就是听说过的人都应该不多(以笔者为例,在校多年,甚至连认都不认得铊字,刚开始还以为这个字读"砣"—惭愧)。清楚铊的特性的,必是专业人员。­有-网友指出,全北京能合法使用铊的,也就大约200多人。因此,毒源的特点,将刑侦的范围锁定在一个狭小的对象内。   

1.2)   
两次投毒—一般来说,在确定是投毒案后,警方的侦破范围就开始缩小了。而两次投毒,尤其是第二次,朱令大部分时间呆在寝室,男生又难以进入女生宿舍,侦破对­-象则进一步缩小了。   

1.3)辅以佐证的事情L1,L2和L3(请注意,这三条仅为辅佐,因为不论他们是否为真,并不影响"警方为什么不对投毒一案追查到底"的回答,但对警方的侦破­-起着重要的作用,所以多说几句)。"失窃一事"我个人认为是真的,因为《新民周刊》,贝志城都指出过此事,而孙维及其支持者最开始都没有否认过此事。所以,   

"窃案"一出,凶手已呼之欲出了,而"从孙维的箱子里搜出朱令的咖啡杯一事"(如果是真的话),则凶手已原形毕露了。有了L1与L2,L3真与不真已无关紧要了­-。   

至于第二个问题,不用多说。使用非常隐蔽的巨毒品,两次投毒,而且第二次施以致死剂量,导致优秀的女大学生双目几乎全部失明,从此痴呆,终身瘫痪。还有手段比这­-更卑劣,结果比这更悲惨的吗?   

面对案情相对简单,而性质又如此恶劣的案件,警方竟然十一年未能破案?果真如此,投毒人也未免太小瞧公安的办案能力了(北京大学后来不也出过一起学生铊投毒案吗­-?却被迅速破案,除了凶手自首这一原因外,也和警方的全力侦破有关吧。当然,也许还和双方的家境有关—这次正好相反,投毒人出生于普通家庭,而受害人是东­北-某高校校长的孩子)。而公安又怎能给中央一个交待,给百姓一个答复?中央又岂有不勒令限期破案之理?之所以这些都没有出现,是因为答案只有一个:此案已破(­或基-本已破),但出于某种原因,未明说而已。正因为这样,才有北京公安局十四处李树森答记者"…已有一定结论…不宜发表意见…只有照办"一说(可­信度很高。但坦率地-讲,虽然理解李的说法,听后还是出离愤怒)。   

上述的三个问题,有一个成立的可能性就很小,三个同时成立的概率本应几乎为零,现在居然发生了,只能说明简单的案情后面,有难以抗拒的因素在起作用。孙维爷爷向­-最高领导人求情放人的事虽然难以查对了,但是"孙维声明"说   

"我爷爷1995年12月9日已经已经去世…而且我一天也没有被关过,根本谈不上放出来"则是偷换概念了。这里的"放"是指放人吗?那"放他一马"也就是放­马了-。这里的"放"不是捉放曹,而是"不要再追究"之意也(还望孙维在此事上,"放"了我)。   

(读者意见:不!"放"还是"放出来"的意思,不是"不要再追究"的意思,这里孙维并没有偷换概念,因为孙维确实进去过八小时,那句牢骚话正是公安局长在这八小­-时内说的话。也就是说,公安局长正要在这八小时之内履行逮捕手续时,突然上级发话"放人",公安局长那番牢骚话正是冲着上级的命令而发的。这样口气就接上榫了­。-孙维在这里不是偷换概念,而是利用未被关押即不存在"放"的逻辑,轻松回避了"不放"是本来就准备关押的事实。)   

如果说所问的三个问题,反映了广大网民对孙维的高度怀疑(关于孙维是最大的嫌疑犯,许多网友,象"蓝天心情","网事如作",作过细致而令人信服的分析),那么­-,05年12月30日"孙维声明"发表的《…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一帖,则进一步证实了孙维是最主要的投毒嫌疑犯。为什么呢?因为若不是嫌疑人,则无­必要撒谎,-则会自然地流露出对朱令的同情和对凶手的痛恨。孙维的声明,看起来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可遗憾得很,恰恰在这两点上被网友们点中了穴道。这里,以三­位网友(子路-其,网事如作,和不安的咖啡)的分析最为切中要害。下面简述之。 

子路其先生(不愧是学语言的高手)从措辞,句式,句义和整体布局等方面层层分析了“孙文”,令人信服地证实了“孙文”的特点—刻意而又冰冷。一点不假。细读“孙文”,不难发现有意的回避,暗示,和冷得浸骨的行文。“一死一残”,这样的文字,虽然精确,但给人的感觉就象是电影《沉默的羔羊》里那位医生说的话,而不是三载同窗的好朋友所言。可惜啊,在符合文字逻辑的语句里,缺少了情感逻辑,这是最大的不合逻辑。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不安的咖啡先生(好名字)则从一般人不易察觉的小地方—计算机全角半角字符混和使用程度(真是高手,这大概连孙维自己也没想到吧)入手,一点一滴,令人叹服地证明了“孙文”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也许,刻意,冰冷,加上集体智慧的结晶,还不足以证明“孙文”在撒谎,那么,网事如作先生则准确地指出“孙文”在撒谎。因为在回贝志城的e-mail中,统计表明30%的电邮涉及铊中毒,在诊断意见的邮件里,更有高达 79.9%的比例。而“孙文”已经声明她帮助翻译了邮件,怎么不见孙维提及一个“铊”字?这只有两种可能:1)她根本没有翻译邮件(朱令的另一个同学薛钢的声明间接证明了这一点);2)她翻译了邮件,但却有意不翻译“铊”这个核心字。不管是哪种情况,都说明孙维心里有鬼。  

要是上面的分析仍然不能证明“孙文”在撒谎,那么,让我们再看一个更不起眼,却是致命的点穴。这里,我们应该再次感谢不安的咖啡先生(他谑称是在“考古”,真是佩服)给了大家一个铁的事实。“孙文”声明她家里的一对咖啡杯(98年春送给她母亲的礼物)是窃听器(02年发现),并附上了照片。叫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也是孙维万万没想到的吧),不安的咖啡先生发现了—照片右边杯子上的广告语—“好的开始”。请注意,是“好的开始”而不是雀巢沿用了几十年的“味道好极了”。雀巢咖啡“好的开始”的形象推广是05年5月才开始的,试问98年或者02年前何来的这个推广?真是荒唐可笑之至。另外,该照片是05年12月30日上传的,但经过EXIF分析,已证明该照片是05年12月18日16:25:44使用佳能PowerShot S400拍的。由于此照片是为了配合“孙文”中第七部分内容的,因此,从照片的拍摄日期可以证明出“孙文”是05年12月18日之前就写了,但直到12月 30日才发出此帖。这又一次印证了“孙文”的发布是深思熟虑过了的(以上摘自不安的咖啡先生所写原文)。这篇经过百般雕饰,被孙维的支持者百般叫好的声明,不想被不安的咖啡先生轻轻一点,就判了死刑。真是“百密一疏”(这也才赶忙有了孙维的第二次声明—《…为“窃听器”错误…道歉》,可惜已是无事于补了)。  

真是苍天有眼。凶手虽然暂时没有得到法律的惩罚,却已经被广大网友提前缺席审判了

.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