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Uncategorized > 朱令案:真正的凶手已经一目了然

朱令案:真正的凶手已经一目了然

2007年06月21日
 纷繁芜杂的事实和谣言背后,真正的凶手其实已经一目了然:请耐心读完这篇长文。  
多年之后朱令案一定会写入互联网的历史,在11年的跨度上,互联网至少两次在这个案子中起到转折性的关键作用:  
1、1995年朱令同学把朱令症状发上互联网,向全世界求救。这使得这一个只关系到几个人的小范围事件转变为全国甚至全球关注的大事。如果没有网络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朱令很可能莫名其妙病死协和医院;或者不会引起大范围的关注和讨论,每年全国各种各样谋杀中毒诬陷包庇多的不计其数,朱令案也许就此就消逝 在公众的视线中。凶手本来希望借助神秘的铊盐,神不知鬼不觉的除去朱令,让她死得不明不白;可惜事与凶手愿违——互联网的介入却让此事一下子被置于在全世 界的关注焦点上。  
2、2006年初朱令案在间隔11年后再一次在互联网上引发大讨论。显示出大家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消逝而忘记这笔葫芦案,也显示出互联网所代表的公众的声音和正义的力量在维护社会公平上的强大作用。11年虽不算沧海桑田,但对于当事人来说,也是相当长的人生岁月了。如果没有互联网进一步的讨论,在被公众第一次关注11年之后,也许也会慢慢的被人们淡忘;从而真凶的目标终于实现:把水搅混,然后施展“拖”字诀,最终让此事不了了之。可惜,互联网又一次让凶手的 计划落空——拖了11年后,区区几篇帖子就再一次重新召集了公众的注意力。  
互联网正在而且将要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如果没有网络,可以想见朱令案不会掀起对真相和公平的全民追问。互联网在大多数情况下代表了大众的声音和正义的立场,是真正代表着时代趋势的正确舆论导向。任何对网络的封杀围堵,都是绝天下之口,对背后的真凶等少数人有利——朱令案也顺便雄辩的证明了这一网络时代的真理。  
案情的细节先不做讨论(详见下面的部分),网上的讨论已经浩如烟海,对各种情节、证据和猜测都众说纷纭,真相和事实都被搅和在一起,假做真时真亦假,现在仅凭互联网讨论,也顶多引起公众的再一次关注,进而可能找出公认的最大嫌疑人——不能最终对此案盖棺定论。然而最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的是,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国家,一个全国关注的恶性谋杀案,公安机关可以11年不作出最后结论?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公安部门已经“奉命”停止了对此案的调查——真是天大的笑话和丑闻:这样一个全国上下普遍关注的大案,所谓的“人民”公安居然可以抗住10多亿人的口水压力,抗住全国上下对真相和正义的质问,对此案停止调查!尤其 是在此案的扑朔迷离引起全国大讨论的时候,在众多网民都在热烈讨论案情经过和事实真相的时候,拿着纳税人的钱,正应该义不容辞的调查此案的公安部门却可以安然的置身事外装作不知!下次如果有在戴警徽的人在你面前板着面孔拿那一套所谓“公民义务、人民公安为人民和国家赋予的神圣职权”出来招摇撞骗的时候,大 伙大可以站出来拿这个案例出去问问他!  
这个怪异现象本身也非常容易引起人们联想——谁能够有如此实力,能够让庞大强悍的国家安全机构停止运转?!中国的公安,只要铁了心要把某个案子查出来,那不管这个案子有多复杂,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问题只在于动用多高级别的手段,花多少经费和时间。如果实在找不到真凶,照他们在佘祥林等案中的表现看,也至少会找个替罪羊,神不知鬼不觉的搪塞上级和公众的破案压力。  
可见,此案归根到底,其症结不在于到底谁能接触铊,谁和朱令有仇,嫌疑人孙维人品如何,朱令班级内人际关系如何……这些所有的都是细枝末节的问题,网友讨论几年也不会有定论!问题的关键在于,为什么神通广大公安机关在面对一个(极有可能是学生而不是专业杀手)的嫌犯的时候,竟然10余年束手无策——是不 能,不愿,还是不敢?网友争论吵破了天,当事人也一一出场发文自辩——但是,真正应该查案子的主,公安部门,有发过言么?!掌握强悍的国家机器,肩负“神 圣职权”的安全部门都不动,大家吵来吵去会有结果么?!——所以,大家不要浪费时间了吧。也许,把讨论的焦点转到公安局,或许可以逼出一些真正权威的、有 价值的东西来……   
事实复杂纷纭,真相和谣言都是满天飞。但是至少,最近贝志城和孙维分别发表的声明都应该是本人三思之后负责任的发言。那么本人将只从这两篇声明出发,来论证作者对凶手的猜测。——事实上,从这两篇声明看,凶手是谁,已经没有多大悬疑了——只不过我们需要等权威部门最后证实而已。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攻辩双方各自陈述了一些事实,并不是每个点都被双方提到,并且用来支持自己论点的。我们可以看到,攻方贝志城提到了很多值得注意的可靠证据,孙维的声明中都没有涉及。为什么这些最能给孙维带来嫌疑的证据,孙维本人在沉默十年之后公开发文,却明显的在试图回避?如果能把这些疑点说清楚的 话,那无疑能最大程度的洗清自己的嫌疑,那么孙维为什么不干脆说清楚?!下面两点列举贝志城提到的,而孙维在声明中回避的重大疑点; 
1、朱令喝水用的杯子被警察在孙维的箱子找出来。——如果如孙维所说,自己完全清白,而且和朱令“关系不错”,那么为什么要藏匿这个至关重要的物证(铊盐是从朱令的饮食中进入身体的,那么喝水的杯子上是否能够找到残留物质?)孙维在声明中为什么不公开说明? 
2、清华一度有传言,说朱令的父亲走私铊盐,朱令不小心沾染,所以中毒。后来警方证实此谣言的制造者是孙维。如果孙同学无辜,而且据她称“和朱令关系没有 什么不好”,那么为什么要制造这种居心叵测的谣言?如果孙维是清白的,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主动的卷入此案,制造混乱,为潜在的嫌疑人开脱?如此明显的嫌疑,孙维在自己长篇大论的自辩声明中为什么不予以澄清? 
我们再看孙维的自辩,其中有不少破绽可抓:(楷体字是原文引自孙维的声明) 
3、 去年网上甚至指名道姓 地说我是凶手,我当时很想站出来解释,但又考虑毕竟案子没破,朱令如何中毒仍然是个迷。想象的空间是无限的,如果有人认定我是凶手,任何解释都会激发出新的怀疑,引来更激烈的讨论和更多的谣言,这是被冤屈者的共同悲哀!于是我决定继续沉默。一些了解情况的朋友气愤地想帮我反驳时,我和家人都劝阻了。 
这是在混淆视听:排除嫌疑的最有效方式就是公开的站出来为自己辩解。真理越辩越明,大家都不是傻子,双方把话都说清楚,谁是谁不是,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孙维却反过来说沉默是为了排除自己的嫌疑—— 这是明显没有逻辑的。反过来让大家觉得孙维的十年沉默非常,非常可疑——如果自己的清白可以说得清楚,为什么不早说,要等背了10年黑锅后,大家再一次热烈的关注此事的时候,孙维被周围很多人询问的时候,才不得已站出来辩解?清者自清,如果你问心无愧,就应该能够无所畏惧的在任何时候面对事实真相,为自己公开辩解! 
 
4、关于所谓孙维的爷爷向高层领导求情的传说,孙维辩解: 
网上盛传我爷爷去世前最高领导去探望,爷爷“拉着最高领导的手”请求“放了我的孙女”。而“公安局长大发雷霆,说放他妈什么放,打死了装麻袋里放出来”,云云。如此绘声绘色,好象作者就在现场。如此恶毒而居心叵测的编造令人发指。 
事实是,公安机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讯问我是在1997年4月2日。而我爷爷1995年12月9日已经去世,如果这位“作家”所说属实,岂不是阴阳两界真能对话了?!而且我一天也没有被关过,根本谈不上“放出来”。 
97年4月2日那天,公安问到我的家庭成员,我只说了父、母、哥哥,再问其他人时,我只说爷爷奶奶已经去世,连名字都没提。 
爷爷是我最敬爱的人,他一生爱国、敬业、正直、廉洁,最痛恨腐败。生前多次留下遗言:遗体做医学解剖,捐献有用的组织和器官,其余作肥料,绿化祖国,丧事简办,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捐献。他的骨灰撒在树下,没做任何标记,积蓄全部捐献给家乡的学校。 
对于这样一位已经去世的老人,在他身上编造这样的虚假故事是十分可耻的! 
 
孙维的爷爷是前民革副主席孙越崎,1995年12月去世——此事既然已经被牵扯到,不放拿到台面上来说个清楚,遮遮掩掩的反而不好。关于对这一点的质疑,引用一个网友的论证: 
“在这里,孙维并没有对这一事件进行详尽的解释,她只是用两句话巧妙地打了一个时间差,让读者自己读出自己的意思就OK了,这与之前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简直判若两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孙维不明确地说明爷爷从来没有介入过这件事。 
 
我可以理解为,即使以后有了类似于求情之类的铁证,孙维仍然可以处于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游刃有余,因为当初她就没有说得很明确,这与通篇文章的严谨文风极为吻合。之后,再细读,问题就更加出来了,众所周知,朱令中毒时间发生在94年底,95年4月份被确诊为铊中毒,95年5月份公安立案侦查,这段时间,朱令的同学朋友被大量排查,而这时,通过各种细节及朱令的指证(朱当时尚未痴呆),孙维做为最大嫌疑人已经浮出水面,朱令家人、贝志诚以及公安对孙维的怀疑是从这个时候就开始的,而绝不是两年后的97年2月。请注意时间,从95年5月到95年12月,孙的爷爷仍然健在,这段时间是足以发生很多事情的。然而,在这里,孙维又采用了选择性失忆,她只提到97年的第一次被讯问——立案之后在孙维身上发生了什么呢?她只是用只言片语来代过,孙维在这里将自己说成了一个在案发两年时间里根本没有被怀疑的人,这与贝志诚及很多渠道得来的消息不符,贝很明确地说过,警方在立案几个月后就已将孙维列为重大嫌疑对象,并且数次对其进行讯问。所以说,两方面必定有一个人在撒谎,究竟是谁在撒谎,其实只要翻阅当年的案宗,不难查出正确的答案。” 
 
如果孙维在95年年中已被警方列为重点怀疑对象,那么为什么1995年年底才逝世的孙维爷爷不可能替自己孙女求情? 
 
孙维在辩解中声称自己在1997年才被公安询问(说得好像1997年之前孙维没有被怀疑过一样,事实上1995年她就已经是重大嫌疑人了!),所以1995年逝世的爷爷不可能替自己求情,这是明显的在混淆事实。 
 
所谓“放出来”的问题。孙维这里显然使用了一词多义再一次试图混淆视听:爷爷求领导“放了”孙维,“放”字的解释可以是“从公安局放出来”,也可能,而且更可能是“放过,不在追究”的意思;公安局 长怒斥“打死了装麻袋放出来”的“放”,的确是“从公安局放出来”的意思,但是,大家要想到,作为公安局长,面对一个重点嫌疑人,是随时都可以“抓进去” 的,所以公安局长在孙维尚未被关押的时候声称不可能“放”人,是完全符合逻辑的——因为他随时都可以抓你,易如反掌! 
 
孙维同时提到自己的爷爷是正直、廉洁的好官员,罗列爷爷逝世后对遗体、骨灰和遗产的处理方式等等;以此证明自己的爷爷不可能徇私枉法。但是,大家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中国的高官在逝世后几乎都是按 上例处理遗体和遗产的,这是惯例,不能仅以此就证明自己的爷爷就有多么大公无私!事实上,高官为自己后代求情要求“网开一面”的案例在中国政坛可谓层出不穷,稍微了解内情的人都应该能认识到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孙维本人当然应该更清楚。所以她利用这种明显不严密的逻辑来试图为自己家人开脱,明显更有混淆视 听误导大众的嫌疑!——更何况,孙家的高层背景不止这一个,还有一个被大家忽略的任政协副主席的孙孚凌呢?! 
 
所以,孙维关于“高层求情”方面的自我辩解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5、关于公安的态度。 
前面已经说了,公安在此案中的态度暧昧,这个已经为大家公认。但是孙维在辩词中多次以“公安撤销了对我的嫌疑”、“公安部门认为没有必要对我测慌”等为论据证明自己的清白。这个案子中涉及到的公安部门是靠不住的,不让这个案子不会讨论了11年还没有结果!真是笑话!——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当事人孙维怎么会不明白?!那么孙维同学为什么还一而再再而三的以公安的公开态度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这又是严重的涉嫌误导公众混淆视听。孙维同学在沉默了10余年之后,突然发表精心撰写的辩词公开为自己辩解,但是其间却随处可见这种低级的愚弄大众的逻辑——孙维,你以为你和朱令在北大清华的同学,都是一群傻瓜么? 
孙维,你以为你和朱令在北大清华的同学,都是一群傻瓜么?
分类:Uncategoriz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