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计算机与 Internet > 评论:iPhone之后,思考下一个科技突破(之二)

评论:iPhone之后,思考下一个科技突破(之二)

2007年01月28日
在《评论:iPhone之后,思考下一个科技突破》留言中,有访客朋友提到,原帖中另一位网友"北溟那条鱼"同样发表了精彩观点,特选编出来,以供阅读.

楼主想得很好!很多地方与我的想法一致,不过我想在楼主的基础上提几个届时可能会遇到的瓶颈问题:
一是把这么多东西都搬到网上做,那么网络运行的稳定性安全性和保密性就一下子变成了生死攸关的大问题.到时候围绕着对付网络犯罪和黑客的防护措施的发明运用改进可能会出现层出不穷的试验,并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直到网络与电力一样成为绝对安全的运行工具为止.

二是可以考虑一下网络金融问题了.现在这么多用户免费为互联网提供内容的模式肯定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目前还近似游戏和玩笑的网上各种“金币”“游戏币”有朝一日变成可以与实物交换的硬通货的话,无疑会颠覆传统金融学,有开天辟地的大影响!比如钱币并非由一个有权威的中央机构发行,而是由用户的贡献随机自动生成、钱币的流通性不由权威中央机构认定而由数量足够大的用户认同自动授予、由系统生成的钱币会在地理意义上克服传统的汇兑障碍成为真正的全球流通硬通货但同时不同系统生成的钱币之间会形成新的汇率问题等与传统货币金融学完全相反的特点,这说不定会形成新学科的.

头里先说几句,网络这个新东东带来的变化真是太巨大了、太深刻了、太空前绝后了,一想到这些问题我的脑子里就像原子弹瞬间爆炸一样立刻、同时、争先恐后、应接不暇的,涌现出无数新问题、新局面、新现象……感觉有点眩晕,脑子也有点不够用了,说了几个问题还是觉得挂一漏万,现在虽然很多人好像很熟悉电脑的使用,也是老网民,但是他们不一定明白这一点:网络正在和将要带给我们多大巨大、深远、颠覆性、空前绝后的影响!!!

关于网络金融的问题,我觉得着里面可值得琢磨、研究的东西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希望脑筋好使的众位贤达群策群力,也一起来研究研究,那我这块“砖”就算没白“抛”.

首先,我还是要提前说明一个最基本、最重要、也是最简单最朴素的真理:这世间之事从来都没有变化!从前有什么,现在仍然有什么,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旧问题旧事物从来就没有消失,所谓新事物新现象也没有新生,只是变换了不同形式出现而已;从前没有解决的问题,现在和将来也永远不会得到解决,我们以为解决了,欢呼过后才会发现只是变化了另一种形式出现而已.

只要能秉持这个观念为前提去思考我的分析,就会比较容易理解,反之难矣.

上次似乎较多说到网络金融的好处,但是我这次要说出问题的另一面:网络金融在给我们带来更多惊喜过望的好处和便利之外,还会带给我们更多的问题和烦恼,有一些乃至是暗中隐藏不易察觉突然爆发山崩海啸般摧毁性巨大的致命问题!!

什么问题?

其实还是老问题:通货膨胀!

相对于过去由一个有权威的中央机构控制货币发行量的做法,新的模式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反而会愈演愈烈,同时生出别的并发症来,把问题搞得更加复杂棘手.因为,相对于过去的中央官僚来说,我们能够相信一个个独立的、分散的、原子化或集团化的个人会比过去的中央官僚更加自觉、有更高觉悟、更大控制力吗?

稍有知觉的人,就会立即给出否定的、完全相反的答案.

不错,网络大大降低了做很多事的门槛,使个人的力量似乎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和独立,然而这世界总是一个悖论——另一方面它却同时悄悄的使个人变得更加弱小、更加无力、更加无足轻重了.这听上去难以理解或难以接受吗?

这是因为,你们没有深刻理解“使个人力量空前增大”的真正含义,我来指点迷津:说某某物“使单个人的力量空前增大”的本质含义是——这是一种破坏秩序的力量!颠覆原有秩序才是它的内在本质!它能增大弱者的力量,从而颠覆强者——然而,这只是考虑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是——既然它可以增大弱者的力量足以打败旧时的强者,那么当强者也使用这种工具时,其相对于旧时的弱者、或未能得到这种强大工具的弱者时,其力量的对比悬殊就会比原先更大突出、更加具有压迫性和不可逾越性——当然,这种断言有一个隐含前提就是:强者同弱者一样有得到、使用这种工具的进入权利或便利性,这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因为,一种东西,既然连本来掌握社会资源不多的弱者都能得到并顺利使用,那么原来的强者要得到并使用当然更不费力气更顺理成章,——这就是自古至今所有 “使弱者力量更加强大的同时也使弱者的力量更加弱小”悖论的道理!!!

比如说,枪和火药的发明能够使一个懦夫毫不费力的打败武功高强的武士,然而当武士也能使用枪时原来的懦夫就会显得更加弱小;如果把使用枪的人组织起来编成军队,单个的枪法再高明的人也仍然是弱者.

所以,从整个社会发展的终极意义上说,最终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源,决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发明更强大、更有颠覆性的工具上,——这只会使人类颠覆和破坏秩序的劣根性得到无限制的膨胀蔓延,而心灵日益荒芜、荒谬、衰败、疯狂、迷茫.最终极、最有效地解决方案,还是应该溯回人的内心!只有人的内心安宁、精神开明才是一切社会痼疾的良方!当然,有觉悟的人可以早早发现并努力践行这条真理,而愚钝之人只有通过血淋淋的教训才能顿悟这一点,强大工具的出台可以加速这个过程,让所有这些道理可以更快速、更全面、更深刻的展现在无明之人面前.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又可以断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带来全球化的同时,更会促进溯回内心、本土的趋势,也就是说,反而会强力推动本土化深入发展和宗教势力大发展.

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认为网络金融在带来新的“全球通货”奇观的同时,更会难以遏制通货膨胀问题.又由于是用户凭贡献自动生成,用意不良的用户会有极大的动机“贡献”大量无用功以攫取财富,而且比以前的资本大鳄和强盗小偷更加容易、便利——万事总是如此:如果一件工具让做好事变得更加容易的同时,也一定同时让做坏事也变得更加容易了.如果说以前的偷盗行为还需要一定的手工技巧或资本技巧的话,以后的网络金融犯罪只需要够无赖、够无耻、够勤快就够了,正如目前各种论坛泛滥的“灌水”等老大难问题.既然如此,不难预见的是:一个短暂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文明昌盛得令人眩目的时期过后,紧接着就是大量 “垃圾贡献”的泛滥和劣币驱逐良币法则的重演——本意是想慰劳和奖赏甘愿花自己时间为别人服务的有贡献用户的做法,就是这样走向其反面的.

故而本人断言:未来如何遏制这种“垃圾贡献”泛滥问题将是一个长久的棘手难题,必然会伴随我们网络社会始终,考验各路精英的智慧.

以上所述网络金融能够正常平稳运作的基本前提就是实在世界的实业和金融系统与网络金融对接,这是网络金融能够大显神威或者兴风作浪的基础条件.换句话说,一旦传统世界因为某种网络货币通胀严重而断然撤销对其的承认和对接,中止与其一切交换交易活动,那么这个网上怪物就会瞬间崩溃,自然,所有建立在这种网络货币基础上的生意、财富、活动和其他衍生品市场也会随之瞬间崩溃,不复存在,这一切将进行的迅猛、深刻、全面而彻底,就降一场遮天蔽日的海啸过后,海滩上任何东西都没剩下,恰如做了一场大梦一样,仿佛原本热热闹闹的繁荣景象只是梦中见过,从来都不曾真实存在过一样,因为任何证明其存在过的证据和痕迹都荡然无存,即使有,也是一堆枯燥的机器所记录的数据,容易被遗忘,不易被还原、回放和引起回忆.从前的传统世界需要几个世纪或几十年才会经历一次的周期性繁荣和衰退在网络社会上被空前加速进行了,从前几个世纪的进程被浓缩为短短几天或几十秒钟.

故而,由于无法解决的货币泛滥问题,未来的网络金融可能是无比强大也是无比脆弱的,其会经历频繁的:产生——认同——风行——通胀——传统产业和金融釜底抽薪——崩溃——消失——再出现新货币的循环周期,这一切可能是飞快进行的,新货币的产生、退出、洗牌和更新换代以空前剧烈的方式进行.

所以,在这种前提下,财富的积累和传承会随之变得空前困难和失去意义,人们要获得财富的过程变得诡异而多变,充满了不确定性,辛苦和焦虑一刻也不会离开人们,所有旧时的烦恼并没有消失,而是变得更多、更复杂、更令人绝望了.

当然,这种情况另一方面自然也会使人获得又一次空前的解放,人的独立性大大突出,地缘、血缘、业缘的传统纽带对人的束缚和控制被彻底瓦解,扬名立万不再是困难的事情,而是唾手可得同时也是流动性高和不稳定的.

拥有旺盛精力和体力的孩子们在这种权力格局中的地位将空前上升,由于知识和信息到处充斥,博闻强识变得主要取决于获取和理解知识的迅速能力和好奇心的大小,即变成一个精力和体力问题,而不是年龄问题.年轻人的力量大大增强.

然而同时这种权力格局的变化也使得年轻人更早站到老年人的对立面上,亘古存在并绵延不朽的青年与老年的战争将更加激烈和尖锐.老年人们不得不很早就开始考虑对付他们的孩子.

这种对抗态度正反馈的结果是:老年人(那个时候可能30岁就可以算老年人了)出于被动无奈和私心私利的种种因素作用下,不知不觉地走到在年轻人有能力威胁他们之前就痛下狠手根除之.

老年人对青年人产生敌意并开始采取对其严重不利的措施,这就走到了这个周期的尽头,爆发战争、人口大量减少、萧条,然后在阴霾沉闷的氛围中慢慢恢复元气积蓄力量等待下一个繁荣到来.历史上任何危机的到来,都是以老年人对青年人产生敌意并实施敌对行动为开端的.比如饥荒爆发时人们往往不得不选择“易子而食”作为苟延残喘的办法,吃光了自己的儿子之后这地方人口绝对会有一个显著的人口减少,那些已经过了生育年龄的老年人在熬过在灾荒年月后随着年龄增大老死又没有子嗣而自然绝户,只有那些足够年轻力壮、熬过灾荒且仍有生育能力的年轻人才能在废墟上重建家园生儿育女延续下去重建繁荣.

(关于老年人与年青人这段我写的时候也觉得有点晕,不过个人认为这个问题始终是存在的,以后也不会有太大改观,我只是做了一个比较大胆比较极端的推测.

印象中历史上乱轰轰的年代似乎都是年青人高度过剩的时期,所以时代精神比较亢奋,社会局面也不安定,结果往往都是年青人结伙起事把大多数老年人都干掉了,自己也老了,然后就平静下来了,度过一段相对太平的日子.

黑格尔说过所谓现代性其实就是青年人造老年人的反,呵呵,何止现代性呀?以往哪个时代不是这样?

我所理解的“老年人”是指出生时间相对较早因而掌握了较多社会资源的人;“青年人”就是出生时间相对较晚因而无甚经验和积蓄的人.相对于这个变幻莫测的世界和我们生活的社会来讲,“老年人”就是指已经扎下根的“熟人”,“青年人”就是指“空降”到这个社会不久的“陌生人”.两者是相对概念.)

这结果有点吓人,有点匪夷所思,说实在的我自己也吓了一跳,也许我想得太远了,这个逻辑链条太长,难免有考虑不周之处,若中间哪个因素发生变动,也许结果会很不一样.等待高人指点.

所以,个人的意见是:在我们能够想出应付这些问题的办法之前,对待网络金融应该慎之又慎,不可轻易启动.

央行拟出台办法严管虚拟货币看起来是一种很有远见的做法.

第三点,如果人类未来的生活方式是高度依赖于电脑,那么也就意味着以前生活方式对身体各器官的依赖将大大的转移到对眼睛和手指的依赖上,反过来说,这也就意味着眼睛和手指如受到伤害所造成的后果的严重程度将大大提升,所以未来对于眼睛和手指的保护或修复技术是一个前景可观的产业.有钱的主可以开始考虑早早物色并扶植这种高科技公司的成长了,从长期价值来看绝对是利润丰厚的投资,说不定能成就另一个比尔盖茨.

第四点,如果人类未来生活方式对电脑的依赖性较大较深,那么电脑技术的“渗透性”可以想望之,比如,通过开发并不断完善供各种残疾人方便实用的电脑,扩展了电脑的用户群,即增加了网络内容的提供者和消费者,扩大了电脑的影响范围和产业价值,同时间接效果是,客观上减轻了对眼睛和手指的高度依赖,可以使人均衡使用其他肢体,防止退化和过度劳累,比如,当你看了一天帖子感到眼睛有些劳累时,可以将电脑调整为供盲人使用的状态继续用别的肢体或器官工作,您的眼睛就可以歇息一会了.

如上次所述,我一直感觉人类文明的发展速度是越来越快的,各种周期越来越缩短了,在信息的传递交流上从远古的烽火狼烟,到用利器在甲骨上铜鼎上什么的刻字,再到发明各种笔和规范简化文字的形状和含义,再到电脑敲字,总体方向是传输的信息越来越精细,越来越向人脑中确切想表达的那个原本的意思不断接近,与此相对应的是对人体各个肢体器官的使用和锻炼也是越来越精细.终于大胆推测未来可不可以直接用脑波交流呢?各种文字器皿这些外在的辅助工具统统不要了?就像建筑一栋大楼,从始至终都离不开密集的脚手架帮忙,但是最后完工投入使用了,这些脚手架是非拆掉不可的,尽管之前是须臾不可离的必要辅助手段.

不过,任何新事物带来的问题总是与好处一样多,用脑波交流的困难和问题是……

用脑波直接交流的最大困难就在于:建立起一个全世界所有人类都通用的、共同的、普适的话语平台.简单的说,就是要有一个通用的“世界语”或“代码”作为交流的前提,没这个前提就没法交流.或者换句话说,这个平台与现在的人机对话技术差不多.也就是,人与人的脑波直接交流需要经过“机器翻译”这么一个辅助手段或者叫中转站,交流过程是:人——机器——机器——人,总之中间非得有个“翻译软件”不可.

为何是这样?

这一下又要说来话长了.正式切入题之前还是要首先阐明一个前提:人,作为每一个个体的人,在这世界上的位置始终是孤独的;作为群体来说,人与人之间始终是分离、隔阂的,有崇山峻岭的隔阂、有时过境迁的隔阂、有对牛弹琴的心灵上的隔阂,总之人与人从降生之日起就天然的面对着种种隔阂,而我们穷尽一生精力苦苦挣扎就是为了克服这种各个分离、孤独无靠的状态,最终收获“我在大家中间;大家与我在一起;我并不孤独;同甘共苦,和衷共济”的融洽感觉,最终获得心灵的宁静.这种天降的苦役是每个人、所有人都无法逃避的,为了应付这个苦役人类社会就不得不发明出很多促进交流和理解的工具来.

拿我们常用的语言文字来说吧.我就觉得这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什么叫做“语言”?语言是这样一种东西:你把你脑中的想法用这种东西记录下来,传播出去,只要是这个东西影响范围内的人,无论是什么地域、什么时代、什么年龄、什么职业、什么肤色、什么身材、什么性别的人,也无论他对于你来说是熟人还是陌生人,是朋友还是敌人,看到这个东西之后都能够理解你的意思(或至少是大致能理解你的意思)!相对于人的速朽的生命、狭小的活动范围和穷尽一生也少得可怜的经验和阅历来说,这是一种不朽的、超越性的东西!——它是一种能够克服空间和时间障碍、便利彼此分离的人们相互交流和理解的一种工具!它是能够跨越一切物理障碍把远隔千山万水和千秋万世的人们联结起来的一种纽带!多么神奇、多么伟大的一种东西啊!!!语言常常是国家和民族的分界线,就是因为它本身就具有克服分离状态、加强联系和团结的作用,这是其天生的内在属性,从它刚一降生的那一天起,就天然的具有促进某个区域凝结力和维系代际联系的倾向,日积月累的自然产物,就是乡村、城镇、宗族、社区、国家、民族等不同规模程度的人类共同体.

所以说,重现审视我们的文明的发展历程,就会惊奇的发现,我们目前所熟悉到熟视无睹的与邻人、家人、国人自由顺畅交流的状态并不是天经地义的、自然就有的,而是无数代人艰苦努力不断克服各种交流障碍的结果,正是有了这个强大而又方便的工具,我们今天才可以如此毫不费力的与远方或大街上的陌生人随意交谈的便利,不需要指手画脚急赤白脸,也不需要随时随地身边带个翻译.反之,如果没有“语言”这个强大的交流平台,会出现什么情况?远者有西方关于“通天塔”的典故,近者,想象一下当你与你的父母、邻居、乡党、朋友交谈时突然变得像与外国人交谈一样困难重重、吭吭哧哧、费力低效、指手画脚、误会不断的样子吧.

所以说,隔阂和误解常常是分裂和冲突的前兆,而交流和理解则是互信和团结的前提.

所以说,要实现全人类都能用脑波直接交流的伟大梦想,首先就必须解决这个“共同平台”的问题:怎样保证你所指的那样东西就是我所指的那样东西?怎样保证你所发出的那个意思就是我所理解的那个意思,一点不多、一点不少?

众所周知,各国语言文字由于长期的隔阂独立发展,彼此之间社会环境和生活方式方面的巨大差异导致衍生出很多思维方式上的许多差异,比如德语严谨、汉语模糊,比如汉族的传统大家族生活方式使得汉语中对于亲戚关系产生了一套严格严密严谨的表达词汇,什么姑舅姨叔等表亲的细致区别,而在很多西方语种中这些概念都是混淆不清的;比如爱斯基摩人长期冰天雪地的生活导致其语言中对于白色的形容色非常丰富,把各种程度的“白”区分得非常精细,而这些精细的区分由于在别的民族和国家中没有同样的生活基础,因而没有对应的精细的区分词来翻译;还有些民族的语言对于年龄的划分比较莫名其妙,活到一定岁数又重新“归零”了,那是因为他们对人生的理解不同;还有逻辑学上有个著名的“绿蓝蓝绿宝石”问题,也说明了同样的困境.各人脑中对于不同事物的概念划分和意识理解既然如此千差万别,怎能保证其发出的脑波不发生“乱码”和“打架”的现象呢?

总而言之,生活在不同时空隔阂下的人们如欲实现“无障碍交流”,就非得有一种“共同的、普适的、通用的东西”作为基础和前提不可.到现在为止,就我的观察和思考范围来说,只有音乐和体育符合这个条件,所以会有“音乐是全世界通用的语言”的说法,所以四年一次的足球世界杯会跨越一切种族和国家的分歧变成一场全球的狂欢.

目前本人关于这个“脑波交流”的构想就是:出现一种极小极细微的可植入人体的芯片(可能是生物材料做的),首先把脑波传递而来的信号翻译为机器可识别语言,并将翻译后的信号加大能量(这个很重要!不过某些问题也可能出在这里)以某种波的形式发射出去(最好有锁定具体接收人的功能,否则会出现类似于旧时偷听电台和干扰信号的事),接受方的芯片收到后根据那个“世界语软件”翻译成适于在脑神经中传递的信号最后以脑波的形式传回神经中枢,至此完成整个传播过程.

看看,想想,这个浩大的工程会涉及到哪些学科呢?具体的、太专业的我就不献丑了,让高人来说.只是我有个感觉:这是需要各个学科发展到交叉融合出现够多、够精深、够成熟的边缘学科之后、需要人类不同共同体之间的交流融合够多够充分到足以建立起一个较广泛的共同生活基础之后,需要人类大规模跨区域合作行动够普遍够深入到出现大量能够轻松游走于各国各种族各语言区的“国际公民”之后,人与人的交流内容浩如烟海到语言已经不够用的程度之后,才可以提上议事日程的一项大工程.唯有如此,这个工程才是大势所趋迫在眉睫同时也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也许真到了那种时候,回头看看今天所谓香蕉人、跨国婚姻、跨国诉讼、国际犯罪集团、跨国公司等事物,都是小case、小儿科了.

坏处与好处总是如影随形,其正面影响如上所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环球同此凉热”“全球沟通无障碍”,那么,负面影响呢?

还是那句话:什么都没有改变.我们只是不断的重复我们祖先经历过的事情,包括所有的灾难和痛苦.

所以,不妨类比一下,想想——

在每一次部落消失、国家出现之前和之后,我们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什么东西出现之后又消失了、最后剩下了什么?

每一次结束分裂割据、实现大一统之前和之后,总是有什么出现了、什么消失了? 什么东西出现之后又消失了、最后剩下了什么?

想想“车同轨、书同文”之前和之后,什么出现了,什么消失了?最后剩下了什么?

想想“推广普通话”之前和之后,什么出现了、什么消失了?最后剩下了什么?

想想麦当劳肯德基沃尔玛逐渐开遍全球之后,什么出现了,什么消失了?最后会剩下什么?

想想英语变成事实上的世界语之前和之后,什么出现了、什么消失了?最后剩下了什么?

%d 博主赞过: